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十四章 生疑

第二十四章 生疑



    锦国的宫殿,金瓦红墙的影子落在琉璃的地面上,提着牡丹宫灯的宫人们穿梭在各个角落,安静沉默的影子像极了幽魂。

    御书房里,墨容湛手里拿着一个木盒,盒子已经坏掉了,他凝眸看着里面的几片布碎,神色阴鸷冷漠,眸色深邃沉冷,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皇上,沈异求见。”福德在外面低声说道。

    墨容湛眸色微凛,“让他进来。”

    一身玄色劲装的沈异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是墨容湛身边的暗卫,那些不能浮上台面的事,墨容湛一般都是交给暗卫去做的。

    “皇上。”沈异在墨容湛面前单膝跪下,刚强冷硬的脸庞没有多余的表情。

    墨容湛抬眸看了他一眼,“起来,查到了吗?”

    沈异将一片布碎双手交给墨容湛,低声回道,“皇上,属下查出来了,这是高宗二十五年江南上贡的流水云锦,除了宫中的嫔妃,只是少数世家得到赏赐。”

    “有哪些人得到赏赐了?”墨容湛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变化,依旧沉冷平淡。

    “除了长公主府,就只有……叶家。”沈异迟疑了一下才说道。

    叶家?墨容湛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他低眸看着那片碎布,那个小姑娘说她叫夭夭,这上面有个夭字,是她吗?

    她到底是谁?

    如果这个碎布是她留下的,那陆双儿是怎么回事?陆双儿是不可能得到这云锦的,她是当年救了他的小姑娘吗?

    墨容湛心里再一次有了怀疑。

    “在朕之前,有谁去过那个树林吗?”墨容湛低声问道。

    沈异回道,“属下去树林里看过,除了皇上行走的道路,树林还有另一条小路,当时确实有人经过,只是,尚未查出是何人。”

    “无论如何,都要查出是谁去过树林里。”墨容湛声音骤冷,或许就是这个人将这个盒子挖出来的,那个到底是谁?

    是夭夭吗?如果是她的话,为何却不来找他?她手里有他的玉佩……墨容湛眸色骤然一冷,玉佩在陆双儿的手上!

    如果夭夭才是当初救他的小姑娘,那陆双儿怎么会有玉佩?她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

    墨容湛不以为当年救他的人会跟叶家有关,所以在知道叶家也有这个云锦的时候,他已经自动摒除了叶家的可能性,他当初会困在枯井里,就是因为叶家的人设计陷害他,他们一次又一次想要陷他于死地,又怎么可能救他?

    沈异领命离开了御书房,墨容湛独坐在书案后面沉思,没多久,外面就传来贵妃娘娘求见的声音。

    墨容湛将木盒碎布都收了起来,这才让陆双儿进来。

    “臣妾见过皇上。”陆双儿笑盈盈地走进御书房,屈膝行了一礼,娇嗔地说道,“皇上,您还说今天要陪臣妾用晚膳呢,却又忙得连晚膳都没吃了吧。”

    “朕忘记了。”墨容湛淡淡一笑,伸手牵起陆双儿的手,“还要贵妃来提醒朕。”

    陆双儿绝艳丰美的脸庞带着温柔的笑,“臣妾亲自下厨做了几样皇上喜欢吃的小吃,皇上尝尝可好。”

    墨容湛含笑点头,在她鬓角轻轻嗅了一下,陆双儿身上一直都是胭脂的香味,不再是小时候那种甜甜的果香了。

    “皇上。”陆双儿以为墨容湛想要亲热,娇嗔地叫了一声,“先用膳好不好?”

    墨容湛淡淡一笑,很自然地松开陆双儿的手,他对吃食向来没什么讲究,这辈子能够让他记住的就是那年夭夭给他那块带着樱桃味酸酸甜甜的糕点。

    “贵妃,你以前有小名吗?”墨容湛低声问着陆双儿。

    陆双儿笑道,“以前家里都叫臣妾双儿,皇上,您以前也是叫臣妾双儿的。”

    双儿……

    夭夭说过,她的小名是夭夭。

    陆双儿不是当年树林里的小姑娘!墨容湛第一次明确自己认错人,可是,那块玉佩又是怎么回事?

    墨容湛食不知味地吃了点东西,便让福德进来将东西都撤了下去。

    “皇上,是臣妾做的不合胃口吗?”陆双儿小声问道,虽然在很多人眼中,她陆双儿已经是独宠后宫,但只有她知道,她在墨容湛面前根本不敢太放肆,这个男人……没有他表面看起来这么好相处,甚至有些喜怒无常,他对她好,只是因为她陪在他身边多年,又以为她是当年的救命恩人罢了。

    “不是,只是边关不平,朕有些烦心。”墨容湛淡淡地说着,“时候不早,朕送你回去吧。”

    陆双儿眼底浮起喜色,“好。”

    回到坤宁宫,墨容湛并没有让宫女进来给他更衣,陪陆双儿坐了一会儿,他才状似不经意地说,“朕当年给你的玉佩还在吗?上次朕看着那穗子已经有些陈旧,让人重新做一个吧。”

    “臣妾怕弄坏那玉佩,已经收了起来。”陆双儿心中一顿,皇上怎么忽然问起玉佩了,“皇上,臣妾去拿来。”

    墨容湛点了点头,“嗯。”

    陆双儿满心疑惑地起身去柜子里拿出一个锦盒,难道皇上知道什么了?不,不可能!叶家的人都死光了,这世上除了她和大哥,没人知道这玉佩是从叶蓁手里拿来的。

    “啊……”陆双儿打开锦盒的时候,吓得叫了出声。

    墨容湛立刻起身走过去,“怎么回事?”

    “这……这……”陆双儿惊愕地看着锦盒里面的玉佩,“臣妾放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不知什么时候就成这样了。”

    凤凰玉佩不知何时裂开,那只凰鸟更是成了碎片,只有凤还好好的,少了凰的凤看起来却异常孤单。

    墨容湛嘴角紧抿,锦盒拿了过来,“朕让人去看看能不能……”

    还要怎么修复?都已经成了碎片,这是不是因为他认错人,所以玉佩也跟着碎了?

    “皇上,臣妾有罪,没有好好保护玉佩。”陆双儿跪了下来,低头愧疚地说道。

    她心里却莫名生出喜意,这玉佩是墨容湛和叶蓁最后一丝关联了,如今连玉佩都毁了,以后叶蓁的影子终于彻底消失了。

    有她在墨容湛身边,他早晚会忘记当年的事情。

    “你先歇下,朕去御书房处理点事。”墨容湛声音微冷地说着,拿着锦盒就离开了。

    留下一脸错愕的陆双儿。

    她还比不上一个玉佩?

    ……

    ……

    谢谢欠欠,兽性打败理性,al,涂白了记忆的打赏,大家破费了啊~~~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实在无以为报,一定会多写一点,更多一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