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反贪大明 > 第三十一章,冯大其人

第三十一章,冯大其人


  夏家在太平县内也算是大家族,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至少到了晚间,门上还有看门人。
  看到沈沐上前,那看门人仔细一瞧,脸上堆出几分笑道:“是沈家小哥呀,这么晚了,你可是要来找我们家三老爷的?”
  沈沐闻言,就知道沈父应该不在夏巡检府上,否则,这门子不会这么说。
  夏巡检在家族中排行老三,所以,夏家人一般称呼他为三老爷
  “这么晚叨扰,还望勿怪,门子大哥今日可曾见过今日家父来找过巡检大人?”说话间,顺手将一个二钱的银角子递了过去。
  “沈家小哥你太客气了,小的那能当得起你大哥的称呼,沈员外吗?下午时分倒是来过府上,但也只是待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告辞了,怎么?莫非是出了甚事不成?”
  这门子接了沈沐递过来的银角子,心情不错,脸上带笑,略带几分恭敬道。
  “还请问具体是什么时辰,门子大哥可知道我爹是向哪个方向离去的?”
  “时辰吗,应该是申时一刻左右。至于离去的方向不是回小哥家的方向吗?当时小的可是亲耳听到,沈员外对我家三老爷说,小哥胆大妄为,他要回家教训小哥你呢!”门子取笑道。
  沈沐刚才和这门子说话间,一直在仔细观察对方脸上的表情变化,看不出丝毫撒谎的痕迹,一切都很自然。
  再说,夏巡检也没有必要针对沈父,或设计沈父,他就没必要非要大晚上的想法见到夏巡检了。
  看这门子都认识他,态度也还不错,说明这夏巡检平日里与沈老大私下里的关系应该不错,想想也是,就算是现代,警察也是对街面上的势力最熟悉的。
  猫与老鼠彼此之间都是相熟的。
  想也知道,有时街面上的势力有一个头管束着,也是一件好事,如果各自混战,没有任何约束,那夏巡检才更头疼。
  那么,如果沈父是真的在下午离开夏府,本打算准备回家的话,那可是这回家的途中出了什么事?
  通过他昨晚对沈父的观察,沈父虽说是一个地痞混混头子,但做事应该还是有底线的,至少今日他从街上那些小孩子口中没有听到过对沈父过于恶劣的评价。
  甚至,在这些小孩心目中,沈老大还是一个不错的很讲义气的人。
  所以说,在这个小县城中,沈父的敌人应该很有限,但应该不包括夏巡检。
  就连本县的几位大人物,从明面上来说,好像也没特意针对沈父的人。
  既然危险不是来自本地大势力,那么,他只能再一次将目标锁定在冯大和那个外来的贵公子身上。
  可对这位贵公子,不仅他所知实在有限,县中的其他人也所知有限,所以说呢,现在和沈父下落能够联系起来的,只有冯大了。
  只能从冯大身上开始慢慢查找了。
  告别了夏府的门子,他开始再次整理思绪。
  今日,他从街上晒太阳的老汉口中得知,冯大年轻时,并不是太平县本地人,而是一个外来人口。
  仗着一把子力气,入赘了县城一户人家,只是那家人命都不长,先是冯大入赘的第三年,老两口冬日里得了风寒,一病不起,到年关时就去了。
  再是第二年,冯大的娘子生孩子时,因为是双胎,结果一尸三命,也去了。
  这下子,冯大的名声就不好了,都说他八字硬,许多人见了他都避开走。
  而冯大入赘的这家人并不是只这几口人,他们在乡下还有宗族。
  既然那家人都死完了,宗族的人就找上门来,强行收回了那家人生前所经营的一个小食品铺子。
  冯大这几年来,原来的家人一下子都死光了,本就受了打击,如今又变的一无所有起来,还被周围人看不起,人生态度大变,干脆就开始在街面上混日子,逐渐和沈父他们走在了一起。
  但因为冯大没什么牵挂,开始跟着沈父时,那些讨人嫌的活计,其他人都觉得乡里乡亲的,不愿去做,可冯大却没什么顾忌,抢着要去干那些事。
  可能是,冯大觉得整个县城的人都说他八字硬,克人,那好,他就克他们怎么了。
  也许是抱着这种隐秘的报复心理,冯大做事的手段有时比较极端,这让县城的人对他很是反感,只是碍于他的恶名,不敢太过反抗罢了。
  冯大自从他那娘子一尸三命后,就没有再娶,普通良善人家的女子,一来不愿意嫁给他这等身份的人,二来,他八字硬,这时的人都比较迷信,害怕他又克了人家一家子,也不愿把女儿嫁给他。
  倒是街南的那个刘寡妇也是个苦命人,七八年前,夫君出去服劳役,结果出了事故,当场死了。
  这留下家里一大堆老的老,小的小,刘寡妇一个妇道人家,除了长的还有几分姿色外,干活真的没啥气力,这日子过的艰难。
  要说改嫁,可又舍不得婆家的两个老人和孩子,日子就这么凑合着过,后来,冯大不知怎么的,就渐渐和这个刘寡妇好上了。
  这刘寡妇也不怕这冯大给克着,街面上的人虽然大多都知道这桩风流韵事,但想想刘寡妇那一家子老弱病残,也就宽容多了。
  沈沐对冯大的私生活并不感兴趣,但他却知道,想要彻底了解敌人是怎样一个人,私生活往往是最好的下手途径。
  他想了想,觉得既然疑点都集中在这冯大身上,不如就再去刘寡妇家一趟,看是否能从刘寡妇口中得知一些东西。
  当然,如果冯大这时还有心思跟刘寡妇混在一起的话,说明,他对沈父还没有开始动手,如果不在的话,务必问出他其他可能去的地方来,最好是能摸清那个贵公子的落脚点。
  .......
  街南大多数都是县城内生活比较困难的百姓的聚居地。
  刘寡妇家沈沐今日去铁匠铺时,曾经路过过。
  白日里倒是没有什么异常。
  他还看到刘寡妇在街上追打她家那个最小的小子呢。
  “牛蛋,敲门!”
  “这不好吧,沐哥儿。”
  “嗯?”
  “听说半夜敲寡妇门是不吉利的。”牛蛋理直气壮地道。
  闻言,沈沐觉得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去去,我自己敲。”
  “叩叩!”
  “门没关,这大晚上的,你回来敲什么门呀。”院子里传来一个音调拔高的女声。
  一听就是刘寡妇的声音,听她话中的意思,莫非以为现在敲门的是回来的冯大?
  既然门没关,沈沐干脆直接推门进去。
  刘寡妇没有听到回音,有些不放心,当下只披了外衫出门来。
  猛地一看,院子里多了两个陌生人,而她衣衫不整的,当下惊地刷地一下就蹿回房中去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