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1205章 这里是哪里?我们又是在哪里?

第1205章 这里是哪里?我们又是在哪里?


  
      第1205章
  
      户部是管理帐目和财物的专业人士,而吏部则会盯紧那些年轻吏员们的行为,只要有错漏,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哪怕是个鸡蛋,他们也要争取挑出骨头来。
  
      至于那御史台的监督监管范围那就更大了,总之,哪怕是他王洋再智多几近妖,三个部门通力合作,他终究是会露出破绽来的。
  
      天子看着这些心满意足,退回列班之内的臣工们,嘴角几不可查地微微一扬,旋及又悄然地收敛起来。
  
      也罢,既然这些大臣们,能够有这样的心思,那么便由着他们去努力做事,
  
      天子想到前几日与王洋密议之时的场面,越发地期待起来。特别是看到这些家伙那仿佛兴奋得都快要磨刀霍霍的嘴脸,等到时候,他们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会不会气得想要吐血三升?
  
      若不是为了配合气氛,天子现在真的很想先大笑三声以表达愉悦的心情。
  
      而旁边的马尚马公公,则没有天子那么深的城府,此刻这位小马公公用有些兴灾乐祸的目光打量着那些正在相互低声交流,窃窃私语的大臣们。
  
      呵呵,就以王洋王大人的智商和手腕,就凭你们这帮子家伙,又怎么可能是王洋与天子联手的对手呢?
  
      苏东坡这位大宋首相,表情显得很严肃,因为此刻他着实不知道应该如何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看到旧党与新党再一次联起了手来,想要对付王洋,他不由得开始替王洋那家伙担忧起来。
  
      只是,当他的目光扫过了天子,又落到了那马尚马公公的脸上后,似乎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莫非,这又是王洋与天子给那些满朝文武挖的一个坑不成?出于对王洋和天子的熟悉与了解,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已然能够料定,十有八九,这对最佳拍裆又在弄妖蛾子。
  
      一会等散朝之后,拜见陛下,相信就能够揭开自己心底的迷团。
  
      #####
  
      得到了天子的恩准,御史台、吏部、户部便在朝会散后以最快的速度行动了起来,纷纷派出了得力的干将,向着那些流民居住的城外厢军大营涌去。
  
      监察御史赵庭远便是章惇手底下的得力干将,在接到了章惇授意的第一时间,便亲自带领着一干同僚,赶到了厢军大营处。
  
      只是当他来到了这里之后,不禁有些愕然,原本他印象里边,那些离开了家乡,颠簸流离到了这里的流民应该是愁云惨淡,相拥而泣,又或者是麻木不仁,又或者是满脸怨愤。
  
      可是当他来到了这里之后,却感觉厢军大营里边似乎感觉很空旷的样子。并且远处还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
  
      赵庭远等一干御史面面相窥,都不明白里边到底是发生了何事,不过很快,当他们这些已经特地的换成了便装的官员们一步三摇的步入了厢军大营,走了老长一段路,终于看清了喧闹的源头。
  
      那是在厢军大营的校场一角,地上,密密麻麻的坐了近两百名年龄大约是在七八岁到十三四岁之间的孩童,此刻他们都全神灌注地紧盯着前方那位二十出头的太学学子。
  
      这位太学学子的身后边,则是一块巨大的黑板,此刻,那块黑板上面,则被他写上了数十个醒目而又很大的白字。
  
      每当他手中的教鞭划过其中一行,大声诵读过之后,在坐的那两百多名孩童便会大声地念诵出来:“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赵庭远等人懵逼了,这里是哪里?我们是在哪里?那家伙又是谁?他们在念什么鬼?
  
      “喂喂喂,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在附近巡视的差役看到了这几个吊儿郎当的家伙在这里发呆,不禁快步走了过来低声喝斥道。
  
      其中一名御史双眉一挑,就想要发作,而赵庭远第一时间抬手示意,拦阻住了同僚,然后笑眯眯地上前数步,朝着这位差役一礼。
  
      “我等乃是汴梁人氏,听闻这里乃是流民暂居之地,特地过来查看一下,是否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尽一份心意的地方……”
  
      差役斜挑起眼角打量着这几位年约三、四十岁的御史,看到他们那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便才挥了挥手。“若是想要捐款捐物,请往前直行三百步,然后朝右拐就是了。在这大营之内,不得肆意喧哗闹事,不然,我们祥符县衙门里的刑具可不是吃干饭的,明白吗?”
  
      这位差役恶狠狠地扔下了这么一句威胁的话后,就欲离开,却被赵庭远给拦住。“这位差官,某想问一问你,他们这是在干吗?”
  
      “还能干嘛?当然是学习啊,你没看到那位乃是太学来的押司吗?他正在给那些孩子们上课,不光是这里,这里一共开设了近四十个班,专门教这些孩子们识字读书。”
  
      一阵风儿刮过,一干御史台的御史表情瞬间僵硬。押司,也就是吏员的一种民间称谓,吏员,那就是要负责干事情的,可特么的到了王巫山这位安抚使的手中,居然拿来教书?
  
      “他们在教那些流民子女读书识字?”一名御史差点就要暴出了粗口,我们特么的是来监督那些吏员,看他们有没有中饱私囊,看他们有没有作奸犯科。
  
      结果你特么的居然告诉我们,这些已经在吏部登记在策的吏员居然在教书……
  
      “当然了,六万多流民,小至没断奶的婴儿,大到十二三岁的混帐小子,得有一万三千多,而这些班级,只召收从六岁到十三四岁之间的孩子,因为再大一些的半大小子,都已经去应聘当工人去了。”
  
      “那那些小的孩子们怎么办?”
  
      “小的?都在幼儿园那边呢,他们是专门由那些婆娘们照料,他们也学读书,学儿歌什么的……”差役呵呵一笑,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解释道。
  
      “多谢差官指点,那我们能不能随便看看,保证不会干扰到这里的秩序。”赵庭远点了点头之后询问道。
  
      差役再一次打量了下这几位斯斯文文,长衫及身的读书人。想了想转过了头来,朝着旁边不远处招呼了一声,很快又跑来了一名年轻的差役。
  
      “老大,有什么吩咐?”年轻的差役目光扫过了这帮子人,然后朝着老差役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