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超级风云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超级风云


  这个幕后推动者,自然就是一路风尘追踪过来老萧头。他几乎已经到断定了,眼前这个松爷便是找到小铃铛线索关键所在。也正是如此,他才迫切想要找到此人。最终追查到那个可以灭掉山鬼人下落。
  可是经过他再松城一番搜查,却始终未见松爷踪迹,最后才知道他已经返回了松族。
  或许被外放出去了。这样老萧头所要搜查范围便要扩展数个位面,于是他便采取了这种直接粗暴手段逼出松爷。
  那些去打探的人,自然也就是他无极分识所致。对于这些人来历,自然没有任何固定,只是他们最后都会留下一个地点,便是现在老萧头所在位置,期待着松爷能够主动现身来这里想见。
  日复一日,也不见松爷动静,老萧头有些着急了,于是便每日翻倍派出无极分识,直到搞得整个松城都震动了。
  老萧头已经决定了,最后三日,若是松爷还不现身,他便决定直接冲入松族内,向他们家主逼问要人。
  那样势必要造成无边杀戮,那不是老萧头想要的结局,可是若事情逼到那个地步,他也会毫不犹豫为了小铃铛去做任何事情。
  老萧头盘膝自那破庙内打坐,几个无极分神,却站在寺庙四周小心警惕着。随着老萧头一点点入境,四周一切也跟他无关,直到他主神空间中被一个分神闯进。
  老萧头立刻从主神空间内退出,他猛地起身,盯着破庙外那一群浩浩荡荡赶赴来此人群,为首一人长相颇有几分滑稽,圆肚皮,络腮胡子,有点像那种地主老财般装扮。
  这人该不会就是松爷吧,老萧头微微凝眉,这和他想象中形象截然迥异。当他跨步走出庙门时,立刻无数松族侍卫,便将其团团围困起来。为首那个胖子,用沙哑嗓音道:“就是你小子再找松爷?”。
  闻声老萧头再次凝眉,目光自他脸上扫了一眼,冷漠的回道:“你就是松爷?”。
  来人闻言,哼了一声,那姿态很是傲气。可是下一刻,他却摇头晃脑地说:“松爷是什么人,岂能来见你这样小脚色,本人是松爷军师,这里事情便有本军师做主了”。
  老萧头无可奈何地摇头,眸光一闪,冷厉道:“滚回去,叫你们松爷来”。
  “你,你敢对本军师无礼...来”那公鸭嗓一般声音狂吼起来,使得老萧头有些不耐烦,一挥手,便面前那一坨肥肉丢了出去,他剩下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老萧头横眉冷对道:“你们谁敢踏足这庙门一步,便是死,记住这道门槛,只有松爷可以进来”。
  说完老萧头也不理睬那些被惊得目瞪口袋侍卫,跨步转身回道破庙内。
  此时那个军师从地面爬起来,双手捂着腮帮子,怒吼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冲进去抓人’。
  闻言,那些侍卫才反应过来,齐齐朝着庙门逼近。可是就在此时一条条身形从左右两翼落进院落,他们每一个都仿佛是一个鬼影,看不清楚样貌,也看不清楚服饰,但是他们却真实存在着。
  看到这些鬼一般存在,很多侍卫有些胆怯了。可是那军师却不停再后面催促他们,使得它们中终于有人越过了庙门。也就在他脚尖刚刚过线那一刻,便听到一声凄厉喊叫,接着他便双手抱着一只短脚,凄惨躺在地面翻滚。置于他的脚是如何断的,根本无人察觉。
  之后又是几个侍卫也遭受同样惩罚,这一次他们真正意识到对方战力强悍。似乎拥有足以轻易秒杀他们所有战力。为此很多侍卫开始畏缩不前,即便是那个军师一直在背后撺掇,他们也依旧畏惧不前。
  最后军师彻底没辙了,只能站在庙门外面气得直跺脚。他也不敢走近那道庙门,只能嘴里骂骂咧咧发狠。也就在此时,啪一声脆响,他嘴巴两侧便搞搞隆起,接着喷出一口血,里面还带着几颗牙齿。
  军师捂着肿胀脸庞,四处查看,连个鬼影都没有。可是自己却真正被人袭击了。一个恐怖念头涌上心间,有鬼。军师便吓得脸色苍白,急忙转身朝着庙山下狂奔出去。
  那些侍卫见状也一起狂奔出去,来时气势汹汹,去时却灰头土脸。
  当他们冲到山脚下时,忽的从左侧丛林内走出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他一张国字脸,颇有几分威严,只是那双眸子却带着无尽柔和,让人一见便有亲近感。他便是老萧头苦苦寻找正主,松爷。
  他这一次其实是和军师一起来的,只是他摸不清楚对方底细,先天谨慎性格让他故意滞留在了山下,先观察一番动静再拿主意。
  当他看到自己属下被人一窝蜂似的驱逐下来,他便知道自己遭遇到厉害人物了。于是他更加不敢擅自登上庙门,而是躲在这片丛林内伺机而动。
  “罗虎,你望哪里去,我在这呢”松爷见到自己那个狗头军师正在向着山下狂奔,他急忙冲出来,一把揪着他拽入丛林内。接着更多侍卫也看到松爷,一起冲进山林内。
  “松爷,点子太扎手,我们不是对手啊”军师苦涩着一张便秘脸解释说。
  “说说看,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松爷也很纳闷,自己最近很收敛啊,根本就没有招惹什么麻烦,怎么会惹来这样厉害祖宗。
  “他...”军师凝眉想了想,才又继续道:“不像是中级位面的人,要不是超级宗族来的,便是更上面的人”。
  此时军师早已吓破了胆子,因此极力为老萧头身份鼓吹,至少这样他可以减轻一些罪责。很明显,这是点子扎手,不是他做事不努力。
  军师心思,松爷岂能不知,可是他也不点破。
  毕竟能够将自己这些侍卫吓得连还手底气都没有的狠辣角色,来历即便不是那些大家族,也肯定是一个身份极为显赫的人。想到这,松爷忽的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一种可能性。
  难道又是那些人?松爷回想起一月前,那些曾经逼得松族差点就要族灭的高贵人,他便觉着脊背都在发麻,若不是有溟汎上仙帮助,他肯定难以渡过这一劫,甚至现在松族也已经被人剿灭。
  “他们几个人?”松爷十分警惕盯着军师问。
  “三个,不,十几个,不...”军师一脸说了几个数字,都没有确定对方究竟是多少人。
  那些侍卫更是离谱,他们夸张的说,是几千人。
  一个破庙藏匿着几千人,松爷想想都不靠谱。可是由此可以断定一点,对方是有备而来,人数应该不少。想通这一点,松爷便觉着此时必须要谨慎对待,迫不得已只能请松族出手了。他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虽然仗着侥幸给松族立下一点功劳,然而他却并非真正松族实权派。置于那些想要他继承松族传说,那也都是无稽之谈。
  对此松爷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他也不返回族城,只是依旧在外面流浪,做他闲散松爷。
  人贵在自知,有时退让,才是更好保全之道。
  松爷不像和几个兄弟反目,更不想给松族带来一场内讧。
  这一次若不是那人逼得太急,松爷也绝迹不会现身来的。
  就在松爷已经准备带着这些侍卫下山返回松族时,忽的一道黑色影子闪现在丛林内,接着一个阴冷声音穿透了空间,传递进松爷耳畔:“你便是松爷,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离开呢”。
  松爷闻言,那张威严方脸,顿时变色,他凝眉转向左侧,接着便看到一个陌生人从虚空内闪现。他步伐很是轻飘,却带着一种令人窒息威慑力。
  超级强者。松爷可是有眼界的人,只是第一眼,他便知道对方强大,已经超乎自己想象。甚至比溟汎上仙还要厉害。面对着如此强大敌人,松爷唯一能做的便是顺从。
  松爷很识趣朝着来人躬身施礼道:‘不知道上仙驾临,有失远迎。小的松爷,乃是松族一个小小闲王,还望上仙不吝赐教’。
  老萧头一直盯着松爷,也从松爷面部表情变化,感知到他内心真诚。没错他确实无条件屈服了。
  老萧头微微点头道:“你别怕,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便可以安然无恙离开,不过你若说谎,你清楚后果的”。
  说道最后,老萧头口气变得阴冷渗人,使得松爷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
  松爷急忙点头道:“上仙请问,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老萧头嗯了一声,便盯着松爷问:“我要知道山鬼红货是什么,还有那个取走红货的人究竟是谁?”。
  松爷闻言,脸颊冷汗刷得一下流下来了。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时他便觉着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解决,果然,后续又来了。
  事已至此,松爷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启禀上仙,在下确实不知道那红货是什么,不过据最后跟去的弟子反馈,那似乎是一个女孩,一个丑女孩’。
  听到这,老萧头眸光邹然一紧,便射出两道寒光,惊骇地松爷差点给他跪了。
  盯着松爷,老萧头一字一句逼问:‘那小女孩现在哪里?’。
  松爷牙齿都在打颤,哆嗦道:“我没见到人,据他们说,小女孩被人接走了”。
  “是谁接走的?”老萧头眼神更加锐利,直勾勾盯着松爷。
  “是,上仙,我真不清楚”松爷急忙跪地磕头道。
  “可是那个你请来助拳的那个少年”老萧头眸光变得更加阴沉,似乎要讲松爷整个人看穿一般。
  “不...我不清楚”松爷吓得瘫软在地,脚下也有一团不明物体流出。
  “告诉我,那少年去哪里了”老萧头也知道这人没有期满自己,或许他真得那日不再现场。
  “他...”松爷有些纠结,最后还是在恐惧支配下供出来了。
  “他去了超级位面的清水宫”。
  闻言老萧头顿时手臂一甩,便将那松爷丢了出去,接着便踏步虚空,整个人化成一道光痕,消失在这片维度内。之后无数光影也从破庙内蹿出去,至少有数千人之多。
  看到这一幕松爷,才真正相信,区区一个破庙内,竟然还真隐藏着这么多人。
  “是你?你怎么知道闽族召唤令?”看着萧黑山那张平凡至极的面孔,一个闽族长老极为不屑横扫他一眼。
  在他看来,对方至多也就是一个逍遥宗五代弟子而已。
  他可是一族长老,岂能给这样一个小辈好脸色。
  萧黑山冷冷盯着那个首先冲进来长老问:“闽骅呢”。
  “闽骅?那也是你称呼的,现在闽骅乃是逍遥宗主,你什么身份,竟然敢直呼其名”族长老面色微冷,看起来似乎有些愠怒。
  “我问你闽骅呢”萧黑山哪里在乎他的感受,怒视着那人呵斥。
  “你”那个闽族长老还要反驳,却被萧黑山一伸手钳住了手腕,狠狠按住压在地面。接着他那双血眸几乎喷火一般盯在他脸上。
  此时闽族长老才意识到,对方这个人不是逍遥宗的。他的修为深不可测,其体内杀意更是令人战栗。
  萧黑山盯着他的眼眸一字一句道:“说,若有一个字假话,我便将你撕裂喂给杀奴”。
  杀奴二字一出,那闽族长老几乎全身都在颤抖一次。
  想到这两个字身后涵义,闽族长老几乎差点昏厥过去、
  他没想到这个传说中杀神殿杀星,竟然来到逍遥峰。
  要知道杀神殿搅动超级宗族风云的事情,早已传遍了超级位面,身为一族长老,他岂能不知。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此时闽祖长老额角冷汗都流下来了。他再也没有刚才底气,反而语气变得卑微,祈求道:‘上神,我等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还望上神高抬贵手,饶过闽族’。
  这里除了长老和萧黑山便没有旁人,因此他也无需伪装,便直接暴露出其拍死卑微面孔。。
  看到这一幕的闽祖,再识海内哀叹一声,暗吋,闽族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也正如此,闽祖才更加迫切想要保护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