书荒啦文学网 > 纸花店秘录 > 第二六章 十世转轮

第二六章 十世转轮

安叶青想要表达,却不知该怎样去抒发他的感情。
  
      没有呼吸的他,没有了心脏的跳动。一连串的问号在他脑海中不停浮现:这“裂口女”真正的身份我还没有搞清楚,先生就让我和他出去。她生前到底是被谁杀死的,又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或许她该不会是虐待狂吧?
  
      这说不清叶道不明的情况下,先生又给了我一头叫“叶青”的狮子保护我,从这名字看来,我安叶青能得先生如此器重。朝闻道,夕死可矣!冥府的这一次经历也可谓是平生一大幸事,就是立刻灰飞烟灭也觉得值了。
  
      只是这岚儿,以后和我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只能当做路人了。就算我现在有能力去赢得她对我的芳心,而她要的幸福我又怎么保证的了,又有什么资格去期待这份爱情。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告诉你们,十殿阎罗都已经追随阎皇进入幽冥之渊,以图从长计议,什么时候能出重新付出,这个暂时还不能确定。为了维护整个冥界的应有的秩序,肃清嚣张之徒,阎皇为此指定一人作为阴阳行者,随心行驶于光明和黑暗之中,惩恶扬善。”
  
      “先生这个人莫非就是这小哥哥?”
  
      小薇和季于渊纷纷向安叶青看了一眼,但见他一双点漆般的眼中流露出几分诡异的神色,再看其面颊,不禁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心中不胜一阵叹息;两个人倒也有点定力,这一瞬间并没有露出惊讶的深色,似乎是在意料之中,他们早已知晓了会发生此种情况。看安叶青双目呆滞不动却又阴气十足,呈现出一蓝一红两种颜色,很是奇怪;清瘦的面庞,半侧颇显暗淡。
  
      季于渊心中暗道:也真是难为这孩子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真是可怜了我那岚儿,还没有看到她嫁人,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呐!我这做的到底是错还是对啊?季于渊也不仅对自己产生了怀疑,眼睛里流露出一下歉疚。
  
      “先生,有什么就说吧,我扛得住!”
  
      “叶青,相逢是种缘分,自从你我相识,我就一直告诉我自己,你安叶青今生就是我的人,谁都不能动!谁知祸福难料,现在落到这般境地。”季于渊低下头来,顿了一会儿,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感到对不住别人,“心脏剜除以后,你以前的疼痛感会即可消除。可是,由于在你体内现封印存有赢勾和飓母的两大元神,二者不能及时合二为一,阴阳难以调和。所以,会在你的脸上显露出来!以后,你可能永远都无法见人。”
  
      安叶青面色平静,嘴里不觉说出:“无生无往,无色无相,无阴无明,无动无静,先生,不必自责,其实从飓母带我来到冥界的那一刻,我已看透一切,生死不在,则欲望不在,这不就是一个简简单单那的道理吗?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季于渊听完,闭了下眼睛道:“现已得阎皇急令,因你身怀犼神三分之一的残魂,也只有你能与女魃、将臣、后卿抗衡,所以临危受命,特命你为阴阳行者,主宰世间诸灵魂魄,度化世人,降伏四方,号称十世转轮王!”
  
      “第十殿不是转轮王薛吗?”小薇问。
  
      “十世转轮王手握十殿阎罗生杀大权,可不不必禀报阎皇施以刑杀!”季于渊似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一样,两眼炯炯发亮,从袖间费力地扯出一把人手形状的东西,上面还带着血,对安叶青道:“这把刀是六百年前意大利的一个疯铁匠所铸,他将自己妻子的右手砍下做成刀柄,后又将儿子肋骨做成刀刃,并把自己的小腿骨做成刀柄,献给了当时的债主,三天后债主发疯将自己一家人全部烧死了。一般人得到此刀,需以鲜血喂养而增其魔性,若控制不住,则反受其累,人全都会发疯,而且会像受到诅咒一样一家人全部莫名其妙地死亡!所以,这把刀取名‘鬼手’,鬼手,诡手也,是以杀神无形,杀魔无形,杀鬼无形。”
  
      安叶青胸中一震,不知是喜是悲。原来这狗屎运砸到人头上的时候,都会让你失去珍贵的东西,除过生命,还有人世间最珍贵的情。看那刀,隐隐作响,就像饥饿的跳蚤着急的想要跳进人的体内,一饮而尽。
  
      季于渊似乎看出了安叶青的不安,只听他继续说道:“不过你不必担心,因为你体内已经具有了毁天灭地的魔性,只是还没有发挥出来。倘若假以时日,必将慑服于它!”
  
      安叶青接过“鬼手”,只见那刀刚一到手,真像跳蚤一样快速的钻进人的手臂。登时,感觉手臂像撕开了一道裂口,在体内乱窜,手臂一时发麻,难以忍受。
  
      季于渊见状,从残暴狮“叶青”身上提起一件白色大袄,披在安叶青身上。原来,这白色大袄起初是披在狮子身上,和狮子的毛发是一个颜色,一般外人若不细看还真开不出来。
  
      顿时,安叶青感到一股暖流在体内翻腾,舒服了许多。
  
      “这是罗生衣,可助你抑制魔性,抵御强敌,抵抗人怪侵扰。”
  
      安叶青摸摸衣服,只觉得它如羽毛般飘逸轻盈,披在身上完全没有重量,反而给人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似乎并不像季于渊说的那般神奇。
  
      季于渊看得明白,只见他手臂后曲,“啪”的一声一记响拳击出,重重得打在安叶青胸口。说来奇怪,安叶青不觉任何疼痛,季于渊拳风贴身,如抹了油一样从身上滑过,绵软无力。
  
      季于渊眼中微有红丝,足见其甚是劳瘁,还不等安叶青起身,便匆匆转身离去,只听道:“彼岸花开七色天,一叶青山莫问路。但得能为天下雨,白云原自一身轻。”
  
      安叶青看着小薇,四目相对,不禁低下头来。
  
      “小薇,你是否愿和我同去?”
  
      小薇点了点头,随即低下眉来,微微一笑。顿时,媚态横生,艳丽无匹,不禁让人小心肝砰砰直跳。
  
      两人身跨白狮,小薇在前,安叶青在后,宛似仙侣般一路南行。
  
      个把时辰过后,两人已至黄泉,但见泉边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铺满泉水两旁,伞形花絮向外翻卷,倒披针形,且有花无叶,甚是可爱。
  
      “这是哪?”安叶青问道。
  
      “地狱之门,从这儿就可以出去。此花,乃死人花,是冥界唯一的花。花香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
  
      “这花为何只有花,没有叶?”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相念相惜永相失,如此轮回而花叶永不相见,也有着永远无法相会的悲恋之意。从前,一个长相奇丑无比的鬼差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可正因为他丑,姑娘并不爱他,出于爱恋,他只有把姑娘囚禁起来。后来,来了一个武士,用剑斩杀了鬼,救出了姑娘并与她相爱。鬼的血溅在乱草丛中,一种红黑相间的花从此便在这里绚丽地绽放开来,这里也就是死去的人忘却今生情缘,转身投胎来世的地方。爱情,大概也是如此,只因为彼此爱得不同,就要葬送很多很多,也要忘却很多很多。”
  
      “原来如此!”
  
      “小哥哥,情况不对,此地乃冥府重地,必有重兵把守,奈何却如此安静,你不觉得奇怪吗?”
  
      再看这时,那黄泉如长龙般竟活了起来。
  
      ;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