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别大惊小怪好不好,我就是有些晕车,一切等检查过后再说。”我说完直接朝妇产科走去,留下他们在我身后横眉怒目。
  
  时不时还传来他们两争吵的声音,此刻我终于能体会美美的心情了。
  
  他两还想跟进检查室呢,被我强硬堵在外面,我没有憋尿,那个叫姜主任的亲自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先喝着,所有检查的人都被赶走了,这里面就剩我和她两个人。
  
  估计太无聊了,她开始和我聊起天来,聊着聊着竟然冷不丁来了句,“政委和军委一直在吵吵,到底谁才是孩子他奶奶,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我当然知道。”
  
  不是,这姜主任什么意思,难道她以为我和外面两个男人都生关系了么?
  
  姜主任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一边整理文件一边说道,“没关系。到时候做个dna鉴定就行了,不过我很佩服你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之前好些像你这样来检查的,她们的男人在医院就打起来了。”
  
  还好这句话没给君渊听见。不然这姜主任就要倒霉了。
  
  我把水杯放下,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的申明,“外面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好朋友,他们吵吵是因为我刚才差点摔了,现在还不知道我肚子里有没有孩子,就算有,那肯定是我老公的!”
  
  “额?这样?”
  
  她显然不相信我也懒得跟她解释,感觉差不多了就让她给我做b,冰凉的液体挤在我肚子上,紧接着冰冷的仪器让我浑身一颤,心头莫名的紧张起来。
  
  “怎么样?有没有?”
  
  “你月经推迟多久没来?”
  
  囧。我才想起月经好久没来了!!
  
  最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我都忘记月经这回事了,这一晃差不多两三个月没来了吧!!
  
  “有两个多月没来了。”
  
  一听我这么说,姜主任砰一声就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去了。一边给我擦肚子一边说道,“现在还什么都看不见,两个月没来月经不调,不容易怀上。但不排除怀上的可能,待会我带你去尿检一下,再抽个血。”
  
  “哦。”
  
  刚才还祈祷千万别怀上,可现在听医生说我肚子里啥都没有,我又有些失落了,君渊知道后一定很失望吧。
  
  姜主任飞的在纸上写着,眼皮都没抬一下,写完之后带着我去尿检,然后还抽了血,君渊和冥衍看我脸色不对,齐齐凑上来问我什么情况。
  
  我举了举手里的试纸,“b什么都看不见。等明天来拿验血的结果,医生让我明天用晨尿查一下。”
  
  君渊看到我脸色的时候就做了心理准备了,现在听我这么说还是有些落空,但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上前把我拥进怀里,“没事的,咱们回去再继续努力,肯定能怀上的!”
  
  冥衍笑着摇头。君渊横了他一眼就带着我走了。
  
  我忍不住伸手覆上小腹,心头十分纠结,从来没有过这么复杂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
  
  冥衍看着君渊带着我离开的背影眼底的笑意散去,回房看了眼李鹤就回家去了,这些天他一直待在医院,连家都没回,幸好他今天回来了。再不回来他都快不认识自己家了。
  
  “怎么回事?”
  
  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全没了,被人搭了个钢棚,里面摆了很多兵器,还有一个缠着草绳的木头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