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都市之修仙归来 > 2147.接连出现的强者

2147.接连出现的强者

    惊恐仿若瘟疫一般,从东阳省传到了天阳省,从北域传到了南域,以至于到最后,整个东洲域都笼罩在一种恐怖的氛围之下。
  
      毕竟,一场离奇的大火,将一座城市尽数烧尽。如此诡异的事情,谁会不害怕。
  
      很多人都担心,下一场大火,会不会出现在他们所在的城市。
  
      一时间,整个东洲域几乎都笼罩在这种未知的惊恐之中。
  
      然而,就在东阳市的火熄灭之后没多久,一道消息,却是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最后像十二级狂风一般,顷刻间便传遍了整个东洲域。
  
      “七日之后,我厄难毒仙将往山河城,参加山河会盟!”
  
      “我将携我徒儿,力战东洲域一十八省强者。”
  
      “吾若败,便携徒儿退出东洲域,此生不再入东洲域半步!”
  
      “但吾若胜,我自会用厄难毒火,烧净这东洲之域。当年东洲对我之辱,那便用整个东洲给我陪葬!”
  
      就仿若平地一声惊雷,厄难毒仙的宣言,一经出现,便在整个东洲域掀起了滔天骇浪。
  
      天阳省,北阳省,南月省等各省省主尽皆骇然。
  
      厄难毒火?
  
      让整个东洲域陪葬?
  
      这么说,之前的东阳市的那场大火,就是厄难毒仙所为的了?
  
      “我去尼玛吧?”
  
      “疯子!”
  
      “疯子,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莫非真的要将我东洲域的人民斩尽杀绝不成?”
  
      有人惊恐,有人愤怒。
  
      原本刚刚平静几日的东洲域,却是随着厄难毒仙的这一句话,再次将舆论引爆。
  
      那种感觉,就放若有一个核弹在东洲炸开一般,那随之而来的冲击波以及影响是难以想象的。
  
      仅仅第一天时间,便有百万东洲域的市民逃亡。
  
      第二日,临近东阳市的城市便陷入了恐慌之中,无数商店被抢,大量市民外逃,更有甚至,甚至开挖地道,准备在厄难毒火到来之时藏在地宫之中躲避。
  
      面对厄运,弱者只想着逃避。而此时还幸存着的各省省主却是不想放弃。
  
      “我们还有机会!”
  
      “我们还没有输!”
  
      “只要能赢下山河会盟,那么所有的危及,便可尽皆解决。”
  
      “现在的首要任务,便是寻觅强者,共抗厄难毒仙!”
  
      各省省主一拍即合,回城之后便立刻着手寻觅强者。
  
      当天晚上,整个东洲域一十八个行省联合颁布山河令,正式宣布山河会盟将于七日之后,在山河城中召开。
  
      于此同时,山河令上,更是广邀天下豪杰,前来山河城参与会盟。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如今,已经到了东洲域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请各位仙师,诸位高人,能以天下为己任,怀济世救人之心,出世相助,共抗厄难毒仙!”
  
      “愿有识之人,在山河会盟开始之前,前往各省省主府报名!”
  
      山河令出,东洲龙现。
  
      山河令乃是千年前的东洲域主从中州域寻来的一稀世宝物,只要将信息刻在那宝物之上,随后用元力催动,便可将那宝物之上的信息传遍整个东洲域。
  
      一时间,东洲域一十八个省,千百城市,荒野山林之中,到处都是山河令的洪音回响。
  
      第一日,南江市外,有惊虹乍现,青色虹芒,直冲天际,三日不休。
  
      .......
  
      第二日,北安市外有龙腾虎啸,山石崩裂,草木狂摇,一白发老者从山中走出,
  
      ......
  
      第三日,庆阳市中,突然有虹光冲天,一沉睡千年的老者,豁然睁开了双眸。
  
      .......
  
      山河令颁布之后,仅仅三日时间,东洲域中,便有数大隐士强者出现。
  
      这其中,有苦修千年的老者,有闭关突破的高人,更有外域路过的强者,其中还有一些市东洲域的省主从外面重金请来的绝世强者。
  
      “我靠,李老鬼,你这老妖怪,还特么活着?”
  
      .......
  
      “什么,孟家的老家主出关了?”
  
      “我靠啊!他不是练功练死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
  
      “沃日,王家的那老妖怪竟然也活着出来了?”
  
      “他得一千多岁了吧?”
  
      .......
  
      山河令的影响依旧在发酵着,每时每刻,几乎都有沉睡隐居的老妖怪走出深山,回归市里。
  
      仅仅几天时间,东洲域金丹境界以上的强者就暴涨了一辈。
  
      毕竟,这些人中,除了那些真有济世救人之心的仁人志士之外,大多数人,其实一直都是为了这个山河会盟而来。
  
      山河会盟,五百年一届。
  
      东洲域举办这个山河会盟已经有数千年时间,这数千年间,不知道多少人在山河会盟之上一战成名,自此平步青云,踏上东洲域权势之颠。
  
      山河会盟,是强者的狂欢,是天才的盛宴。
  
      在厄难毒仙未到之前,山河会盟便是整个东洲域最大的盛事。获胜之人,除了得到丰厚的奖励之外,更重要的是,还会得到进入中州域的钥匙,而且,胜利者所在行省,甚至城市,也都会因此得到巨大的利益,旗下掌管的元灵矿也都会增加许多。
  
      这么多年的发展,山河会盟早就蕴含了太多的东西在里面,其中所牵扯的利益分配更是盘根错节,错综复杂。
  
      再加上这次厄难毒仙的出现,山河会盟又关系了整个东州域的生死存亡。这一切的一切,无疑更加使这次会盟更受瞩目与关注。
  
      这也是为何,山河令颁布之后,竟然有这么多的强者涌现。
  
      不过,这其中又不少人,出现之后并没有立刻前往临近的省主府报名,
  
      而是选择拜访曾经故友,了解下当今东州域的形势。
  
      此时,天阳省中元市外,便出现了这么一位老者。
  
      他须发皆白,额头宽广,脸庞之上布满了岁月的沧桑。那是那双瞳眼,却是依旧威严漫步,带着慑人的威严。
  
      “老祖,当年您的旧人,也就剩下农尘门主还活着了。其余很多,都已经惨遭毒手,倒在了厄难毒仙手下。”
  
      在老人身后,有一位中年男子却是恭敬说着,一边说一边给老者带着路,领着他前往东玄门。
  
      老者却是微微一惊:“门主?这个脓包,都已经成为东玄门门主了吗?”
  
      “只是没想到,当年我那么多的故友,如今这几百年后,竟然只剩下这一人了。”
  
      “走吧,带我过去看看。”
  
      老者摆了摆手,却是继续跟着那中年男人走向东玄门。
  
      然而,还未到东玄山下,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去,却是有一道阴风袭来。
  
      那中年男子只见,一道红衣身影突然惊现,带着森然的寒芒却是朝着那勋勋老者直射而去。
  
      “老祖,小心!”
  
      中年男子顿时焦急,大吼一声。
  
      于此同时,那老者明显也是注意到了这异变,眉宇瞬间一寒,一道掌风猛然盖下。
  
      轰~
  
      一声轰响,劲气炸开,那道红衣身影随即飞了出去。
  
      最后落在地上,一个圆圆的东西沿着山路滚了下去。
  
      随后又听噗的一声,那红袍之下,一缕黑气也是轰然爆开,彻底消散了。
  
      “这点实力,也敢暗袭我须眉老祖,真是找死!”老须眉老者收回掌风,冷笑一声,眉眼之中,尽是傲然与不屑,对那红衣尸体,却是连看都不屑于看。
  
      而老者身后那中年男子却是觉得好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穿这么大红的衣服。
  
      好奇之下,中年男人便走过去,想看看这偷袭之人到底是谁。然而,令这男子惊恐的是,当他掀起那红袍之时,下面竟然空空如也。
  
      “这~这~”
  
      中年男人当时便汗毛乍起,心底蹭蹭的冒着冷汗。
  
      刚才那偷袭的红衣身影,莫非是鬼不成?
  
      男人吓得不轻,赶紧起身,却是随即朝着须眉老祖的方向靠近过去。
  
      然而,男人没走几步,却是从那红色衣袍不远处,看到了一具峥嵘可怕的头颅。
  
      那头颅像是一个女童,双眼依旧瞪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脸上的鲜血还没有干,顺着鼻子,眼睛,耳朵往下流着。
  
      不过,眼前这骷髅更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眉心处,竟然刻着一个红月标记。
  
      “这....这莫非是...”
  
      “阴阳童子之一的,阴...阴童?”
  
      中年男人浑身顿时一凛,一双瞳孔顿时瞪大了。
  
      随后,中年男人便由惊恐变为惊喜,对着须眉老祖当即跪下,尊崇拜道:“须眉老祖果然神威盖世,一掌便斩杀了阴童。”
  
      “如此强悍实力,我东州域有救矣!”
  
      中年男人激动不已,却是对着老者连连说着。
  
      须眉老祖一阵迷惘之色:“阴童?什么东西,什么阴童阳童?”
  
      “老祖啊,您有所不知。”
  
      “这厄难毒仙,有两个徒弟,一为阴童,身穿红袍,眉间有红月!”
  
      “一为阳童,身穿黑袍,眉间刻黑日。”
  
      “这两个童子又称阴阳童子,实力强悍无比。”
  
      “东阳省省主东阳朔当初带领数大金丹强者共抗着阴阳双童,结果仍旧落败不敌。”
  
      “六大金丹强者尽数被斩,唯有东阳朔一人逃脱。”
  
      “其中强手榜上,更有不少人丧命于此童子之手。如今这阴童被老祖一掌拍死,也算是为我东州域的一众强者报仇了。”
  
      “这件事情传出去,老祖,我敢保证,必将震颤一方,而您之名,也将名动四域矣。”
  
      23(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