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反贪大明 > 第五十章,哭泣的姑娘

第五十章,哭泣的姑娘


  没接收原主的记忆,有时真很无奈。
  就目前而言,他只知道,原主跟那日在街上碰到的李秀才家的李姑娘有关系。
  只是这种关系,男主的单相思更多一些,缺少实质性的关系,他就再没把更多的心力放在那位李姑娘身上。
  如今,这李姑娘还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他也只是抱持着帮沈父洗清罪名并顺便帮着找人的念头。
  再多余的情感就没了。
  他不是那种见一个漂亮女子就走不动的人,更不会随意怜香惜玉。
  像他这种比较自律,对感情和女人要求比较高的人来说,喜欢女人的眼光也是极高的,不是什么香的臭的女子,都会收到身边的。
  更不会时刻都要弄出点事来显示一下他身为穿越者,对许多女子具有何等吸引力的优越感。
  更别说原主的身体现在也只有十五岁,生理需求还没到饥渴的地步。
  所以,他暂时不会去考虑女人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沈父从牢房中捞出来,查清梅公子和韩总旗的死亡之谜,为他将来进入锦衣卫做好敲门砖。
  这么想着,他就打算不理会这小姑娘,直直地走过去。
  凭心而论,这小姑娘的面相有些英气,跟他前世的老妈气质还有几分相似,只是太过稚嫩了,还没有完全长开。
  “沈家哥哥。”就在他不管不顾地准备走过去时,那小姑娘轻唤了他一声。
  看来,还真是熟人呀,这下他不得不停下脚步,面向对方,因为不确定对方身份,只能用目光回应,等待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娘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也没说过一句话了。”小姑娘看着他时,又说了一句。
  这话让沈沐更加懵逼了,天知道她娘是谁?吃不吃饭,说不说话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莫非?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但不好确定,只好试探地道:“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这日子还要过下去。
  多劝劝你娘,让婶子别糟践自个身子,也让她为你们这些儿女多想想。”
  “嗯,我知道了,沈家哥哥,也希望你能尽快找到杀冯大叔的凶手,让沈大叔早日能从牢房出来,我就先回家了。”
  小姑娘说完,没等沈沐回应什么,就转身小跑着向街道的另一边跑去。
  街道的另一边,应该就是刘寡妇家吧,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刚才那小姑娘应该就是刘寡妇的大女儿。
  昨晚沈沐去刘寡妇家找人时,并未见到她。
  既然是刘寡妇的女儿,那她在这里等沈沐也就不足为怪了。
  且不说冯大和刘寡妇在一起,符不符合这时代的伦理道德,可冯大的确对刘寡妇一家人不错,特别是对刘寡妇三个孩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冯大其实充当了继父的角色,是这家人的主心骨。
  如今,这冯大和梅公子主仆突然死于非命,这对已经习惯了凡事有冯大帮衬着的刘寡妇又是致命一击。
  人与人之间相处久了,必然会产生感情,冯刘二人听说也在一起至少七八年了,从街坊邻居相对宽容的态度来看,他们跟普通夫妻也没什么区别。
  冯大再有千万不好,也不是身上没有一点闪光点,刘寡妇家人对他产生一定的感情也是顺理成章的。
  只是,冯大和刘寡妇他们之间毕竟没有婚书,也没有经过三媒六娶,没有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刘家人事实上跟这冯大毫无关系。
  这导致冯大死了,刘寡妇和她的子女们也不能为冯大披麻戴孝,公然致祭。
  这小姑娘专门等在这里跟他说这句话,其实是表达了两个意思。
  一,她相信沈父不可能是杀死冯大的凶手;
  二,她大概也知道了沈沐帮着衙门查案子的事情,希望沈沐真的能查到谁杀死了冯大。
  沈沐站在原地,看着这小姑娘的背影,回想起那晚找沈父时去刘寡妇家找冯大的经过。
  也许,从那晚起,冯大就根本没有再回过刘寡妇家,而是一直待在梅家庄子上,直到被杀。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命运,有时自不量力地搀和不适合他们的棋局,就只能枉送了性命。
  他回身,想想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会不会也对沈家人产生其他的负面影响。
  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就绝不会懦弱地后退,只会一直向前,向前,再向前。
  在同一时刻,刘寡妇的女儿莫颜躲在一个墙角,看着沈沐的背影还去,想着对方冷漠的态度,忍不住蹲下身去,将脸埋在膝盖上,痛哭出声。
  ……
  沈沐继续向家走去,街面还是能够碰到一些人,这些人看的眼神不再像早晨那样躲躲闪闪,反而多了几分好奇与探究。
  又向前走了几步后,老远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正向他所在的方向而来。
  这个中年人正是那晚跟在沈父身后一起到树林中寻找他们的小刘叔。
  昨日,大刘叔不是说小刘叔昨个一早就为沈父送信骑马去了南京城吗,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到这个小刘叔,他突然想知道,沈父到底在南京城中有何背景关系,这种背景关系能不能为他所用?
  毕竟,现在锦衣卫总旗的死和梅公子的死牵扯的面太大了,就算锦衣卫百户已经搀和进来了,可沈家只是一个小县城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如果沈父本身是清白的,却被大人物之间的交易坐定了罪证,到那时,就算他能查出真凶又如何。
  前世的经历,让他每做一件事情时,都要考虑到最坏的那一面,从而提前制定备用计划,这点到了现在也一直从未改变过。
  想到这里,他快走几步,上前跟小刘叔打招呼道:“小刘叔,你这么快就帮我爹送信回来了,不知现在可有时间找个地方坐坐,侄儿有事正要向您请教。”
  “就去那边的徐记小茶馆吧,你小刘叔我也想知道,不过去南京城送了个信,为何这一回来,老大就进了牢房?
  你小子今日一天都跟那帮官差在一起折腾,好好给小刘叔说说,这到底是怎回事?”
  小刘叔这人性子有些直,那晚在树林中,就净说大实话,现在沈父虽被关进了牢房,他对沈沐的态度并没有变。
  进了徐记茶馆,两人坐定,茶伙计上前给他们二人上了茶,沈沐这才定定神色道:“小刘叔,关于我爹的事情,那案子本身就很复杂,现在只是有一些头绪,但有些事情侄儿现在也不能告知您,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冯大和梅公子可能跟我前日在树林中发现的那位锦衣卫总旗的死有关。
  我爹绝对没有杀人,只是被牵连了,现在,还请您告诉我,我爹让你去南京,将信送给了什么人?这人能否在我爹的事情上帮上忙?”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