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朕给你时间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朕给你时间



    叶蓁抱着被子坐在角落里,眼睛仍然警惕地盯着墨容湛,今晚若不是感觉到他的势在必得,她还不愿意说出自己的身世。

    “我和叶蓁是双生子,刚出生的时候,有道士断言,我们姐妹相生相克,除非送走一人,否则两人都要死于非命。”叶蓁似是而非地说着。

    墨容湛目光沉沉地看着她,“那你怎么知道你的身世?”

    “我父亲让人暗中照顾我,一直没有跟我说身世,是后来叶家出事才知道的。”叶蓁低声说道,“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的身世。”

    “夭夭……”墨容湛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叶家罪证太多了,朕当时根本无法留情,你明白吗?”

    叶蓁眸色清冷,她摇了摇头,“我不明白,叶家那么多人,难道都做错了吗?我爹爹一介白衣,他又做错什么了?”

    “夭夭……”墨容湛想要解释,可又忍住了,有些事情最好永远成为秘密,何况他虽然没有杀叶亦清父子,但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即便这时候说出来,她也是不会相信的。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叶蓁打算他的话,生怕他又说什么要她留在身边,她真想糊他一脸。

    墨容湛伸手想要触碰她的脸颊,她急忙避开他,眼底充满了警惕和翻百倍,他苦笑一声,“你这么讨厌朕,就因为叶家吗?”

    “是。”叶蓁立刻点头,“我想你肯定也不想身边睡着自己的仇人之女。”

    “你以后总会明白朕的。”墨容湛低声说,他对她不会那么轻易放手,只是不想在她还怨恨他的时候强迫她。

    叶蓁挑眉看了他一眼,“你以前是不是也半夜偷偷溜进我房间了?”

    墨容湛嘴角弯起一抹浅笑,“朕若是想要吃了你,何必等到现在,夭夭,朕希望你心甘情愿。”

    “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叶蓁冷声说,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外面的丫环居然一无所知,要是他真的想做什么,岂不是真的神不知鬼不觉了?

    “朕有耐心。”墨容湛低声一笑,伸手握住她的手臂,将她用力拉到怀里,在叶蓁挣扎的时候,他说道,“别动,不然朕就不客气了。”

    叶蓁僵硬着身体坐在他的大腿上,忿恨地瞪着他。

    墨容湛低叹一声,“朕不在乎你是谁的女儿,今日你在马背上,朕很害怕,怕会失去你,这么多年来,朕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那又如何呢?叶蓁在心里冷笑着。

    “夭夭,朕给你时间,你去了解叶家,你会明白朕没有做错。”墨容湛紧紧地抱着她。

    “就算我父亲是江洋大盗,就算他千错万错,他都是我的父亲,任何杀了他的人即便是救世仁主对我来说都是仇人。”叶蓁面无表情地说道。

    墨容湛的俊脸露出苦涩的笑容,他低头吻住她的唇,咬着她的唇瓣哑声地问着,“是不是叶亦清没死,你就能原谅朕?”

    “放开我!”叶蓁低声叫道。

    “让朕再抱一下。”墨容湛在她唇上轻啄,根本舍不得放开她。

    叶蓁气呼呼地瞪着他,“就这样对待皇妹,你就不怕别人知道了说你****吗?”

    墨容湛闷声轻笑,“你又不是朕的亲妹妹,谁敢说朕****?”

    “你……”叶蓁气结,这人不仅狡猾,还不要脸。

    “朕再抱一会儿就走了,以后不再来找你。”墨容湛说道,如今知道她的心结,他要先想办法解开她的心结才行。

    叶蓁听到他这么说,便忍着别扭没有挣扎,“今日长平坊下注十万两黄金的人是你吗?”

    墨容湛微微一怔,“谁与你说的?”

    果然是他!叶蓁冷哼,“你就这么有信心阿沂会赢吗?今日若是赢不了,你怎么办?”

    “朕既然会下注,自然就不会输,倒是你,没有经过朕的同意便下场比赛,差点就受伤了,该不该受罚?”墨容湛语气责备地说道。

    叶蓁说,“我又没受伤,而且我还赢了!”

    墨容湛捏了捏她的下巴,“以后不许这样了。”

    “你快走!”叶蓁听着他宠溺的语气,越觉得心中烦躁,指着外面要赶走他。

    “好好,朕走了。”墨容湛只好放开她。

    叶蓁挣脱他的怀抱,立刻站到离他最远的地方,眼眸冷漠地看着他。

    墨容湛心下无奈,今夜他是下定决心不打算再忍着欲望,谁料到她居然会有这样的身世,如此一来,他也知道为什么她对他总带着若有似无的敌意从何而来了。

    看来要先找到叶亦清的下落,才能够让夭夭释然接受他了。

    叶蓁在墨容湛离开之后,立刻去外间查看,今日值夜的使黛眉,她依旧沉睡着,半点都没听到动静,空气中有淡淡的香味。

    闻到这个香味,叶蓁就知道黛眉肯定是吸了这个迷۰魂香。

    该死的墨容湛!前两次肯定也让她沉睡不醒了,否则她怎么会没有察觉,还不知道他曾经对她做过什么了!

    叶蓁越想越气,恨不得将他给剁碎了。

    她回到屋里,将所有门窗都检查了一遍,那墨容湛到底怎么来去无踪的,陆家的护院都干什么吃的。

    可惜,她抱怨归抱怨,却不能将墨容湛来过她闺房的事情泄露出去,不然,到时候她就算不想进宫都要进宫当他的妃子了。

    第二天,叶蓁跟陆老夫人请安之后就回学院了,她觉得陆家一点都不安全,还是在学舍里才好,墨容湛肯定去不了的。

    就在她离开没多久,唐祯就去了陆家找陆翎之。

    “延至,我想要娶夭夭。”唐祯看着坐在对面的好友,提出他的来意。

    陆翎之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了下去,“阿祯,夭夭的婚事如今只有太后和皇上能做主。”

    “难道陆三老爷不能做主吗?”唐祯迫切地问道,他如今已经很确定,皇上绝对不会将夭夭许配给任何人的。

    这件事他不能说出来,一旦别人知晓了,对夭夭肯定不是好事。

    “那还要问一问我三叔。”陆翎之说道,心里却有莫名的抗拒,他不想那么快将夭夭出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