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确实欠了她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确实欠了她



    唐祯不愿意有什么事瞒着叶蓁,所以便将那日陆翎之找他的事情告诉她,本来他因为知道皇上对她的心思已经打退堂鼓,后来有了陆翎之的鼓励,他才重新有了信心。

    叶蓁听了他的话,轻轻地点头,“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夭夭……”唐祯忍不住叫住她,“你是不是……不愿意?”

    “唐大哥,我过些天想随师父去行医,等我回来……若是你还想娶我,到时候再提此事吧。”叶蓁说道,如今无论她同不同意,墨容湛是不会同意让她嫁给任何人的。

    她也不想在自己还没确定的时候,连累了唐祯。

    唐祯轻轻地点头,嘴角裂开一个笑容,至少她现在没有拒绝他,那就证明他还有机会。

    打算回陆家找陆翎之质问的叶蓁,却不知此事陆老夫人正在和太后在说她的亲事。

    “……你说靖宁侯和夭夭?”太后听到陆老夫人说唐祯提亲,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这是真的?”

    “只是试探个意思,应该是年轻人彼此都看对眼,怕长辈不同意,臣妇本来就想这两天得来请示您的,今日正好有这个机会。”陆老夫人笑着说道。

    太后说道,“哀家知道唐祯,好几年前就跟在皇上身边,是个挺不错的年轻人。”

    陆老夫人含笑说,“是啊,他和延至是好友,我们也是有些了解的,太后,您觉得如何?”

    “这好啊,明日哀家把他叫进宫再仔细地看一眼,要是他真是个懂得珍惜的,那哀家就给他们赐婚。”太后掩嘴笑着,她是真心疼爱夭夭,自然希望她有个好的姻缘。

    “太后娘娘,还有件事……”陆老夫人为难地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笑着说,“老夫人,对着哀家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夭夭虽然已经是公主的身份,但是……我们都希望她是下嫁给唐祯,并不希望她……”陆老夫人生怕说出来会让太后不高兴,说了一半便说不下去了。

    “哀家明白你的意思,皇上重用唐祯,让唐祯尚公主的确不适合,若是他真懂得珍惜疼爱夭夭,哀家便让夭夭嫁给他。”太后笑着说道。

    陆老夫人感激不已,“多谢太后娘娘。”

    两人又说起唐祯的家世,越发觉得适合夭夭,越说越高兴,只差没立刻就把亲事给定了下来。

    待陆老夫人出宫了,太后迫不及待地让程姑姑去打听唐祯,若是家里有什么通房和侍妾的,她肯定就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程姑姑是知道皇上对叶蓁那点心思的,不过她如今却没有什么想法,毕竟一个是皇上,一个是公主,就算以前有那样的心思,如今也是不可能的,她只花了小半天便把唐祯家里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

    “别说是侍妾了,连个通房都没有,贴身服侍的都是小厮,太后娘娘,这靖宁侯倒是洁身自好。”程姑姑笑着说。

    太后越发觉得满意,“你去传哀家的口谕,让靖宁侯明日来见一见哀家。”

    程姑姑笑着应了下来。

    ……

    ……

    陆家,外院书房,陆翎之正在看书,听到细微的脚步声,他抬头看了出去,正好看到叶蓁慢慢地走了过来。

    他神情有瞬间的恍惚,心底深处的痛一点点地蔓延上来,眼前仿佛有两个身影在交替,一个是妍姿俏丽的陆夭夭,一个是清妍秀丽的叶蓁,记忆中她们两人好像有相似的神情神态,有时候连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样的,他快要分不清谁是谁了。

    叶蓁已经来到陆翎之的面前,神情冷漠地看着他。

    “夭夭?”陆翎之叫得有些不太确定。

    “看来你中毒越来越严重了,难道连我是谁都分辨不出来了吗?”叶蓁冷笑着问道。

    陆翎之苦笑,“夭夭,大哥是有些神识不清了,你找我有事吗?”

    “神识不清为什么把我当叶蓁?你心里对她倒是念念不忘,该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吧?”叶蓁似笑非笑地看着陆翎之,她绝对不相信他会是因为想念才错认陆夭夭的,肯定是因为害死了她,所以心中有愧,这次中毒让他无法再冷静控制自己的意志,才几次把她当成叶蓁了吧。

    “我确实欠了她。”陆翎之轻叹了一声,抬眸温和地看着叶蓁,“夭夭,你找我有事吗?”

    叶蓁冷声问道,“那****在马车里失态将我错认成叶蓁,为什么却要让唐祯来提亲?难道我生活在陆家,就让你这么不安心吗?”

    陆翎之轻笑出声,“夭夭,你误会了,是唐祯早就有心于你,我不过是替他在三叔面前提一提,早在几个月之前,他就跟我说过的,只是……那时候你还没去学院读书,不太好说亲。”

    “是不是这个原因你心里很清楚。”叶蓁淡淡地说着,“你别想操控我的人生,不是你想要把我嫁给谁就嫁给谁的,你天天看着我,是不是觉得很难受?”

    “夭夭,你究竟在说什么?”陆翎之温和含笑的神情渐渐冷峻起来,他伸手扶住叶蓁的肩膀,“我怎么会这样对你,你不要胡思乱想。”

    叶蓁嫌弃地推开他的手,“别碰我。”

    陆翎之有些尴尬,不知道怎样才能让眼前的小姑娘相信他,他想要将她许配给唐祯,其实是一心为了他好。

    “大哥!”书房外传来陆翔之的声音,叶蓁收起冷漠的神情,回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陆翔之走进门来,他也看到她了,“咦,夭夭,你怎么也在这里?”

    “哥哥。”叶蓁露出清甜的笑容,她已经好些天没遇到陆翔之,倒是有些想念他。

    陆翔之熟练地揉了揉叶蓁的头,看向陆翎之,“大哥,老师答应明日见你,明日我们一起去许家吧。”

    叶蓁看了陆翎之一眼,心里想着他这时候找许老有什么事?

    “好,四弟,麻烦你了。”陆翎之含笑地点头。

    陆翔之摆了摆手,“这只是举手之劳,大哥,我一会儿再来找你聊天,我先和夭夭说点事。”

    “去吧!”陆翎之笑着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