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背后射箭

第一百三十四章 背后射箭



    “夭夭,小心!”孙雯就站在叶蓁的旁边,在看到黄芙香在不远处举起弓箭的时候,她已经准备提醒叶蓁了,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叶蓁根本来不及回头,好在她的身体很柔软,在孙雯开口的时候,她往后仰了下去,那根利箭从她鼻尖险险射了过去。

    “哎呀,这箭怎么从我手里射出去了。”黄芙香惊讶地叫道,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那名教他们练箭的涂老师就站在旁边,居然假装没看到一样继续教导其他学生怎么手持弓箭。

    叶蓁站了起来,淡淡看着黄芙香,忽然,她将手中的弓箭握紧,看来她真的是被人以为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都行啊。

    咻——

    一箭从她手中脱离,直直射中黄芙香的衣摆。

    黄芙香尖叫出声,“陆夭夭,你敢对我射箭!”

    叶蓁惊讶地看着手中的弓箭,“哎呀,这箭怎么就射出去了呢?”

    咻——

    第二箭又射了出去,直中黄芙香的发髻,吓得她花容失色,尖叫跌坐在地上,“救命啊,陆夭夭要杀人啦。”

    教导老师立刻走了过来,厉声喝住叶蓁,“陆夭夭,你想做什么!”

    叶蓁看都不看那个老师一眼,只是一脸惊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箭就是控制不住。”

    咻——

    叶蓁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又飞快射出一箭,钉住黄芙香的袖子。

    黄芙香已经被吓得脸色发白,她想要逃跑,可是她的裙摆和袖子都被钉在地上,她根本动不了。

    接着,她另一只袖子也被钉住了。

    “救命啊!”黄芙香看着叶蓁面无表情的脸庞,被她眼中的怒火和杀意吓得全身发抖,忍不住大哭了出来。

    涂老师指着叶蓁大怒,“陆夭夭,立刻放下你手里的弓箭,你想要杀害同学吗?”

    叶蓁无辜地看着他,“老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如你问问黄芙香,她刚刚不也这样么?可能哪里不干净呢。”

    “你……”涂老师怒瞪着叶蓁,他刚刚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他还有事要求助黄家,没想到,这个陆夭夭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连射了黄芙香几箭。

    “哎哟,什么味道,还臭啊。”孙雯捂着鼻子叫道,眼睛看向黄芙香。

    在大哭中的黄芙香满脸通红,她居然被吓得尿了出来。

    叶蓁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走过去将她发髻中的箭拿了出来,“黄芙香,既然胆子这么小,就千万别害人,再有下一次,这箭,就是在你头上了。”

    黄芙香忿恨地瞪着叶蓁,声音嘶哑地叫道,“陆夭夭,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我等着。”叶蓁说,“不过,你要不要先去换衣裳,真的是……很失态呢。”

    “这么大个人,居然尿了。”

    “平时看起来那么嚣张,原来也不过如此。”

    “……”

    听着周围的同学低声细语的嘲笑声,黄芙香几乎想要钻进地里去了,她从来没这样怨恨过叶蓁,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撕碎了。

    “哇……”她大哭了出去,在其他人帮她把衣袖的箭都拿下来后,她急忙爬起来跑走了。

    涂老师指着叶蓁说道,“你,跟我去见馆长,学院怎么会有你这样残酷冷血的学生,你不配留在这里。”

    “老师,你确定要我去见馆长吗?那么纵容黄芙香在背后放箭的您,又配不配当一个老师呢?如果我方才没有及时避开,如今我只怕已经死了,是不是我们陆家的姑娘,在你眼中这样一文不值,死了也就死了,她黄芙香就经不得吓呢?”叶蓁冷冷地问道。

    涂老师面色阴沉地看着叶蓁,“我没看到她射你!”

    “我看到了。”孙雯叫道,“我亲眼看到黄芙香故意要射杀夭夭。”

    叶蓁淡淡一笑,“老师,既然您是我们的老师,那您就要负责我们的安全,您怎么能任由黄芙香在他人背后射箭?”

    这件事不管说到哪里去都是他这个老师的错,叶蓁一点都不担心去见馆长。

    涂老师本来也就是想吓一吓叶蓁,却没想到居然吓不住她,“既然你知道对他人射箭是不对的,你怎么能连射了黄芙香四箭。”

    “被吓得控制不住双手了。”叶蓁一脸无奈地说道。

    涂老师便是想要发怒惩罚叶蓁,都不知道找个什么借口,若是惩罚了她,那黄芙香难道就不用受罚吗?最后这件事可能还要让院长知道了。

    馆长或许有可能护着他,院长就不一定了。

    “老师,若是您没别的训导,那我就去练箭了。”叶蓁看着涂老师淡淡地说道。

    “哼!你们自己练习射箭。”涂老师严厉地看了众人一眼,转身大步地离开了,他得去让人去看看黄芙香,如果她真出了什么事,他不好跟黄家交代。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隐瞒下来,黄芙香回去之后跟自己的母亲哭诉,黄母听说了女儿这样被吓唬,立刻就带着人来学院了,扬言要找叶蓁算账。

    这件事惊动了馆长,医学馆的馆长是个看起来瘦小严肃的老翁,已经是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头发花白,他听完黄母声色俱厉的控诉,轻轻地点了点头,“医学馆确实不能有这样残酷冷血的学生,让人去把陆夭夭叫过来。”

    “馆长,陆夭夭是……陆贵妃的堂妹。”旁边的教习低声提醒馆长。

    馆长怒道,“不管她是谁的妹妹,在学院里做出这样伤害同学的事情就不行,学院不能留下这样的学生。”

    “不能留下什么样的学生?”齐瑾含笑走了进来,看了黄家母女一眼,对馆长作揖,“馆长,听说今日有学生在背后偷偷想要射杀他人?”

    “齐医正,你来得正好,老夫正在说这件事,陆夭夭今日以箭伤人,这件事绝不能轻视,老夫已经决定,将陆夭夭开除。”馆长厉声说道。

    “是吗?”齐瑾淡淡一笑,看向脸色还有些苍白,一直躲在黄母身后的黄芙香,“陆夭夭在背后偷偷朝着你射箭了?”

    黄芙香委屈地说道,“她就是趁我不备,朝着我射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