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卦妃天下 > 第2761章:夫妻一体

第2761章:夫妻一体

偃疏拦住陌钦:“不用白费力气,我活不了了。”
  
  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偃疏两根承载着灵气的灵根断了,灵气流失,生命力也会随着流失。
  
  他忍着剧痛侧身看向和白精灵互相纠缠的阿凝,它们本就是一体,伤了白精灵也就是在毁灭自己,偃疏的眼眶通红,看着白精灵或者说阿凝的身躯一点点变得透明,有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他只是想要试试,他不相信给他如此熟悉感觉的阿凝是个假的,他坚信阿凝是存在的,它只是忘记了他,忘记了他们的曾经,他一遍遍的呼唤它,他让白精灵深入他的血液灵脉,是想要阿凝更深切的接近他,他想要唤醒它,让它知道他在。
  
  如今他真的把它唤醒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为了给他报仇,最终以自杀的方式和仇人同归于尽。阿凝的气力不多了,它不和白精灵同归于尽,也终将会被白精灵全部融合。到时候对于夜摇光他们而言,就会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夜摇光和温亭湛还有个强大的敌人没有消灭,如果白精灵逃出去,遇上了元国师,并且和元国师狼狈为奸的话,对于夜摇光和温亭湛将会是一场致命的灾难。
  
  与其如此,不如一起覆灭吧。
  
  这一次,他会陪着它。
  
  “疯子,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你知不知这样下去理会消失于天地间!”白精灵凄厉的声音响起。
  
  它把阿凝的气力渡在表明,是为了迷惑夜摇光和偃疏,却没有想到现在阿凝竟然会利用这个优势,将它死死地束缚在体内,让它完全没有办法挣脱。
  
  “你杀了他,我就杀了你。”阿凝的声音很机械化,没有丝毫感情起伏。
  
  它好像根本没有完全恢复意识,似乎只是一股执念,镌刻在它灵魂深处,它就像是机器一样完全是在完成某种使命。
  
  夜摇光觉得它不是被偃疏唤醒,它留在偃疏的身体里也不是其他原因,只是一种用生命成全的保护,一旦偃疏的性命遭受到了威胁,它就会行动,给予伤害偃疏的生灵致命一击。
  
  哪怕是以消散于天地间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这样深沉的爱,令人动容也心酸。
  
  都说精灵是无心无情,甚至是无血无肉的冰冷生灵,它们根本没有任何情感。
  
  可恰恰是这种完全没有任何渲染过,纯洁无暇的存在,不懂情便罢,一旦动了就比任何生灵要纯正和深刻,正如阿凝对待偃疏。
  
  它可以为了偃疏而死,哪怕是死了它也要为他竖起一层保护膜。
  
  阿凝就得哪里是偃疏一条命,是两条命,是它拼尽全部的成全。
  
  白精灵不愿意这样坐以待毙,它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气力撕裂开了阿凝的束缚,夜摇光他们就看到阿凝的身体一阵阵波荡,突然间仿佛有一双手将它从两边挣开,一股气力飞射出来。
  
  就在那一股气力飞射而出的一瞬间,绿珀纵身而上,它双手掐诀形成了一张网,将这股飞出来的气力收入其中,抬掌间一点点凝聚,悬浮在它掌心的气力最后一寸寸的缩小,刚开始还在挣扎,最后却渐渐平息,凝聚成了一颗极小的白珠子。
  
  “快把这个给他服下。”绿珀把珠子交给了陌钦。
  
  陌钦不顾偃疏的挣扎,强迫性地给他喂进去。
  
  白精灵唯一的好处,就是它是至纯至净的气力凝聚,这样的气力对于重创的灵根和灵脉有着修复作用,但是从阿凝的身体里挣脱出来只剩下微薄的一缕,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绿珀给制服,也不知道对偃疏有多大的作用。
  
  作用的确是有,至少偃疏服下去之后,它的灵脉受到了修复,灵气和生命力都在流失。
  
  可却没有办法将他断了的灵脉修复起来,灵脉不是肌肤可以缝两针,灵脉无法连接,偃疏就算活着也会是个废人,甚至灵脉断得这么严重,很可能不良于行。
  
  这根本是生不如死啊。
  
  “阿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浅的声音在所有人耳畔响起。
  
  这是阿凝的声音,但是没有人看得见它,在白精灵挣脱出来的那一瞬间,它的身躯就分裂了,被撕裂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夜摇光他们都以为它已经……
  
  “娘亲,它在义父身边。”只有温叶蓁才能够看到阿凝半透明的一点轮廓,“它跪坐在义父的身旁,抱着义父,用脸贴着义父的脸。”
  
  “阿疏……”
  
  “阿凝,我在。”声音在耳畔,偃疏什么也感觉不到,但他伸出手,在温叶蓁看到,他刚好抚上了它的脸。
  
  这是他们惯有的姿势,它时常这样从身后抱着他,把自己的脸贴着他,让他靠在她的肩膀,这样他抬手就能够碰出它的容颜,他们可以最深情的互相凝望。
  
  尽管是百多年的曾经,可是他一直没有以往,午夜梦回梦见它,它会在深夜对月如此缅怀它,这个姿势抬手就能够复原。
  
  “阿疏,别再离开我好不好……”阿凝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能够听得见。
  
  没有了白精灵的干扰,它好像恢复了过来,终于有了情感,它的声音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阿疏,你再把我赶走,我就再也不回来了。”
  
  水雾盈满偃疏的双眼,他的视线极其模糊,但朦胧间他仿佛真的看到了它:“我再也不把你赶走,再也不……”
  
  阿凝没有再说话,它轻轻吻了他一下,除了温叶蓁谁也看不到,就连偃疏本人都感受不到,但他却莫名知晓它亲了他,所以唇角绽放喜悦的笑容。
  
  然后下一瞬间,阿凝就化作了一股气力钻入了偃疏的伤口,冰冰凉凉的感觉清晰地传来,他的灵脉在以一种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被修复。
  
  “它钻到义父身体里了。”温叶蓁看着阿凝消失不见。
  
  “阿疏,我们是夫妻,这才是夫妻一体,我永远活在你的身体里……”
  
  原来,这才是阿凝理解的夫妻关系,所以兜兜转转它还是回到了他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