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百零四章 她是我的朋友

第一百零四章 她是我的朋友



    叶蓁之前已经见过陆大夫人,知道她对三房有着强烈的怨恨,如果不是很要紧的事,她是绝对不可能去找裴氏的。

    能够让陆大夫人不再装病走出房间,有这么巧在陆翎之出征的时候,叶蓁不得不怀疑这件事跟陆双儿有关系。

    陆大夫人为什么忽然要主持中馈?为什么要打听她的事?

    她究竟事想做什么?

    陆静儿一直都在看着叶蓁,见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又继续说道,“三姐姐,你说……大伯娘去跟三婶打听什么事儿呢?”

    叶蓁淡淡一笑,“我如何会知道呢,三妹妹,我两天没回家了。”

    才两天而已,陆双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伸手对付她了吗?看来陆翎之去找她根本没用啊。

    “我听说,大伯娘跟祖母说,要给家里姑娘的事儿……准备准备了。”陆翎之说到这里,脸颊也有些泛红了。

    给姑娘准备准备?果然是跟婚事有关。

    叶蓁的笑容有些冷,这还真是陆双儿的手段,无法通过陆翎之对付她的时候,就只能找旁人了,陆家如今有谁会任由她摆布呢?自然陆大夫人了。

    “四妹妹,大伯娘病了这么久,祖母怎会一时之间让她操劳那么多的事情呢。”叶蓁看了陆静儿一眼,淡淡地笑道。

    陆静儿说,“虽然是这么说,但大伯娘如果想要主持中馈,祖母难道会不给吗?你要不要回家看看呢?”

    如果陆大夫人主持中馈,首先吃亏的就是三房了,谁不知道陆大夫人最讨厌三房了。

    叶蓁淡声说道,“四妹妹,谢谢你来告诉我,这并不是什么紧要的事儿,没必要专门回去。”

    陆静儿看着油盐不进的叶蓁,明显有些气恼,“看来三姐姐心里什么事都是不紧要的,我不该来多嘴说这一句。”

    “我不是这个意思。”叶蓁含笑说道,“四妹妹的心意,我是知道的。”

    陆静儿冷哼一声,她来告诉陆夭夭这些事情,自然不是为了好心提醒她,她就是想要陆夭夭回家闹一闹,彻底得罪了大伯娘才好。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了。”陆静儿站了起来,走到门边的时候,她回头看着叶蓁冷笑说道,“反正都已经来了,我再劝你一句,到了学院还是别结太对敌人,她们哪个都不是你惹得起的,不要以为逞一时之快能得到什么好处。”

    叶蓁依旧带着恬淡的笑容,“我知道了,谢谢四妹妹的提醒。”

    陆静儿发现不管她说什么,这个陆夭夭似乎都无动于衷,她有些索然无味,“你好自为之吧!”

    送走了陆静儿,叶蓁脸上的笑容才渐渐地冷了下来。

    陆大夫人是打算做什么?就算要越过她的父母做主她的事,她上面还有个陆芳儿,怎么也轮不到她,如今她只当不知道,相信以陆世鸣夫妇不会由着陆大夫人摆布她的。

    叶蓁决定暂时不去在意这件事,等她回家了再找裴氏问一问便是了。

    如此过了三天,医学馆的求学日子渐渐适应了,叶蓁也发现她对医术医理的学习越来越渴求,恨不得每天都要学多一点。

    她以前根本不会多看一眼的书如今更是看得津津有味,人真是奇怪,居然会因为际遇改变了爱好。

    另一厢,宫里的皇子所的气氛也越发紧张了。

    墨容沂的病忽然严重起来,虽然有叶蓁的提醒,太后很快叫了齐瑾进宫为他治病,却还是让他很快好起来。

    症瘕和积聚,都是腹内积块,或胀或痛的一种病症。症和积是有形的,而且固定不移,痛有定处,病在脏,瘕和聚是无形的,聚散无常,痛无定处,病在腑,属气分,症瘕积聚的发生,多因情志抑郁,饮食内伤等,致使肝脾受伤,脏腑失调,气机阻滞,瘀血内停,日久渐积而成。而正气不足,更是本病发生的主要原因。

    本来知道了病因,要治病是不难的,可齐瑾对症下药给小王爷治病,却根本不起作用。

    “太后,如今只能采用针灸和用药相配合的方法了。”齐瑾在看过同样病症的医案,又再观察了小王爷的病两天,终于确定了治疗的方法。

    太后一脸心疼地坐在墨容沂的床榻旁边,看着墨容沂苍白的小脸,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这次能治好小王爷的病吗?”

    齐瑾看了墨容沂一眼,“娘娘,如今……微臣也是不敢保证了。”

    墨容沂睁开一双乌黑的眼睛,“母后,我不要针灸不要吃药……”

    太后眼中满是温柔,“不吃药怎么会好呢?阿沂,等你的病好了,母后允你出宫去玩,好么?”

    能出宫玩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墨容沂觉得自己应该没机会再走出皇宫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流失生命,他只要说话,他的胸口和小腹就痛得厉害,他都宁愿自己死去算了,不要受这样的苦。

    “母后,我想要见陆夭夭。”墨容沂忽然说道。

    太后和一旁的齐瑾都愣住了,“你要见她作甚?”

    墨容沂小脸发白,他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陆夭夭救过他一命,他觉得她人挺不错,可以是一个朋友,他都要死了,见一见朋友也是正常的。

    “她跟我打赌,说能治好我的病,我要告诉她,她输了。”墨容沂露出个苍白的笑容。

    太后闻言越发心酸,轻声呵斥道,“说什么胡话,她一个小姑娘会跟你打赌这个。”

    “母后,我就是想要见她。”墨容沂低声说道,“她是我的朋友,我病成这样,难道她不该来看看我吗?”

    “好好,哀家让她进宫来看你,那你可要乖乖吃药了。”太后连忙说道。

    墨容沂笑着点头,“好。”

    太后回头看了齐瑾一眼,“阿瑾,给小王爷针灸吧。”

    齐瑾微微垂首,“是,太后。”

    “让人去请陆三姑娘进宫。”太后又吩咐了旁边的程姑姑。

    程姑姑低声应诺。

    齐瑾说道,“陆三姑娘不在陆家,程姑姑要到女子学院去找人才行。”

    太后诧异地看向齐瑾,“她成你的学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