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孔雀开屏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孔雀开屏


  因为若是再经历一次劫难,他们恐怕便会被人吞并,那么闽族也将不复存在了。
  想到这,闽祖向萧黑山求情道:‘事情都是有闽骅而起,你就饶过他们吧’。
  萧黑山闻言,收敛气息,盯着那个闽族长老道:‘去把闽骅召唤进来,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不会伤害你们任何一人的,不然你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忽得一道光痕闪烁,接着闽族长老被送出来。可是他一点都没有感觉轻松,因为一个杀神殿精灵正在他身躯内,时刻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怎么样,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长老一下来,便被人团团围住。
  “是有人从禁地下来,带来了闽祖口讯,说只有闽骅进去才可以听之”闽族长老不敢僭越,原原本本复述了萧黑山话。
  闽骅闻言,微微一怔,“闽祖,是师尊,他...”,闽骅一想到之前他被闽祖驱逐画面,便心如刀绞。
  “闽骅,那人还说,闽祖已经原谅你了,他还恢复了你弟子身份”那闽祖长老察言观色急忙补充道。
  闽骅嘴角抽动了一下,内心有种说不出激动,要知道他当时被闽祖驱逐,内心是多么崩溃,绝望啊。
  闽骅差点一次便被说动了,不顾一切冲上山去,可是他毕竟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他思索一下,又盯着闽族长老道:“为何闽祖不亲自来,把族召唤令交给一个外人,岂不有些不妥”。
  闽族长老也知道闽骅对自己生出质疑了,他眼圈一转,便解释说:“那人说过,闽祖现在正在和另外几大祖师一起加固封印,以免被宵小所趁,便派人来将太初始气下半部传授于你”。
  这一句话,简直对于闽骅是莫大诱惑力。要知道他现在身躯内太初始气被人吸走了。他是多么渴望重新获得太初始气,于是便彻底心动了,竟然不顾一切追随着闽族长老一起攀爬上去。
  当闽骅进入那个狭窄空间内,一双血红眸子正在注视着他。那眼神内充满杀意,使得他浑身情不自禁轻微颤抖起来。他还曾未见到如此恐怖杀意的眸子。此时他心神有些慌乱,急忙朝着身侧闽族长老望去。此时那闽族长老却将脑袋低垂,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闽骅瞬间变领悟了,也知道自己已经闯入别人设计圈套中了,眼下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性脱身了。闽骅不愧为一个聪明人,他随机便冷静下来,盯着对面萧黑山,语气平和道:“你们找我来此,究竟所谓何事,不如直说吧,我绝不反抗”。
  萧黑山眼神一直都无比冷漠,盯着闽骅沉声道:“告诉我,银龙特使再哪里?”。
  闽骅邹然一惊,刚才念头百转间,也尝试过许多想法。可是唯一没想到,自己被人诓骗来此,竟然是为了那个银龙特使。
  只是似乎这事情更加棘手。
  原本闽骅以为,对方只是再寻求和自己合作,甚至想要达到某种目的。
  那无非便是看中了他宗主身份,可是事情牵扯到银龙特使,那绝对不是一点权力诱惑可以解决的。
  闽骅想清楚这一点,便毫不隐瞒地将银龙特使一切事情都告知了萧黑山。
  “上神,这便是我知道有关他的一切事情,他行事一向诡秘,现在具体再哪里,我是真的不知”。
  萧黑山在闽骅说话时,一直都盯着他的眼睛,他的杀神术中,有一种摄神咒,因此他可以感觉到闽骅是否在说谎。
  直到闽骅很坦诚说出有关银龙特使一切事情,萧黑山才收敛目光,转向身后那个猥琐闽族长老吩咐道:“你告知那些人,要他们一起给我寻找银龙特使下落,我需要再三日内找到他再逍遥峰藏身之所”。
  那个闽祖长老急忙点头应是,便颤颤巍巍下去了。
  置于闽骅则是一脸忐忑站在萧黑山身旁,没有吩咐,也不敢移动。
  这便是他为人精明的地方,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处境,绝不会去做愚蠢行为。
  萧黑山也似乎将其淡忘了,自己进入识海,和那个闽祖交谈。
  “你这样做,是找不出银龙特使的,他既然隐藏自己,又岂能被人找出来,反而暴露了自己”闽祖对于萧黑山这种大张旗鼓行为有些不可理解。
  “凭借一些闽族弟子自然无法找出他的隐藏之所”萧黑山冷笑道。
  “那你还...是何意?”闽祖有些不明白。
  “从银龙特使做出种种举动,我揣测,他一定是一个无比狂傲的人,因此他绝不会面对被人挑衅,还无动于衷的,我就是让他知道,我再搜捕他,到时,他肯定会主动现身来解决我这个麻烦的”萧黑山极为冷静分析道。
  此时闽祖微微一怔,他没想到这个杀星,竟然还有如此心计。看来之前对于他看法有些偏颇。
  “如果你找到银龙特使,可否不伤及闽族以及这小子性命”闽祖还是放不下闽族弟子。他们毕竟都是自己至亲血脉。
  萧黑山冷漠目光扫了闽祖一眼道:“我不是弑杀无度的人,我找他们只是为了获得银龙特使下落,只要他们肯认真做事情,我绝不会伤害他们的”。
  闻言,闽祖那一脸忧色才逐渐敛去,接着他又提醒萧黑山道:“你可知道银龙使不止一人,他们可是天界一个极其庞大势力,若是你这一次招惹了银龙特使,就无疑无数天界强者对上了,到时,你或许会有大麻烦的”。
  萧黑山冷漠一笑道:“你听说过杀神殿畏惧过谁吗?”。
  闽祖一怔,不有着心中戚戚,不错,杀神殿连神族都敢于挑衅,他们何曾畏惧过任何人呢。
  萧黑山手臂微微弯曲,一道时空裂痕便产生。接着他便召唤出无数杀奴,瞬间便充满整个虚空。
  此时闽骅看着那些狰狞面孔,以及鬼气森森的天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在什么人手中了。他内心也不有着暗呼侥幸,若不是他比较识趣,顺从了对方,恐怕现在早已被这些杀星碾压成肉酱了。
  闽骅很清楚杀神殿赫赫凶名,也知道杀神殿行事手段。
  闽骅见状更加小心翼翼,尽力想要那杀神忘记自己存在。
  有时候明哲保身不是彰显自己,恰恰是让对方忘记自己。
  就在此时,萧黑山却主动朝他走来,那双阴冷眸子盯着他道:“他有几幅面孔?”。
  从闽骅描述中,萧黑山也知道那银龙特使拥有很多分身面孔。
  他似乎随时都可以变化成另外一个人,这便让他十分轻易便能躲藏在人群内。
  闽骅沉默一会儿,才小心翼翼道:“我只是见过他三个变化,具体他究竟有多少个面孔,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有一点可以断定,那就是他每一次变化,都会有一段时间间隔,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他也只能以这副面孔见人”。
  萧黑山微微点头道:“如果他现在站在你面前,你能认出他来吗?”。
  闽骅沉默半晌,先是摇头,又是点头道:“我也不确定一定可以,但我至少可以判断出他身上那股独特气息,那是所有变身之后,唯一流下破绽,若不是我和他接触数日,也不会发现这一点”。
  “那很好,很快,你便可以见到他,我需要你给我指出他的身份”萧黑山很笃定语气说。
  闽骅却听得脸色惨白,他确实想帮助面前这个杀神,目的就是为了送他离开逍遥宗。可是另外一面,那个银龙特使也极其危险,也是他不敢招惹的人。就在闽骅左右两难中,萧黑山却一把推开了那道暗门,带着一群杀奴走出去。
  闽骅也急忙跟随在他身后,一行人展露出来那一刻,几乎整个逍遥宗都震惊了。他们自然都听说过杀神殿传说,也知道他们赫赫凶名的。因此很多人直接便躲藏起来,不敢靠近这片区域。
  而闽族人却无法脱身,他们已经被闽族长老吩咐了任何,并且他们每一个人身后都有一个狰狞精灵再逼迫他们做事情。
  眨眼间,整个逍遥宗都被震动了,几乎每一个逍遥宗弟子都在谣传。一种莫名恐慌,让这个安逸上万载超级宗族感受到一种末日来临前压抑。
  萧黑山则是找了一个巨大岩石,和闽骅一起站在上面,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也不知道等到了多少呼吸之后,闽骅才从那种恍惚中,回到现实。他目光盯着对面那几个匆匆赶回的逍遥宗弟子,目光邹然变得闪烁起来。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一丝熟悉气息,那就是银龙特使本人的。
  闽骅下意识朝着巨石后面躲了一下,也正是一点动作,使得萧黑山那双血色眸子中灵光一闪。他手掌微微攒起成拳,手臂一条条血色纹理攀爬着,随着他手掌用力捏住,一颗血色掌印便缓慢形成再掌心。
  对面几个逍遥宗弟子已经快要登顶,也就在此时,萧黑山手掌一挑,顿时一道血痕冲破了掌心,轰击在对面那片礁石区,瞬间,那几个刚踏步走进去逍遥宗弟子,便随之气化,但是却有一个逍遥弟子没有被气化,他身躯泛起一圈圈淡蓝色光芒,就像是水面荡起波纹,一瞬间,便吸收四周血光,接着他跨步虚空,急速朝着萧黑山冲下来。
  好强。
  还未等萧黑山做出反馈,识海内闽祖便首先发生提醒道:“这人已经修炼至主神境界,其神力已经可以穿透任何物质规则,你要小心应付”。
  萧黑山也清楚自己杀神术还未抵达主神阶段,可是他并不畏惧什么所谓主神级强者。
  因为他也拥有无比强大的反击手段,那便是光精灵赐予他对于光之领悟。
  那可是属于七元宇宙存在。况且,再一元宇宙内,他还和真正神族战斗过,也清楚知道神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萧黑山在面对着主神级攻击时,显得那么平淡,并未像闽骅表现那么惊悚。
  萧黑山跨步虚空,手臂回旋,接着一道莹白色光圈展现。
  这还不是杀神术,而是一道光之规则灵度。
  随着灵度产生,四周灵力似乎都朝他身上凝聚过来,形成一道光盾。
  此时萧黑山领悟的光之规则还很有限,因此也只能将其展现为光盾而已。
  随后萧黑山手臂再次高举,一道血光穿透杀神殿,落到他掌心。
  虚灵剑,经过降维之力淬炼,这把虚灵剑现在已经完全蜕变。
  再加之吸收血泉灵力,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把极度恐怖杀神器
  当虚灵剑展现于苍穹那一刻,整个逍遥峰上都充满一团血气。
  天阶杀神术。
  一道犀利剑痕落地,便化成无数无坚不摧之力,朝着那对面蓝光冲去。
  “好一招天阶杀术,本尊已经数百年未见到如此强大对手了,也好,就让本座以遮罩凌雀剑术来和你比一比高低”此时那名泛起蓝光逍遥弟子,身上也崩开一道剑光。那剑意若孔雀开屏般绽开,下一刻,便万千箭羽席卷回去。
  这一幕完全都是以一种超灵主神之力绽开,若是天境之下的人,不仅看不到任何招式,还会被一道智慧灵屏障,给短暂的失忆,因此对于这种超越物质丛冕对决,任何物质世界人都是无法以物质感知去探查的。
  只有真正拥有脱离物质体的神元之后,才会看到这场精彩绝伦战斗。
  眨眼间,萧黑山和那面目极为普通的逍遥子弟彼此已经交换了几百个招式。二人招式都那种极度狠绝杀术,无论是那美轮美奂孔雀开屏,还是萧黑山那血光形成万条光痕,都是足以灭杀一切存在的必杀之力。。
  因此在这种对决中,二人彼此都要做到极端小心翼翼,哪怕只是一个轻微失误,都会令自己万劫不复。
  光圈回旋,无数剑意让闽骅感觉到一种感知密集恐惧感,他还曾未见过有如此密集剑术交锋。在他感知内,这所有剑术都仿佛在同一时间同时展开,没有任何时间缝隙,即便是用超感,以时空角度去甄别,竟然也米有一点缝隙。那也就意味着他们速度已经臻于完美,无限可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