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六十六章 学舍

第六十六章 学舍



    叶蓁回到陆家,换了衣裳就去陆老夫人那里将今日学院的考试告诉她,听到她拿到四个甲,陆老夫人高兴得将她搂在怀里。

    “我们夭夭就是这样聪敏,只学了那短短的几日时间,都已经能拿四个甲了。”陆老夫人高兴地说道。

    陆翔之说道,“祖母,您不知道,夭夭今日差点就拿少一个甲了……”

    听了陆翔之说起流华郡主和两个老师的刁难,陆老夫人气得直拍桌面,“岂有此理,以为我们陆家真那么好欺负是不是?”

    叶蓁忙笑着道,“祖母,他们欺负不了我呀,我还赢了流华郡主四万两呢,等我拿到银子,我请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陆世鸣夫妇从外面走了进来,“谁要请吃香的喝辣的?”

    “爹,娘。”叶蓁上前行了一礼,甜甜笑道,“女儿今天赢了一笔银子,要请老夫人去外面大吃一顿呢。”

    “啧啧,娘,您看看,我们养她这么多年,她都没想着要请我们,一个劲儿只孝顺您了。”陆世鸣一脸醋意地说道。

    陆老夫人笑得要捶他,“连自己的女儿都编排!夭夭今天拿了四个甲,这是喜事,今晚咱们去叫个席面回来,好好地为夭夭高兴一下。”

    叶蓁立刻搂住陆老夫人的胳膊,“祖母,我要吃鑫隆堂的席面。”

    “哈哈,好,好!叫交代鑫隆堂的。”陆老夫人转头去交代旁边的嫲嫲,“陈嫲嫲,你去交代一个席面回来。”

    陈嫲嫲笑着应是。

    裴氏嗔了叶蓁一眼,笑着对陆老夫人说,“娘,您这样可把这丫头惯坏了。”

    “我们陆家的姑娘就是要娇惯着的。”陆老夫人不甚在意地说,“怎么芳儿她们还没回来?”

    叶蓁说道,“表姐她们好像还有其他的事,二姐和四妹妹跟徐姑娘在一起,我想早点回来,就没等她们了。”

    “时候不早,她们也该回来了。”陆老夫人笑着说道。

    陪着陆老夫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叶蓁才随着裴氏先回去了。

    “我怎么听说流华郡主故意刁难你了?没事吧?”裴氏将女儿叫到自己屋里,这才问起之前听说来的事,因是在老夫人那里,她便没有直接问女儿。

    叶蓁不以为意地说道,“流华收买了学院的老师,以为我不懂六乐,那老师说我既然表演的是鼓,就不应该在鼓面跳舞,幸好之前单先生教过我,不然这次就要吃了亏。”

    裴氏嗔了她一眼,“你见好就收,还跟流华郡主打什么赌。”

    “那是她欺人太甚了,我不这样做,她以后还会继续欺负我呀。”叶蓁说道,她以前当秦王妃的时候已经受够太多委屈了,如今她可不想在委曲求全了。

    委屈的是她,全的都是别人,有什么意思。

    “明天就该收到入学通知书,你如今可都要准备起来才好。”裴氏说道,女儿能够考上医学馆,她是比谁都高兴的。

    叶蓁轻咳了一声,她还有件事想跟裴氏商量的,“娘,我想以后都住在医学馆的学舍里。”

    裴氏一愣,“为什么?又不是离家里很远,怎么不回来住?”

    “是不远,但每天都要来回一个多的时辰,我不爱坐马车,我就在学舍里住几天,上课五天不是还休息两天吗?我那两天再回来家里行吗?”叶蓁小声地求着,她如果能住在学舍,对她将来的行事就容易多了。

    她还要去见红菱,还有她以前的那些心腹,若是总是在陆家,她出门都不方便。

    裴氏同样舍不得女儿每天都在马车里颠簸那一个时辰,“这件事还得跟老夫人商量,她老人家若是不同意,娘也没法答应你。”

    叶蓁得意地笑道,“娘不用担心,祖母已经答应了,她只担心你跟爹不同意。”

    “小滑头!”裴氏戳了戳叶蓁的额头,“医学馆的学舍是两个人住一间的,你习惯跟别人住一起吗?”

    “不习惯也要习惯啊,我这么好的人,肯定能跟别人好好相处的。”叶蓁觉得只要不是流华那样的人,相处起来肯定都不难。

    裴氏好笑地说,“你自小就有些癖性,我是怕你到时候受不了别人的小习惯。”

    “娘,还没相处呢,谁知道呢。”叶蓁说道。

    “好吧,这件事我跟你爹去说,他应该是不会反对的。”裴氏无奈地说。

    叶蓁爱娇地搂住裴氏的胳膊,“娘,您最好了。”

    裴氏让叶蓁先回了自己屋里,这才去找陆世鸣说这件事,陆世鸣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他哪里舍得那几天都看不到女儿,可一想每天来回的路程就让娇滴滴的女儿吃不消了,他也就只好答应下来。

    叶蓁知道陆世鸣同意了,心情飞扬起来,立刻就让黛眉开始收拾东西。

    到了傍晚,陆芳儿她们几个才回来,看到叶蓁像花蝴蝶一样在陆老夫人身边,四个姑娘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陆芳儿笑着走了上前,“夭夭,恭喜你,想不到你竟然拿了四个甲,真人不露相,说的就是你,之前还骗我们大家说你只学过千字文呢。”

    叶蓁听着陆芳儿酸溜溜的话,只是笑着说,“二姐姐,我说的是实话啊,鼓上舞我还是偷偷看来学的,后来还是单先生指点了我,我才知道能够在考试上跳舞呢。”

    陆静儿撇了撇嘴,“虽然是考上了学院,你却把流华郡主给得罪了,三姐姐,不是妹妹的说你,那赌注你还是别要了,免得郡主下不了台。”

    “她下不了台丢脸与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要开的盘口。”叶蓁淡淡一笑,要她这么放过流华?别想了!

    陆瓒之笑着点头,“夭夭说得对,又不是咱们陆家要她郡主丢脸的,夭夭,明天我跟四弟去长公主府要银子。”

    “谢谢三哥!”叶蓁笑眯眯地道谢。

    陆庭之轻笑出声,“还是等大哥回来再说吧,大哥不一定同意我们这么做。”

    叶蓁小脸的笑容沉了下来,小声地哼道,“他最讨厌了!”

    陆翔之瞪了她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