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百四十章 一直没有醒来

第二百四十章 一直没有醒来



    叶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简单地梳洗了一下,立刻就来到乾清宫了。

    寝殿中,太后坐在床榻旁边,一脸沉重地看着还在沉睡的墨容湛,皇甫宸和齐瑾两人站在一旁,同样神色晦涩不明。

    “母后,皇上醒了吗?”叶蓁走了过来,行礼后看向墨容湛。

    他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可还是显得苍白,身上已经包扎了一层白布,这个向来高高在上,威严霸气的帝王,如今却只能这样躺在床榻上,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心酸。

    太后听到叶蓁的声音,疲倦地摇了摇头,“一直都没有醒来。”

    叶蓁张了张口,心口胀得有些发疼,“可能是……流太多血了,所以睡得比较久,母后,您在这里一天了,我来照看皇兄,您先回去歇着吧。”

    “哀家不累。”太后的声音都有些发哑了。

    齐瑾低声劝着她,“太后娘娘,如今朝堂还需要您主持大局,您若是病倒如何是好?夭夭本来就懂医术,就让她留下来照看皇上吧。”

    叶蓁点了点头,“是啊,母后,您回去休息吧,若是皇兄醒来,我立刻让人告诉您。”

    太后考虑了一会儿,才点头答应下来,“那好吧,皇上要是醒来,立刻让人来告诉哀家。”

    “齐医正,您也累了,这里有我,您也回去休息吧。”叶蓁说道。

    齐瑾看了皇甫宸一眼,皇甫宸淡淡笑着,“今夜我不出宫,就在乾清宫,不必担心皇上的伤势。”

    有皇甫宸留在这里,太后和齐瑾才能彻底地放心回去休息,她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特别是齐瑾,这些天为了陆翎之的七日痛,她没有一天是睡得好的。

    寝殿里只剩下叶蓁和皇甫宸了,福德靠着门,已经快要打盹了。

    “先生,皇上他……还会醒来吗?”叶蓁有些害怕地问皇甫宸,她以为墨容湛喝了她的灵泉,她也用灵泉给他止血了,为什么他还是不醒来呢?

    她心里是恨他,可是……她一点都不想要他是为了救她才死的!她才不要让他压在她心里一辈子。

    皇甫宸替墨容湛把了脉,温声地说道,“他的脉象比早上好了许多,原本应该是该醒来了,如今看着却像还在沉睡。”

    沉睡?叶蓁愣了愣,她居然懵得忘记给他把脉了,试探了墨容湛的脉象,果然像皇甫宸说的那样。

    “怎么会这样?”叶蓁疑惑地问。

    “你今天是如何替他止血的?”皇甫宸问道,以墨容湛那样的伤势,想要止血并不容易,可是他回到宫里的时候,伤口都不再流血,这才保住了一命。

    叶蓁低声说道,“我……一直按住他的穴道啊,上次在藏书塔看到的,如果没有药物止血,那就按住血脉和穴道,这样也能缓慢流血的速度。”

    皇甫宸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受教了。”

    “先生客气,我也是在书里看到的。”叶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她是看过止血的方法,但肯定没有她用灵泉来的有效。

    “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皇甫宸低眸见着脸色还有些发白的叶蓁,总觉得这个小姑娘看着娇小柔弱,可身体里却藏着无穷的力量,坚韧果断不输给任何一个男子。

    叶蓁将今日仔狩猎林发生的事情告诉皇甫宸,“……那些刺客没有跟着我们,我就已经觉得疑惑了,可是没有其他退路可走,想来对方就是要用这个方法逼我们去虎口,再将那些侍卫杀了,便能让我们看起来像是意外۰遇险一样。”

    “对方要杀的人是小王爷还是你?”皇甫宸皱眉问道。

    “我也不知道……”叶蓁苦笑一声,“对方能够不声不响安排了这一切,显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才刚到京都不到一年,还能得罪什么样的大人物。”

    皇甫宸淡淡一笑,“有些人并不是你得罪他,他才要杀你,或许你碍着他的路。”

    叶蓁更加想不通会是谁想杀她了。

    她回头看了墨容湛一眼,心里深处莫名地感到一丝抽疼,她急急地转过头,不再去看他了。

    “对了,先生,我之前为这次出行卜过一卦,卦象是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我一直以为是我卜错了,难道跟这次的事有关吗?”叶蓁想起她前两天卜的卦,再想到墨容湛今日跟老虎搏斗的情形,她越发觉得跟这个卦象有关。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皇甫宸一怔,在心里算了一下,摇头叹息,“这是他的卦象没错。”

    “……”叶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先生,我卜卦的时候,并不是为皇上卜卦的。”

    皇甫宸说道,“你卜的出行并不是你一个人的,所以,即使你不是为了阿湛卜卦,但同一个出行,算出来的卦还是一样的。”

    “这是凶卦。”叶蓁小声说,“会不会对他不好?”

    “不是已经大吉了吗?大凶之后总会有大吉的。”皇甫宸笑道。

    叶蓁心中苦涩万分,无奈地看向沉睡的墨容湛,今天他奋不顾身救她的时候,她是真的很震惊,他怎么会连命都不要地保护她呢?

    这让她还要怎么报仇?

    她都已经下定决心要毁他的皇位了,他怎么能够……让她动摇?

    “你不必替他太担心,也不必自责,这点伤对他来说,还比不上以前的伤势。”皇甫宸淡笑着说道。

    叶蓁诧异地问,“他以前经常受伤吗?”

    皇甫宸笑道,“你今日没看到他身上都是伤痕吗?以前别人陷害他的,练武时不小心受伤的,战场上被敌方射中毒箭的……他能活到现在,是他命大。”

    叶蓁怔怔地看着他俊美深刻的俊脸,心里再次涌起难以言语的情绪,她从来不知道……他是这样过来的。

    “……所以,这点伤你就不要放在身上了,他如今还能活着,就没事。”皇甫宸安慰着看起来一脸愧疚的叶蓁。

    “他明明是个王爷,为什么过得这么苦?”叶蓁低声问道。

    “不是每个王爷都能得到皇上的宠爱。”皇甫宸说,没有说出墨容湛真正让先帝厌恶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