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八十章 太后

第八十章 太后



    程姑姑是太后身边的心腹,打小就跟在太后身边,对于太后和皇上来说,程姑姑跟宫里其他人的身份是不同的,就连陆双儿对她都要带着三分敬意。

    从外面走进来的是个大约四十来岁的妇人,生得圆润白皙,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意,让人见了都要生出几分好感。

    “奴婢见过贵妃娘娘。”程姑姑一进来就给陆双儿屈膝行了一礼。

    陆双儿笑容满面地将她虚扶起来,“程姑姑免礼,可是太后有什么事吩咐本宫,还要劳烦你亲自过来一趟。”

    程姑姑笑着又给陆老夫人见礼,这才对陆双儿说道,“太后娘娘知道今日陆老夫人进宫看望贵妃娘娘,想着已经好些日子没跟您见面,想请您过去叙旧,还听说陆三姑娘也进宫了,上次三姑娘救了小王爷,太后想见一见三姑娘呢。”

    陆双儿听到这话,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太后娘娘要见老夫人吗?”

    “是的,贵妃娘娘。”程姑姑笑着点头,“不久前,小王爷私自去了承德山庄,掉进陷阱里,正好是陆三姑娘救了他,太后娘娘一直念叨着想要见见三姑娘呢。”

    今日真不该让老夫人把陆夭夭带进宫的!陆双儿在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已经带着笑容说道,“程姑姑,有劳您跟太后说一声,我们随后就到。”

    程姑姑说,“那奴婢这就去回了太后娘娘。”

    陆老夫人眉眼浮起浅笑,目送程姑姑离开,转头看了看陆双儿,“贵妃娘娘,太后对您还是这样疼惜看重,您担心什么呢。”

    “祖母为何这样说?”陆双儿闷闷地问道。

    “若非太后娘娘看重您,又怎么会见我呢,太后这是给您体面。”陆老夫人笑着说道。

    陆双儿这才重新露出笑意,让外面的宫女去见偏殿的叶蓁叫过来。

    叶蓁正在偏殿默记着昨晚看的医书内容,忽然被叫了回来,听说太后要见她,她整个人都傻眼了。

    “太后是个慈祥的人,你不用害怕,太后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陆双儿看了叶蓁一眼,心里不喜这个妹妹长得过于惹眼。

    叶蓁在挠心挠肺地想着,她一点都不害怕去见太后,只是完全没准备会这么快跟太后见面,不知道太后是否还记得她的长相,若是认出她跟秦王妃长得相似,会不会怀疑她呢?

    陆老夫人见叶蓁的脸色有点发白,牵着她的手低声说道,“太后也是人啊,不会吃你的。”

    叶蓁苦笑了一下,“祖母,道理我是知道的,可心里控制不住啊。”

    “走吧!”陆双儿淡淡一笑,有些希望陆夭夭在太后面前失礼,长得再好看又如何呢,根本上不了台面。

    陆老夫人朝着叶蓁轻轻点了点头,鼓励了她一下,这才跟在陆双儿身后一同去了慈宁宫。

    叶蓁低垂着头,掩盖她眼中的酸涩,虽然看在别人眼里是紧张不安的表现,她心里是有些不安,不过跟大家以为的不安并不一样。

    她是有点情怯,当初她被困在这里的时候,最喜欢就是晚上呆在慈宁宫,因为只有太后娘娘会为她诵经,会心疼她的惨死,那时,她听着太后的往生咒,都觉得灵魂通体舒适,仿佛徜徉在一片温暖的海洋中。

    还真有点怕见到太后会忍不住激动,不过,如今对于其他人来说,许多事情都还没发生,只有她知道太后为了默默念了两年往生咒。

    慈宁宫很快就到了,叶蓁屏息地走了进去。

    太后坐在首座,正笑眯眯地看着她们,在陆双儿要行礼的时候,已经抬手让她们起来,更给陆老夫人赐座,笑眯眯地说起话了。

    叶蓁以前其实不经常跟太后见面,那时候秦王虽不受宠,先帝又是个喜新厌旧的,太后那时候生了小王爷就失宠了,在宫中深居简出,而她平日也很少进宫,就在一些大场合见过太后两三次,且都是远远对过一眼,并没有真正坐下来说话。

    唯一一次坐下来说话的,还是她刚刚嫁给墨容湛的时候。

    叶蓁悄悄打量着在跟陆老夫人说话的太后娘娘,她还很年轻,大约四十来岁,肌肤白皙红润,五官长得十分精致,墨容湛丰神俊美的长相就是继承于她。

    看着这样温柔慈悲的太后,叶蓁只觉得心里柔软一片,有种久违的亲切感。

    “进宫怎么不来找哀家说话呢,哀家一个人都要闷坏了。”太后对着陆老夫人说道,声音温温软软的,是江南特有的强调。

    陆老夫人笑着说,“臣妾正要来给您请安,您已经让程姑姑过去了,臣妾难得进宫一次,怎么会不来您这儿呢。”

    太后点头笑着,“你没事就常进宫来陪哀家说话。”

    陆双儿就坐在陆老夫人的对面,太后说话的时候,她都是默不作声的,其实她心里有些看不起太后,这个女人太柔弱了,之前要不是凭着几分姿色,先帝怎么会看上她,如今先帝死了,她又有儿子依靠,不怪别人说女人要命好,太后就是命好而已。

    “这就是你们家里的三姑娘?”太后的视线落在陆老夫人身后的叶蓁身上。

    叶蓁抬起头,对着太羞怯一笑,屈膝行了一礼,“臣女见过太后娘娘,太后万福。”

    她很喜欢太后娘娘,太后没有架子,她并不习惯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先帝还在的时候,她只是个贵人,即使有两个儿子,先帝也没给她封号,一直以来她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活着,陡然成了太后,大概还没适应过来。

    太后只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长得真是粉雕玉琢,在宫里这么久,她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

    “你们陆家是不是专出美人胚子,快过来给哀家瞧瞧,长得真好看,哀家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小姑娘。”太后眼底闪过一抹惊艳,要叶蓁走到她跟前去。

    叶蓁心里对自己说,两年未见太后的时候,她才十三岁,就算夭夭如今长得再像她,也肯定有区别的,说不定太后已经忘记了呢。

    她觉得自己如今的样子,跟以前的叶蓁还是有些不同的,心境不同,外表也是不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