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反贪大明 > 第一百二十二章,李姑娘的新去处

第一百二十二章,李姑娘的新去处

第122章,李姑娘的新去处
  
  122章,李姑娘的新去处
  这也是个少年,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
  身材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还没有发育,身形纤细,头发又披散着,脖间的蝴蝶骨很是明显。
  沈沐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徒弟时,心中冒出的想法竟然是这是个女孩子吧!
  和胡七公子那种稍偏艳丽的长相不同,这个小徒弟显得更为清秀脱俗。
  然而,再怎么清秀脱俗,他还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子。
  只是因为年龄小,难辨雌雄。
  所以才被那贼僧昙真当成了男宠。
  可想而知,小小年纪曾受过怎样的伤害。
  更别说,这个小徒弟还与那昙真有血海深仇。
  如此说来,这小徒弟应该不是当无间道的棋子,除非他是被胁迫的。
  但沈沐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这少年此刻看着他的目光中有暗藏的凶光。
  这种目光他太熟悉了,当年父母死后,他曾在自家镜子里就见过这种凶光。
  这种凶光充满警惕性和排他性。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这少年比沈沐低一个头,沈沐只好低头问道。
  “梦白!十二。”这少年看到沈沐的神色温和,语调更无侵略性,低声吐出这四个字来,又不自觉地将头低了下去。
  在低头时,很是单薄的身子不自觉地弯着腰。
  “好,梦白是吗?作为男人,现在你不要给我弯腰耷背的,挺起胸膛来做人!”沈沐提高声音呵斥道。
  “男人?你这样的人什么都不知道!”梦白听他如此说,猛地一下抬起头,双眼含泪委屈地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
  沈沐说话间,向前走了一步,居高临下地用命令般的语气道:“现在,是男人你就把泪水给我收回去,大男人哭哭啼啼地做什么?
  只要你做了男人该做的事情,那就是一个真男人,你有勇气借着我们锦衣卫的手,将仇人送上西天,这就足以洗清你的耻辱,从今日开始,过去的梦白已经死了,你重生了,明白吗?”
  “我真的重生了吗?可那昙真不是我杀的?”那小徒弟的眼中的凶光终于慢慢消散了,抬头看向沈沐小心翼翼地道。
  “难道他不是因为你的告密而死的吗?”
  说完之后,沈沐就再没有搭理这个小徒弟,他知道,对昙真的小徒弟这样遭受身心创伤的人,别人说的再好,也不过是隔靴搔痒,重要的是他们自己能从过往的噩梦中走出来。
  他之所以费这么多的口舌,不过是日行一善罢了。
  接下来,沈沐又见到了这家隐藏昙真的医馆的主人。
  这是一家在绩溪县开了几代人的医馆,名声在绩溪县有口皆碑。
  但对方的背景是否有问题,锦衣卫还在查,谁让白莲教弥勒教这种教派的历史悠长呢,教徒更是遍布各地。
  不过据医馆的老大扶交代说,当晚这昙真假扮的孕妇上门,他们全家人本都睡了,但念在医者父母心,又看情况危急,起了恻隐之心,将昙真这几人放了进来。
  谁知等这一家人进来之后,躺在木板上的孕妇立刻起身,竟然变成了一个胖和尚,陪着来的家属更是马上露出凶相,用刀子逼着他们医馆关门。
  因为当时的时间已快到子夜时分,医馆中已无别的病人,只有他们一家祖孙几口,又在仓促之间,反应不及,根本没有自保之力,那贼人更是用他们小孙子的命胁迫他们就范,他们唯恐伤了孩子,自然不敢大声呼救。
  只能按照这些贼人的吩咐来做,暂时关了医馆大门。
  第二日,又在门口挂出暂停看诊的牌子,这段时间,他们家的每个人都生活在胆战心惊中,也不知这些贼匪什么来路,会在他们家中躲藏几日。
  幸好锦衣卫找上门来,才解救了他们一家。
  从医馆老大夫那抖抖索索的神情中,沈沐还真看不出对方有几分说谎的痕迹,主要是他见到了这老大夫的小孙子,是个只有六七岁的孩子。
  想着这如果是贼匪的窝点,道具不会准备的这么齐全。
  随后,他又看了那昙真小徒弟梦白的口供。
  口供中表示,昙真他们一行进了医馆之后,的确是逼迫了医馆的郎中,威胁对方不要声张,否则就要杀了这医馆的大夫全家。
  可锦衣卫一向都是多疑的,一向都是宁错勿纵的。
  为何那荣致偏偏选择让那贼僧昙真藏在这家医馆内,而不是别的医馆,要知道这家医馆并不是距离昙真原先藏身之处最近的医馆。
  难道这纯粹是荣致无心所致,还是荣致很笃定以这家医馆大夫的为人,一定会在半夜开门救人?
  如此看来,那荣致也是擅长算计人心之人,只是任何再精确的算计都容易产生意外,难道他不怕昙真这些没有底线的贼人真的为了保全自己的安全,将医馆老大夫一家全除掉吗?
  想到这里,沈沐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新的计划,如果将这个计划实施的话,也许是撬开荣致口的另一把钥匙。
  不过,今日,他先前刚从关押荣致的地方出来,还是先给荣致留一段考虑的时间,现在还是先查验一下贼僧昙真的死因吧。
  在这家医馆的后院,沈沐终于见到了那位弥勒教护法昙真的尊荣。
  这人的长相真跟庙里供奉的弥勒佛有几分相似,脸圆嘴小,肚子大。
  不过,他此刻脸上都呈现青黑色,一看都是中毒而亡的。
  可这种毒和当初太平县青山客栈中毒的那位扮演李姓客商的锦衣卫探子中的毒并非同一个类型,自然和沈家小妹中的那个醉梦更不是一个类型了。
  萧柒作为江湖中人,对各种毒药多少了解一些,当初发现这昙真死亡之后,他就看出这昙真是中了川地一种毒蛇的毒。
  这种毒蛇的毒性本来就很大,如果是专门提炼出来的毒液的话,短短几瞬间就可以让一个大活人毙命,甚至来不及发出求救声。
  难怪,这昙真在毒死时,会毫无声息。
  萧柒他们在事后,又查看了那昙真藏身的房间的屋顶。
  发现屋顶上的瓦片有被踩破的痕迹,还有瓦片被掀起的痕迹。
  从这些痕迹来看,凶手杀死昙真的手法其实很简单,无非是将昙真经常落座的桌子上方的屋顶掀开一个小洞,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毒液通过空心的竹竿滴入到昙真的酒盅里去。
  这昙真本就是个酒肉和尚,吃吃喝喝是经常之事,就算现在东藏西躲也改不了往日的习惯,给下毒之人准备了可利用之处。
  当然,昙真这样的人自然是死不足惜的,可到底是什么人在锦衣卫眼皮子底下下了毒,会是那位身份神秘的雪公子吗?这是留给沈沐他们锦衣卫的一个问题。
  而且他的死,不仅明显阻止了锦衣卫进一步调查下去的脚步,还让梁百户在处理荣致这件事上,很是被动。
  昙真一死,自然就没有人证物证证明荣致与弥勒教的勾结是否属实了?
  以刘御史为首的朝中文官们岂能不借着这等机会向锦衣卫发难。
  毕竟,这些文官们可能做梦都希望将锦衣卫和东厂这等机构取消掉,让他们不在芒刺在背。
  从昙真的遗物中,发现的有用消息并不多,就算有有用的信息,对方既然杀昙真灭口,该清除的消息恐怕早已清除掉了。
  “对了,萧大哥,在昙真身边没发现太平县失踪的那位李姑娘吗?”
  这昙真到医馆藏身,带的随从也不过只有三人,恐怕是为了尽可能地降低目标的关注度。
  但不管怎样,都没有那位差点成了他未婚妻的李姑娘的身影,难道这昙真嫌李姑娘累赘,就像处理他们在梅家庄子上发现的那具女尸一样,也将李姑娘给杀掉,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那位李姑娘倒是没死,不过昙真的徒弟告诉我,这位李姑娘被昙真送回弥勒教总坛了,根本就没跟昙真进绩溪县城。
  不过也有个不是好消息的好消息,那就是昙真对这位李姑娘另有用处,并没有玷污她的身子,至于她被送到弥勒教总坛之后,会怎么样,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萧柒眼带兴味地看着沈沐道。
  “弥勒教总坛?”沈沐闻言心中一动,要是能知道弥勒教的总坛在什么地方?
  他们锦衣卫要是能找到弥勒教的总坛,直捣黄龙,将里面的大人物一网打尽,那收获可不是昙真这样一个被毒死的护法能比的。
  “沈兄弟还是别想这等美事了,这个梦白是昙真离开弥勒教总坛后,才收的徒弟,压根就从没去过弥勒教的总坛,接触到的弥勒教中人也很少,怎会知道弥勒教的总坛在哪里?我们就想现在去救那位李姑娘出来,也找不到庙门呀。”萧柒笑言道。
  “萧大哥这样说,就错了,谁说我们没有线索的,昙真既将李姑娘送回了弥勒教的总坛,这一路上护送岂能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
  如果我们能查到李姑娘现在身在何处,就完全可以顺着李姑娘的踪迹顺藤摸瓜找到弥勒教的总坛所在之处。”
  (本章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