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反贪大明 > 第一百五十一章,投谁的怀,送谁的抱?

第一百五十一章,投谁的怀,送谁的抱?

第151章,投谁的怀,送谁的抱!
  
  沈沐快步追上去,一把从后面将对方的肩膀扳过来道:“你刚才又偷了什么?”
  
  “放手,你弄疼我了!”一个脸上粘着小胡子,眉毛画的很粗,穿着一身细布袍服的小伙子被沈沐的动作弄的逼迫转过头来嗔怒道。
  
  “把东西拿出来!”沈沐仍用手扣着对方的肩膀,没有松手。
  
  他此刻不想说再多的废话,如果说原本他就有所怀疑的话,现在看到对方这幅尊荣,就马上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果然就是那个女小偷。
  
  上次在自己的手中吃了一个大亏,幸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才放她一马,谁知她却不知悔改,反而一次次对下手偷东西,想着要是下一次,她再在别的什么人身上失手,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子,会遭受到怎样的对待,想都不用想。
  
  这让他此刻说话时,声音带了明显的怒移,也显得冰冷许多。
  
  “你胡说什么?谁说我偷东西了?”这女小偷对上沈沐的眼神,自个的眼神也闪了闪,下一刻,却马上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不好,她现在说话,刚才忘记伪装声音了。
  
  看来,这次又被这个小锦衣卫给抓包了,她确信她刚才根本就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为何还被这家伙给抓包了。
  
  此刻对上对方那一双毫无温度的眸子后,她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
  
  也懒得伪装了,放下掩唇的手,站直了身子。
  
  自从那日这个小锦衣卫让她吃了一个闷亏后,她就没想过善罢甘休,想着报复回去。
  
  可当她千方百计探知对方的消息后,才知道对方已经离开了绩溪县城。
  
  等她再探知这个小锦衣卫可能回了太平县的家之后,赶去之后,又听说这小子去了南京城。
  
  她干脆又到了南京城。
  
  可南京城这么多人,锦衣卫也多,她想将这个小锦衣卫找出来,还是有些困难,干脆就在街上晃荡。
  
  谁知她的运气不错,就见到这个小锦衣卫和他的两个同伴正走在路上。
  
  这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吗?
  
  既然撞上了,那就怪不了她了。
  
  原本她想着故技重施再从这小锦衣卫的身上顺走一件东西,这次她要小心,再小心,一定不让这小子发现。
  
  然后再偷偷地躲在暗处,看这小子丢了东西后,心急焦虑的样子。
  
  可当她真的从对方身边钻过时,却鬼使神差,将对方转向了这小锦衣卫的同伴。
  
  从这小锦衣卫的同伴的怀中顺走了一样东西。
  
  然后就转身溜走了。
  
  她之所以没从人群中很快的消失掉,就是想看看这个小锦衣卫这次是否能发现端倪,会不会追上来。
  
  当这个小锦衣卫真的追上来,声音在她身后回响时,她不知怎么的,无端地心跳加快了几分。
  
  可现在对上对方冷漠的眼神后,她的心却有了一丝酸涩的感觉。
  
  哼,这个小锦衣卫那晚可是对她又抱又亲的,现在既然认出她了,还对她这么冷漠,把她当做一个不相干的人对待。
  
  还想让她将东西交出来,她偏偏不交。
  
  现在这大庭广众的,料想他也不敢用那晚的法子来对待自己。
  
  “我再说一遍,将你顺到的东西交出来,别惹祸上身,别等掉了你这颗如花似玉的脑袋才后悔。”
  
  沈沐看着这个女小偷一幅不知悔改的样子,只能继续出言警告。
  
  他刚才已经摸过自己身上的东西,并没丢失什么。
  
  那么,这个女小偷如果真的偷了东西,那只可能是朱厚照这熊孩子的。
  
  太子的东西她也敢偷?
  
  真是无知者无畏,是真的不想要命了不成?
  
  想想也知道,朱厚照这熊孩子能够贴身带着的东西,必然不会是什么普通东西。
  
  就算今日他没发现她,只要回头她一出手这东西,定然就会被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锁定。
  
  到时,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被追缉的感觉了!
  
  更别说,今日他们出门,这前后左右的,魏国公和叶千户应该都派了一些人手盯在暗处,随时留意靠近他们三人之人。
  
  这些人不可能全都是庸才,要是这些人也盯上了她。
  
  恐怕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真的觉得我长的如花似玉?”这女小偷闻言,原本有些赌气的表情突然放松了,反而扬起脖子柔声问他道。
  
  女人的逻辑本身有时就很奇怪,都这个时候了,是关心相貌的时候吗?
  
  但他觉察到对方态度的变化,也觉察到这女小偷可能吃软不吃硬,想着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真的不好施展别的法子拿回东西,当即决定调整策略,用怀柔的政策让对方将东西乖乖地交出来。
  
  于是,他放柔生意,眼神专注地道:“乖,听话,把东西拿出来,这东西真的是不能偷的,趁现在还回去还来得及。”
  
  “好吧,人家就是觉得好玩,交出来就是了。”对上他专注的眼神,这女小偷眼神微微躲闪了一下,还是从袖子里抖出一块玉佩来。
  
  “咦!”这女小偷刚才只顾着顺走一样东西,倒是还没来得及看到底拿的是什么东西,这时仔细一看,不由地讶异出声。
  
  沈沐的眼神同样不错,虽然只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块龙形玉佩。
  
  但他马上也意识到这东西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随之用手盖在了这女小偷的手上,遮住了这块玉佩。
  
  龙这个东西,在封建王朝,一向都是皇家的专利,不是普通人能随便拥有的东西,除非有不臣之心。
  
  幸亏他追上来了,否则,这个女小偷敢偷这样的玉佩,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
  
  被沈沐就这样握着手,女小偷也没有挣脱,只是低头看着他们两人此刻握在一起的手。
  
  沈沐却没有再多想,既然东西拿回来了,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叮嘱道:
  
  “将这东西给我,我偷偷地还回去。然后忘记这件事,再也不要提起,知道吗?这都是为了你好。”
  
  “沈沐,这是你的朋友?”就在这时,朱厚照这熊孩子的声音已经在他的身后响起。
  
  沈沐闻言,顾不上先说话,而是迅速将那块玉佩先收了起来才回身。
  
  “是呀,我是沈公子的朋友,你们也是他的朋友吗?”还不等沈沐回答,这女小偷倒是率先与朱厚照这熊孩子搭上话了。
  
  而且,她此时不知抱着怎样的心思,竟然没有伪装声音。
  
  这么柔美动人的声音,除非朱厚照和徐鹏举是两个聋子,否则,怎么都能听出这是个女子的声音。
  
  “咦,你是个女子,怎打扮成这幅模样?”果然,朱厚照这熊孩子闻言,马上就识破了这女小偷的伪装。
  
  然后和徐鹏举马上一幅八卦的表情。
  
  这情形让沈沐觉得就像中学时代,某男同学与某女同学之间的略有点关系,被其他同学抓包逼问的感觉。
  
  “回这位公子的话,七日前,小女子在街上不慎晕倒,被沈公子抱了……亲了后……他人就不见了,幸好……今日在街上又遇到了他……”
  
  这女小偷说话间,故意做出一幅小媳妇状地抬头看了一下沈沐的脸色,又低下头小声道。
  
  她的声音虽小,还是让朱厚照和徐鹏举这俩八卦之人都能听清楚她说的什么。
  
  沈沐闻言,一脸的黑线,明知道这世界上越漂亮的女人越是会做戏,果然如此。
  
  这女小偷刚偷了东西,这时面对正主,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将话题全引到他的身上。
  
  这是吃定了他一定会配合她的说辞不成?
  
  果然,朱厚照这熊孩子听后,用一幅你沈沐怎么这样对待人家的表情看向他。
  
  见状,沈沐只好再次盯着对方道:“今日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让这女小偷继续说下去,还不知再怎么抹黑他呢?
  
  “你又要甩开我,回头我有找不到你了?”这女小偷不知是入戏了,还是怎么的,又继续一幅哀怨的表情道。
  
  “姑娘请放心,我们一定会让沈沐对你负责的。你说是不是,沈沐?”徐鹏举马上出声搀和道。
  
  作为南京城第一纨绔,他也喜欢漂亮女子,虽然和沈沐的年纪相差不大,可他已经有了几个通房丫鬟侍候了。
  
  见识过众多红粉女色的他,也看出面前这个易容的女子虽然脸上的妆容不咋地,可从眉眼上来看,应该不是个太丑的。
  
  既然这沈沐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就算不能娶为正妻,当个小的也就罢了,犯得着这么纠结吗?
  
  “乖,别胡闹了,你先回去,回头我再找你。”
  
  看到徐鹏举也跟着起哄,沈沐知道这时他再使用强硬的手段也是徒劳,只好再次柔声。
  
  “嗯,多谢两位公子为小女子做主,小女子就先回家了。”
  
  女小偷最后恋恋不舍地看了沈沐一样,这才离去。
  
  沈沐目送对方离去,要不是他知道对方是在做戏,差点都认为这女小偷真的喜欢上他了呢。
  
  想想到现在,他与对方好歹也见了几面,竟然连这女小偷的姓名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对方为何就偏偏盯上他了呢?
  
  莫非这女小偷也有其他的目的?
  
  经历过女小偷的事件后,接下来他们的行程倒是再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一路到了秦淮河。
  
  现在距离天黑大概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了,秦淮河上画舫里已经有了动静,那些靠这个维持生计的从业人员们已经开始为晚上的节目做准备了。
  
  岸边停靠的灯船们已经排好了阵势。
  
  只不过,徐鹏举不打算将朱厚照带到那些灯船上去。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沿河一代的那些河房水阁,其中有几座水阁的名声最为响亮。
  
  这些水阁从外表来看,就像是一处处豪华酒楼。
  
  徐鹏举选了一处他常来最熟悉的。
  
  刚走到门口,早就有伙计迎上来招呼。
  
  “几位公子是随意还是赴约?”这伙计看了看三人的衣着打扮道。
  
  “丁字号包厢!”徐鹏举开口道,随手从怀中摸出一块碎银子,扔到了这伙计的怀中。
  
  “好的,请几位公子随小的来。”接了银子后,这伙计原本觉得这几位客人有些面生,可等听说对方已经预定了包厢,还是丁字号包厢时,伙计的神色就马上变的极为恭谨了。
  
  他们这水阁,丁字号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订的。
  
  这家水阁,装修的挺高雅的,没有沈沐想象中的那种俗红粉绿的颜色。
  
  沈沐他们三人一路随着伙计直到了三楼的丁字号包厢。
  
  这包厢里,有做工很是精致的桌椅,桌子上还摆有自用的茶水点心。
  
  朱厚照和徐鹏举落座之后,沈沐围着包厢先是转了一圈,认真检查了一下包厢周围的环境。
  
  他一向是个谨慎的性子,加上朱厚照这熊孩子身份特殊,观察环境,就是防止遇到万一。
  
  他们在包厢中大概坐了一刻钟后,朱厚照这熊孩子就坐不住了,开口道:
  
  “小徐,难道你请我们来就是在这包厢中干坐不成?”
  
  “公子急什么,马上就会有节目表演了。”话音一落,徐鹏举就双手击掌三下。
  
  掌声刚停,包厢的门就从外边被推开了。
  
  然后率先进来几名女子,她们手中拿着各式乐器,纷纷在准备好的位置上落座。
  
  紧接着,又是三名面蒙纱巾的妙龄女子,穿着一身略微暴露的长袖袍服进门了。
  
  “请几位公子鉴赏!”其中拿乐器的最年长的那位女子屈膝见礼后道。
  
  然后,众女开始奏乐,那三名袖子很长的女子也开始表演舞蹈。
  
  沈沐在前世见识各种场合,对这种节目他其实心中没什么兴趣,就权当自己是个看客。
  
  可这三名面蒙纱巾的女子舞着舞着,竟然纷纷都直接舞到了他们三人的身边,还有舞到他们怀中的倾向。
  
  徐鹏举年纪不大,看起来已经是老手了,顺手揽住了靠近他身边舞姬的腰。
  
  朱厚照这熊孩子,也笨拙地跟着有样学样。
  
  只是当沈沐的目光对上靠近他身边的那名舞姬的眼神时,眼神却一冷,长臂一收,让对方的身子也摔在他的怀中,然后用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在对方耳边冷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