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有意中人吗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有意中人吗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墨容湛脸颊上多出一个痕迹浅浅的巴掌印,他温热的唇还贴在叶蓁的脸颊上,他并不觉得痛,只是,他这是第二次被打了,还是被同一个女人。

    叶蓁紧紧咬着唇瓣,眼睛浮起一层薄雾,每次见到他,她都想起自己曾经独守两年空房的寂寞和孤独,想到在她怀着美好梦想思念他的时候,他却将另外一个女人当成了她,即使过去了那么久,她还是不可能没有感觉,不可能在看到他的时候还能将他当成陌生人。

    以前她有多爱他,她现在就有多恨他。

    “这是你第二次打朕了。”墨容湛的手指轻轻地在她脖子上的肌肤摩挲着,他的手指有些粗粝,在她柔嫩的肌肤带起层层酥麻感。

    叶蓁双手抵在他胸前,目光冰凉地看着他,“皇上,臣女不是不知廉耻之人,请您放开我。”

    墨容湛往前压进一步,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他的气息拂在她的耳畔,“朕是要判你死罪呢,还是……用别的方法处罚你?”

    “你要是别这么无耻,我也不会打你。”叶蓁强忍着泪水,她爱他的时候,他视若无睹,如今她重生在妹妹身上,最不愿意的就是和他有任何交集,可他却一而再招惹她,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墨容湛没有说话,他低头吻住她的唇,不像刚刚蜻蜓点水般的试探,他像一股飓风般狂暴凶狠地撬开她紧闭的唇瓣,她紧咬着牙根不肯松开,他便用力地吮吸着她的粉唇,直到她痛得轻呼出声,他的舌头顺势强势钻入她的檀口中,攻城略地地汲取她的甜蜜。

    叶蓁推不开他,躲也躲不开他的吻,只要想到他宫里如今那么多的妃嫔,想到他曾经跟那些女人交缠在一起,她恶心得想吐。

    她的唇真的又软又嫩,连味道都让他沉迷不已,墨容湛一手将她的双手紧扣压在墙壁上,一手滑进她的衣襟里面,握住她已经发育得很好的软玉轻轻地揉捏着。

    这个混蛋……这个无赖……

    叶蓁眼泪涌了出来,对墨容湛更是恨进了骨子里。

    墨容湛一点一点地吻去她的泪水,然后重新含住她的唇瓣,他舍不得放开她。

    叶蓁觉得总是这样被他欺负实在是太不甘心了,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委屈自己?就算是皇上又怎样?大不了她就是再死一次!

    去死吧!混蛋!

    “唔……”墨容湛吃痛闷哼一声,一股腥甜在他口中蔓延,他低眸冷冷地看着她,“你咬我?”

    叶蓁终于得到自由,怒火狂烧地瞪着他,大口地喘着气,她就是要咬死他!

    墨容湛轻笑出声,笑容看起来有些可怕,他再次用力地堵住她的唇,让她尝尝他口中的腥甜。

    “墨容湛,你滚开,滚开!”叶蓁发疯一样地踢打他,只觉得他恶心得让她太难受了。

    “陆夭夭,你越是不愿意,朕越要收服你。”墨容湛离开她的唇,将她扣在怀里低声说着。

    叶蓁哭着叫道,“你太恶心了,你不要碰我。”

    墨容湛铁青着一张脸,“朕哪里让你觉得恶心?”

    “你放开我,我要吐了。”叶蓁觉得一阵反胃,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陆夭夭,你竟敢!”墨容湛脸色铁青,瞪着吐了他一身的女人,她居然因为他吻她而吐了?

    叶蓁把今晚吃的东西全都吐得一干二净,这才觉得肚子舒服了许多,抬头看到墨容湛的胸前一片污秽,她脸色一白,往旁边后退了几步,“我刚刚就说过了,我很难受……不关我的事。”

    “你找死吗?”墨容湛咬牙切齿地问道。

    叶蓁抹去脸上的泪水,冲着他大声质问道,“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又没招惹你,你不能放过我吗?看到我你不会想起叶蓁吗?那个被你辜负被你杀死的女子,你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觉得一点点愧疚吗?”

    “你长得像谁,对朕来说并没有任何关系。”墨容湛虽然一身都是污秽物,却依旧气势凌人,不见一丝狼狈,“朕对叶蓁,从来没有任何需要愧疚的地方,朕没有亏欠她!”

    叶蓁自嘲一笑,“是啊,叶蓁对你来说,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你后宫那么多女人,有哪个能让你真正放在心上呢?”

    墨容湛微微眯眼看着叶蓁,“陆夭夭,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朕都能给你。”

    “皇上,您说笑了,我要的东西你是给不了的,求您看在陆家的份上,放过我吧。”叶蓁低声地说着,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一般,脆弱得仿佛一碰就碎掉。

    “你想要什么?”墨容湛看着她问道。

    叶蓁抬眸看着他,她当初在执意嫁给他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只想和心爱的人相守一生,他不需要厚禄,更不需要荣华富贵,只要真心待我,和我一生一世在一起,这就是我要的,皇上。”叶蓁低声地说道。

    墨容湛默默地看着她,他这些天都会想起她,本来因为她像叶蓁,他对她的兴趣已经不那么浓厚,可不知道为何,看着宫里其他女子,他越发地想念她,甚至觉得即便她像叶蓁也无所谓了。

    所以,知道阿沂今天要来找她,他便跟着一起来了,看到她身着男装和阿沂站在一起,让他有种想要将她抓过来藏在怀里,不让任何男子看到她的冲动,她哪里像个男子,反而比身着女装的时候更娇俏可爱。

    她趁机挑唆阿沂跟谢隆远打架,他让人去保护阿沂,然后趁乱将她带走,他只是想要和她说几句话,可是,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想吻她。

    可她居然吐了……还说什么要和心爱之人白首不相离,墨容湛心口像堵着什么东西,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皇上,求您放过我吧。”叶蓁见他不说话,只好再次低声地求道。

    “你有意中人了?”墨容湛看着她冷冷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