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花是有毒的

第三百八十一章 花是有毒的



    叶蓁总算见到叶瑶瑶了,这个被陆翎之不知道藏了几年的棋子。

    果然长得闭月羞花,犹如出水芙蓉,是个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啊,难怪墨容湛心里会动摇,以为她真的是小时候的救命恩人,这么漂亮的姑娘,就算不是救命恩人,放在宫里宠着也是赏心悦目的一件事。

    墨容湛看到这样的美人真的一点都不动心?真的不想将叶瑶瑶召进宫里吗?叶蓁有些怀疑。

    “……这些野花果然是长得喜人。”太后看着叶瑶瑶篮子里那些野花,甚是喜欢地点了点头。

    叶蓁闻言看了一眼,听到叶瑶瑶柔声地说道,“太后娘娘,那民女把这些花插到瓶子里去。”

    “母后,我给您带了两盆菊王,这野花虽然喜人,不过,这时候正是赏菊的时候呢。”叶蓁没有拦住叶瑶瑶,而是低声地跟太后说道。

    “哀家都忘记了,如今正是菊花盛开的时候呢,那让人将你带来的菊王拿来给哀家欣赏吧。”太后立刻说道,对叶瑶瑶手中的野花失去了兴趣。

    叶瑶瑶有些愕然,她看了叶蓁一眼,难道公主殿下不喜欢她吗?为何……要当面这样说呢?

    程嫲嫲让人将叶蓁带来的菊王拿来,立刻便将叶瑶瑶的野花给比了下去。

    “今年百花园还有赏花节吗?”太后笑着问道,“哀家不在京都,却不知今年的赏花节是谁举办的了。”

    叶蓁笑道,“好像是陈家。”

    “倒也适合。”太后轻轻点头,忽然想起她的小儿子似乎也来了承德山庄,“阿沂呢,不是要来给哀家请安吗?人跑到哪里去了?”

    程嫲嫲笑着说道,“小王爷方才来过,听说您在午歇,便说要去山里打猎。”

    太后闻言微微蹙眉,“真是个不安生的,是想着要哀家把他送回宫里了。”

    叶蓁知道太后是想起上一次打猎时出事的过往了,“母后,我去找阿沂吧。”

    “多带几个人去。”太后抓住她的手说道。

    “是,母后。”叶蓁眨了眨眼,“那您就等着我们回来吃野味烤肉。”

    太后失笑,“去吧。”

    叶瑶瑶一直在旁边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去插话,太后和陆夭夭看起来似乎真的就像一对亲母女,她觉得羡慕,又觉得还有一股陌生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

    她听说陆夭夭的出身也不高,陆家以前还是商贾呢,她……她还是被陆家的人囚禁那么多年,为什么陆夭夭在太后面前能够这样毫无顾忌,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公主了,而她虽然得到太后的喜爱,可在太后面前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有一点点的出错,以前她不觉得自己跟陆夭夭有何不同,今日才深知她们之间的差距。

    “叶姑娘,要不要一起去呢?”叶蓁走了几步,笑盈盈地看向叶瑶瑶。

    叶瑶瑶心中一动,她很想知道陆夭夭究竟还有什么本事,能够让太后和皇上这样喜爱她,“好啊。”

    “夭夭,瑶儿不会骑马。”太后无奈地说道。

    “太后娘娘,民女慢慢走就行了,最近……最近我也在学骑马了。”叶瑶瑶羞赧地道。

    太后似是有些意想不到,她笑了一下,“那就去吧。”

    叶蓁和叶瑶瑶一起走了出去,玉瓶和春梅都在等着她们各自的主子,一看到她们,两人都迎了上来。

    “姑娘,您怎么把这些花儿带出来了,太后娘娘不喜欢吗?您好不容易才摘到的。”春梅看到叶瑶瑶手中的篮子,惊讶地开口问道。

    “哦,今日……今日太后喜欢别的花。”叶瑶瑶窘迫地回道。

    春梅想起刚刚程嫲嫲让人送进去的两盆菊花,她小心翼翼地看了叶蓁一眼,小声说道,“姑娘,那奴婢替您将这些话放到屋里去。”

    叶蓁本来不打算多说的,听到那小宫女的话,觉得不说又有些不太好,“叶姑娘,这些野花叫夹竹桃,是有毒的,最好是远观就好了,摆在屋里或是把玩还是有些不适合的。”

    “有毒?”叶瑶瑶瞠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篮子里颜色鲜艳的野花,“怎么……怎么可能?”

    “是有可能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随便采。”叶蓁淡淡一笑,看到那个小宫女将手中的篮子扔了出去,“不用这么害怕,只要不是误食就不会中毒。”

    叶瑶瑶羞红了脸,原来方才陆夭夭是为了帮她,免得她犯下大错,并非故意要针对她的,“公主,方才多谢您,不然……不然只怕我会铸下大错。”

    “这个没什么,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将这些花送给我吗?”叶蓁笑着问道,“虽然这些是有毒的,不过,炮制之后能当药用呢。”

    “可以的!”叶瑶瑶立刻点头,将被扔到地上的篮子捡了起来,亲自递给叶蓁。

    玉瓶将篮子接了过来,“多谢叶姑娘。”

    叶蓁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叶瑶瑶,如果这个姑娘不是无辜的,那她的心机比想象的还要深沉……

    “瑶儿。”叶蓁开口叫她,“我能这样叫你吗?”

    “可以。”叶瑶瑶红着脸点头。

    叶蓁含笑看着她,“你真的要和我一道进树林去找小王爷吗?你若是不想去的话,不用勉强。”

    “没关系,我……我也想去学学怎么打猎的。”叶瑶瑶小声说道,她听说皇上平日最是喜欢打猎的,她也想学。

    “那好吧,我们先去挑马。”叶蓁说道,和叶瑶瑶并肩地走着,状似无意地问,“听说你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叶瑶瑶轻轻地点头,“是啊,除了这几年的事情,我记不得小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了。”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叫叶瑶瑶呢?”居然这么巧,叫了一个这样容易让人混淆的名字。

    “我……就只记得自己叫这个名字。”叶瑶瑶伤感地说道,“我清醒的时候,就什么都忘记了,一直都被关在屋子里,除了给我饭吃的嫲嫲,谁都没见过。”

    叶蓁眸色微微一沉,她看不出叶瑶瑶说的是真是假,“你知道是谁把你关在屋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