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反贪大明 > 第八十二章,沈沐,你怎么看?

第八十二章,沈沐,你怎么看?


  这老乞丐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在场的锦衣卫同一时刻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神色莫明。
  饭铺的掌柜夫妻听到响动,手中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看到脏兮兮的老乞丐,脸上多少露出些许不知所措的嫌恶来。
  看着面前卑微跪着的老乞丐不断磕头喊冤的样子,沈沐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从他穿越到现在,他身为穿越者的优势并不明显。
  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穿越的是明朝,当朝皇帝是弘治帝,可对明朝的历史他实在知道的不多,仅仅只是知道一些大致的历史事件和人物。
  比如只娶了一个老婆的皇帝弘治帝,比如弘治帝最为疼爱的在后世有很大争议的儿子正德帝,还有大明朝现在最有名的三位阁臣刘健、李东阳和谢迁。
  除了这些基本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外,他对弘治朝其他历史事件知道的太少太少。
  就算他现在打算进入锦衣卫,他都不知道现在锦衣卫真正掌权的是哪一位,对锦衣卫的机构组成也是一知半解。
  更不知道锦衣卫下面掌权的还有哪几位镇抚使?
  有几位同知,几位佥事?
  自然不清楚面前的梁百户在历史上是怎样一个人?
  更不清楚,和锦衣卫同样权势很大的东厂如今的厂督是谁?
  后世很有名的大太监刘瑾现在在干什么?
  缺少了历史的先知性,他更不知道弘治朝正德朝到底有多少贪官?
  那些是被惩治的,那些是没有暴露的?
  更别说,他对明朝的律法条文都没有详细的了解,更不知道明代律法和现代律法那些东西是一脉相承的,那些是相悖的。
  就比如说,假如这老乞丐的儿子真是有冤情的,那到底是触犯了大明律的哪一条?
  现在人有在何处?按照正常程序,该如何申诉?
  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要是梁百户现场问起来,他是回答不上的,更不敢胡乱回答。
  结果往往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沈沐,你怎么看?”饭铺中只有梁百户手中的筷子还拿在手中,他慢条斯理地夹了一块鸡肉,咀嚼完毕,用绢帕擦拭了嘴角后道。
  “大人,小子不敢妄言。”沈沐有些拿不准这梁百户倒底是什么心思。
  “叫你说,你就说。”
  “那小子就大胆妄言了,以小子的看来,且不说这老乞丐是什么人,可他竟在明知我们是锦衣卫的情况下,仍敢喊冤,说不定真有冤情。
  我们大明的锦衣卫在下面行走的不在少数,唯独这老乞丐碰到了大人您出声喊冤。
  如他敢随意欺瞒本人您,小子马上就要了他项上的狗头。”
  在沈沐看来,自古以来,大多数良善老百姓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意走上告状这条路的。
  特别是一般的刑事案件不是更应该找当地的县令吗?
  这老乞丐怎么跑到锦衣卫面前来告状了?
  除非这锦衣卫是他最后的念想。
  锦衣卫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可是出了名的,难道这老乞丐真的不怕,如此冒然喊冤,冲撞了锦衣卫,在来不及说出自己的冤屈时,就被一刀砍去头颅?
  除非他认为自身的冤屈已经超越了他自己的生死。
  特别是这老乞丐提到儿子是冤屈的,永远别低估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
  这片爱子之心是让人动容的。
  从老乞丐麻木绝望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老乞丐在为儿子伸冤的过程中可能受了众多磨难。
  如果他和梁百户这次也避而不见的话,这老乞丐也可能真会对人世彻底绝望,作出更极端的事情。
  还有一点就是,老乞丐之所以跑到锦衣卫面前告状,说明他儿子的冤屈可能还牵连一些官员在内。
  这些官员想必不会太过清白,这对他来说,不是送上门来的为惩治贪官系统增加声望值的机会吗?
  追查那弥勒教的贼僧固然重要,可要是天底下老百姓的日子都好过了,不把希望寄托在神佛身上,那这些蛊惑人心的组织也就没了生存的土壤,这才是根本。
  到现在为止,那贼僧到底现在藏身何处?
  有什么同党?这些都统统不得而知。
  在他看来,梁百户这一行真要能抓住人的几率并不大。
  那弥勒教中人要是这么容易被抓的话,抓了这么多年,为何那些教徒还那么猖獗。
  想彻底铲除这样一个组织,必然
  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有一个通盘详细的计划。
  如果是他是锦衣卫主事之人,他会首先在锦衣卫中选择意志坚定,与弥勒教有仇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重点培养,来个用间计划。
  将大量的探子通过各种方式渗入到弥勒教中去,然后获取弥勒教的重要成员首脑资料。
  然后在培养几个慢慢走上弥勒教的领导层,等掌握了一定的权利,就可以先挑动弥勒教的内部纷争。
  然后从内部开始慢慢分化这个组织,因为他很确信这时代的这种组织,没有严密的组织结构和纲领,下面的人实则也是一团散沙,看起来声势浩大,实则真要干起正事来,却往往成功率极小。
  “你这小子呀,还是太过心软!”梁百户放下手中的筷子。
  “大人,非小子太过心慈手软,而是想着,我们锦衣卫本就有侦缉,查案之职责,这等小事,不过是顺手为之罢了。
  也让那些文官大老爷们看看,我们锦衣卫也是可以为皇爷分忧,为普通草民做主的。”
  沈沐也看出梁百户对这乞丐的冤屈也并非纯然的不关心,否则,他就根本不会问他的意见,还是直接让人将这碍眼的老乞丐丢出去了。
  而锦衣卫中人,并非各个进入锦衣卫就是为了在老百姓面前兜威风,搜刮钱财。
  有些人的本性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在锦衣卫这个大染缸中越染越黑。
  “好了,不用再磕了,抬起头来告诉本百户到底有何冤屈,你那儿子此时又在何处?”
  “大人……小老儿谢过大人,谢大人,只是我那小儿……早已……早已……不在了!
  他在三年前已被问斩了!”老乞丐涕泪双流,泣不成声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