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纸花店秘录 > 第二八章 五魂山上

第二八章 五魂山上

“青叶”驮着小薇走了过来,沟边的鸡冠蛇也纷纷让道,“黄泉大人,怎么是你?”
  
      老头轻轻地咳了两下,挪了下身体,靠在土塬上,说:“没有我,怎么能激发他的潜能呢?”
  
      “那你这样做,至于吗?差点把自己的老命都送掉了!”安叶青不解的问。
  
      “什么叫至于,什么又叫不至于?能为转轮王大人冒险一次,这是我今生的荣幸啊!”黄泉大人暂时忘却了疼痛,一脸谄媚的样子,安叶青不知道这黄泉大人在冥界是出了名的好口才,虽然看起来整天变出一副玩世不恭,阿谀奉承的样子。其实他这个人,心眼本质不坏,脸型长得和性格一样,就是个小、圆、油、滑。
  
      “别人都说,善于奉承别人的人都会欺负弱者,欺负弱者的人也必是奉承别人的人。我这个人虽然长的是尖小圆滑,可是这是妈生爹养的,我能决定吗?不信你问问小薇,我黄泉大人欺负过别人吗?”
  
      安叶青也觉得好笑,却笑不出来;转头向小薇看了看,小薇笑着点了点头。
  
      黄泉大人看出,这安叶青虽然和小薇认识时间不长,甚至也不知晓小薇真实的身份。但刚才小薇受到毒蛇食咬,冒死抢救小薇的那一刻,可以看出安叶青对小薇是有点感情的。即使他现在体内蕴藏毁天灭地的魔性,不受蛇毒侵蚀;倘若被这些鸡冠蛇吞噬肉体,撕咬肌肤,就算你命再硬也必死无疑。
  
      “看看咱们的小薇姑娘,美如天仙,容光照人,俏丽动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出水芙蓉,倾国倾城,如花似玉艳丽中又透着几分清丽,清丽中又透着几分女子与生俱来的秀美,皮肤粉腻如雪,冰肌玉骨,仿佛是画中才有的粉雕玉琢的脸蛋儿。只须俏目一回眸,那鲜花便绽放万紫千红;只须丹唇稍开启,那黄莺便婉转珠玉佳音;只须蛮腰轻摇曳,那翠柳便飘拂春风几度。”
  
      安叶青脸色一沉,稍觉不对;看小薇不由得侧过头,抚摸了一下脸蛋;那狮子两眼怒视,轻抬前右掌,牙缝里咝咝作响,黄泉大人始觉说错了话,一脸苦笑,话锋一转,赶紧说道:“我想不通的是,刚才我让徒子徒孙倾巢出动,逼您发挥最大潜力,却不知您为何最后不管不顾,直接攻打小老儿我呀!”
  
      “审定有无,与其虚实,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微排其言而捭反之,以求其实,贵得其指。阖而捭之,以求其利。或开而示之,或阖而闭之。开而示之者,同其情也。阖而闭之者,异其诚也。可与不可,审明其计谋,以原其同异。简单来说,就是观察对方,诱敌深入!”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要害呢?”
  
      “打蛇打七寸嘛!”小薇好像还未刚才的话生气,没好气的说。
  
      安叶青接着说:“小薇说的没错,蛇有七寸,在头之下,腹之上,觑得清,击得重,制其要害之处,则必成。”
  
      黄泉大人正要开口,小薇有些生气:“行了,别奉承了!我都受伤成这样了,也不看看我!”
  
      “哦,哦,哦!”黄泉大人拄着一根小拐杖,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那狮子猛一转身,吓了一跳,险些栽倒。小薇脸贴狮子的颈部,轻轻地抚摸了下狮子的鬃毛,“青叶”才变得安顺了起来。
  
      黄泉大人递给小薇一个小瓶,小薇“咕咚”喝下。不一会儿,小薇就恢复了体力,神清气爽。
  
      小薇看了眼安叶青,示意想要离开。
  
      安叶青走了过来,正要跨上狮子转身离开,一旁的黄泉大人急忙说道:“大人,以后我决定跟着你了,你到哪儿,我就到那儿!”
  
      “不是,你这跟着,也不方便呐!”小薇劝道。
  
      “现在你们也看到了,这地府就没法待了,你们不会让我这孤寡老人在这地方残烛灯灭吧?况且,如果大人需要帮个忙,我可是理想中的不二人选啊!跑个腿干个什么,我是很乐意的哦!”看着黄泉大人一副可怜样,小薇也不太忍心,便看了眼安叶青。
  
      安叶青方才想到,这老儿一说二弄得,夸来夸去的把自己都给绕进去了,心里想问的都绕忘了。于是,说道:“好吧!多个人多个帮手!”
  
      安叶青从狮子身上下来,想让黄泉大人上去,毕竟年纪大了。
  
      黄泉明白他的意思,忙推辞道:“这个不敢,这个不敢,小老儿我走着就行了!”
  
      三个人边走边聊,也不知走了多少时辰。
  
      黄泉大人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原来世界末日的传说并非是子虚乌有,只是这发生的地点不在人间,而在冥界。其实,从安叶青一出生,整个冥府的人早都知道了,也被一些邪恶势力暗中盯上,安叶青就是平息世界末日的唯一人选,这些年也都是小老儿一直守护着他。
  
      还有,他和季于渊在西藏的那次相遇也不是偶然,是早已计划好的。《纸花店秘录》不止是记录了一些简简单单的咒语,这是一部流传在始祖家族的千年密卷,它维系着整个尸族的荣耀,也是冥界急于解开的千古谜团。
  
      羊肠小道,路途崎岖,犬牙交错,洞中连洞,隔了好长时间,终于见到一丝亮光,是盗墓后留下的残穴。三人从坟冢出来,寒风凛冽,冷气嗖嗖,想必是已经到了冬天,奇怪的是,周围却未曾下雪。
  
      看不远处有一关隘,门楼上大书“五魂山”三字。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刚下过一场细雨,空气被洗得清亮透彻,环顾四周,满眼青翠,郁郁葱葱。各个坟墓隐没在苍松翠柏之间,孤零零的,甚是冷清。周围没有人,从山下往上看,路边那条长长的青灰砖阶上,滋生了一层浅浅的青苔。除此之外,整条山路一尘不染。
  
      三个人休整一番,换了行头,留下“青叶”暂在墓中。
  
      天黑了,身后的坟墓变得黑糊糊阴森森的有些恐怖,此时一片死寂,周围静得有些瘆人。突然,“呱———”地一声,头顶传来一声怪叫,汗毛乍起,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原来,不过是一只归巢的夜鸟而已。
  
      从山上往下走,是一个自然村落。村子里住着一些人家。暮色中,一位赶着羊群回家的老太说,她家已经在这里繁衍了几代。据说祖上是给皇室看坟的,后来就在这山坳里生了根。关于“五魂山”的故事,村子里有个瞎眼的老头知道最多。
  
      于是,在这位老太的指引下,三人来到了瞎眼老头的家。
  
      ;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