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九十四章 相送

第九十四章 相送



    叶蓁坐在陆翎之的对面,微微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大哥,我自己就能去学院啦,你的伤还没好,不用送我的。”

    陆翎之也在打量着这个短短时间内变化极大的堂妹,她今天穿的是织锦缎绿蔷薇紧身小襦,衬得她的肌肤细白如瓷,一双清亮的眼睛像子夜的星辰熠熠生辉,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起来妍姿俏丽,耀如春华。

    这么让人过目不忘的小姑娘,难怪会让双儿生出不安。

    “大哥要去西山大营,正好顺道送你。”陆翎之低声说道,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夭夭,昨天在宫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是要问昨天的事情!叶蓁惊讶地看着他,“大哥怎么会问这个?昨天……没有什么事儿发生呀。”

    陆翎之没错过她脸上的诧异和慌张,到底是个小姑娘,根本不懂掩藏心事,肯定是很担心宫里的娘娘还在误会她吧。

    “我都知道了。”陆翎之说。

    叶蓁张了张口,摆出一副既然你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平静。

    “夭夭,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陆翎之低声问道。

    “大哥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何要我再说一遍呢?”叶蓁淡淡地说,她想要得到陆翎之的帮助,但没打算改变之前对他排斥的态度,不然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这个人……心细如尘,一点蛛丝马迹都能看出端倪的。

    陆翎之淡淡一笑,“祖母是跟我说了些,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好奇,你怎么会遇到皇上呢?你和长公主她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叶蓁抿了抿唇,心中有几分不悦,原来陆翎之是怀疑她故意接近皇上啊,她冷冷地说,“我从皇子所出来,遇到长公主母女,流华自己倒在地上,非要说是我推倒她,还想把我撞倒在旁边的荷花池里面,皇上恰好经过看到了,我才免于一劫,如果你怀疑我故意遇到皇上,那你大可不必这样想,我还没有那样通天的本事,能够知道皇上的行踪,那么巧地在荷花池旁边遇到他。”

    陆翎之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大哥没有怀疑你,你别想太多了。”

    “没有怀疑吗?”叶蓁嘲讽地看着他,“是我多想了么?大哥,你不就是担心我会让贵妃娘娘不高兴吗?”

    “夭夭,贵妃娘娘是陆家的大姑娘,跟你是姐妹,昨天只是误会一场,如果不是长公主挑拨离间,她断然不会……误会你的。”陆翎之为陆双儿说话。

    叶蓁心里暗暗笑着,还真是爱护妹妹的好哥哥,难怪会为了陆双儿欺骗她,甚至毒杀了她,“所以贵妃娘娘打了我那巴掌,是我活该!”

    陆翎之心中一顿,为她语气中的不甘和冷漠感到莫名的心疼,“大哥不是这个意思。”

    “大哥,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昨天我不该进宫,我若是没有进宫,就不会有这一场误会,也不会挨打,更不会让贵妃娘娘动怒。”叶蓁眼眶微微发红,语气也多了几分火气。

    陆翎之心里一紧,他好不容易才跟夭夭的关系缓和了些,不想又因为这件事让她讨厌他,“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今天我会进宫跟贵妃娘娘解释的。”

    有什么好解释的?叶蓁在宫里飘荡了两年,太熟悉陆双儿的性子,她肯定已经在想方设法要对付她了,陆翎之如果在陆双儿面前为她说话,不会得到好的结果,只会让陆双儿更加讨厌她。

    不过,她就是想要陆双儿讨厌她对付她,人都是很奇怪的,都喜欢同情弱者,她和陆双儿之间,她就是个弱者。

    她要陆老夫人和陆家上下都站在她这边,要陆翎之不再为了陆双儿做任何事情,虽然有点难,但总要试试才知道能不能办到。

    “你去解释……贵妃娘娘会相信吗?”叶蓁咬了咬唇,眼中的委屈像是藏都藏不住一样,“昨天我也解释了,可是她根本不相信我说的。”

    陆翎之笑着说,“贵妃娘娘不熟悉你的为人,所以才会误会了你。”

    “娘娘不熟悉我,难道大哥熟悉吗?”叶蓁淡淡地问,“你不也以为我是故意遇到皇上的?”

    “好好,是大哥刚刚说错话了,我没有这么想。”陆翎之无奈地说道。

    叶蓁瞟了他一眼,“你会那么想也是对的,皇上年轻英俊,又高高在上,谁不喜欢呢。”

    陆翎之脸色微微一变,“夭夭?”

    叶蓁嘴角微微翘起,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我自幼在边城过得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早就习惯了不受约束的生活,若是让我在宫里过那种处处受制的日子,那我宁愿回到边城去。”

    这是她的真心话,三年的秦王府生活,两年受困宫中,看着那些妃嫔们你争我斗,就为了得到墨容湛一个眼神的眷顾,值得吗?

    墨容湛是个冷情的人,从来不会对哪个女子有特别多的注意力,爱上这样的男人太累,何况,他还是个皇上。

    伴君如伴虎,试问叶蓁又怎么会重蹈覆辙,去喜欢墨容湛呢?

    陆翎之笑道,“你以后不用回边城也能自由自在。”

    叶蓁下巴抬了起来,“那当然,我以后是要成为女医官的人。”

    “为什么想成为女医官?许多女子成亲之后都会留在家中相夫教子。”陆翎之挑眉问道,他是第一次听说叶蓁有这样的想法。

    “女子为什么一定要在家里相夫教子呢,难道就不能有自己的理想吗?我就是想要成为女医官啊。”叶蓁说道。

    “你不是说不想进宫吗?成为女医官……是要经常去宫里的。”陆翎之笑着问。

    叶蓁瞪了他一眼,“那怎么一样?”

    陆翎之被她逗笑了,“你在学院里,若是有人欺负你,记得跟大哥说。”

    “跟你说有什么用,难道你还能去帮我揍她们吗?”叶蓁秀眉一挑问道。

    “我以为你会想自己揍人。”陆翎之秀逸清俊的脸庞露出个温润的笑容。

    叶蓁看着他这个熟悉的笑脸,心里更加厌恶,却回他一个甜甜的得意的微笑,“没错,我会那样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