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皇上来了

第三百八十五章 皇上来了



    叶瑶瑶将心事都说了出来,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夭夭,那我不打搅你了,我先回去了。”

    “好。”叶蓁也不知道能够再劝她什么,只希望将来叶瑶瑶不要被陆翎之利用,不然她可能会受伤更严重的。

    因为多了这件事,叶蓁没有继续泡温泉的兴致,收拾了一下便转身进了屋里,想叫玉瓶过来服侍她就寝,“玉瓶……”

    “总算是说完了。”她还没把玉瓶叫进来,嘴唇已经被轻轻地覆住了,一双结实的铁壁将她圈紧在怀里,“朕在这里等了多久。”

    墨容湛?叶蓁一阵错愕,正要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舌头钻进她嘴里,温柔而激烈地吮吻起来。

    她的袍子里面什么都没穿!墨容湛在抱住她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他的手掌滑进了她的袍子里面,滑腻如脂的肌肤触手似暖玉,他的呼吸变得粗重,抱着她压在了门板上,湿热的吻紧接着落在她的脖子上。

    叶蓁被他吻得酥麻刺疼,她用力地推开他,怒瞪着他带着的俊脸,“你怎么会在这里?”

    墨容湛叼着她的粉唇细吻着,“来看看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怕你吃醋不高兴,朕日夜都记挂着你,你倒是从来都不将朕放在心上。”

    “你别动手动脚的!”叶蓁用力将他在她胸前揉捏的手给拿了出来,将身上的袍子系得更紧了,警惕地瞪着他,“真是难为你了,皇上,都已经册立皇后了,还能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当个无赖。”

    “朕册立皇后,你不伤心吗?”墨容湛压下身体里的邪火,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在旁边的软榻坐下。

    叶蓁脸色清寒冷漠,“我为何要伤心?你在这里听见我和叶瑶瑶说的话了?”

    听到她说不伤心,墨容湛心头还是刺疼了一下,他苦笑地说,“你对朕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便是朕要给你指婚,朕要册立皇后,你都不愿意问一声朕想要做什么?”

    “你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叶蓁被他灼亮的眼睛看得心头发虚,低下头不去跟他对视。

    墨容湛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你心里真的这么想的?”

    叶蓁咬了咬唇,她不能说她已经决定要离开锦国,既然有她爹爹的消息了,她肯定是要去找他们的,可是,若是被墨容湛知道了,他肯定会不择手段将她留下来的,所以,她不能说……更不能惹怒了他。

    “你为何要下那样的圣旨?”叶蓁小声问道,不可否认,今天早上听到陆翎之说的话,她心里还是难受了很久。

    墨容湛捏了捏她的鼻尖,“自然是为了你。”

    “为了我……还要让人传出克妻的名声?”叶蓁没好气地问道,“你不是不喜欢叶蓁吗?那你还利用她的死达到你的目的,你还说对她一点都不亏欠。”

    每次提到叶蓁,墨容湛都会感觉到夭夭对他的怨恨,他无奈地搂住她,“朕并非刻意利用她的,她都已经死了,说不定还真的是被朕克死的,她要是不嫁给朕,如今还活得好好的。”

    叶蓁心中大恨,用力地捶着他的肩膀,“墨容湛,你就是个无赖!”

    墨容湛抓住她两只手,在她气呼呼的脸颊亲了几下,“朕马上就要走了,你别跟朕闹别扭。”

    “你滚!”叶蓁叫道。

    “朕怕你听到立后的消息不开心,特意过来给你解释的,你就这么不领情?”墨容湛贴在她耳边哑声地说着,“朕都几天几夜没睡个好觉,今天好不容易才把朝堂积压的事情都办完了,连休息都没有就赶来见你了,你居然叫朕滚……你到底有没有心的?”

    叶蓁察觉到他的手又不规矩了,心中本来衍生出来的那点心软立刻又没了,“没有心,我就是没有心的,你满意吗?”

    墨容湛在她耳垂咬了一下,“就算没有心,朕也要你。”

    “你……你方才听到叶瑶瑶说的话没?”叶蓁被他吻得身子发软,挣扎着想要躲开他,不让他在吻她的耳垂。

    “听到了又如何?”墨容湛淡淡地说道,对叶瑶瑶说过什么并不在意,他时间宝贵,自然是要争取多一些时间跟怀里的小人儿温存,哪里顾得上旁人。

    叶蓁抓住瘫软在他怀里,努力抓着一丝理智,“她对你情根深种,以为你以后会让她进宫当妃嫔,你……你是不是真的这样想的?”

    墨容湛啃吻着她胸前的嫩肉,听到她的话,粗声说道,“天下想要入宫为妃的女子多了去,难道朕都要将那些女子都召进宫里吗?那岂不是要被你的醋坛子给浸死了。”

    “混蛋,你说什么!”叶蓁没好气地叫道,“那叶瑶瑶怎么办?你查出她究竟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了吗?”

    “不管她是不是,朕如今都只能当她是……”墨容湛眸色微冷,不然怎么让利用叶瑶瑶的人露出尾巴呢?

    叶蓁听到墨容湛这么说,便知他是不打算再去找真正救他的人了,“如果不是她,那真正救过你的人……你不打算找了?”

    墨容湛抬眸看着她,在她已经红肿的唇瓣上吻了一下,“朕会让人继续找她,但不会……再念念不忘了。”

    “你还是不肯相信,救你的人……或许是叶蓁。”叶蓁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不再找了,那就是说,他已经对当年那个小女孩……不想在记住了。

    “朕说过,不会是她。”墨容湛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再因为这件事和她闹得不高兴。

    这个话题不需要再吵了,叶蓁笑了笑,主动抱住墨容湛的脖子,“陆翎之知道我不是他的堂妹了,那天还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要是……以后我真正的身世暴露了,你会不会让我变成罪人?”

    陆翎之怎么知道的?墨容湛峻眉一蹙,抱紧怀里的人儿,“不会,朕会保护你的。”

    “我不喜欢大堂哥……”叶蓁像是在撒娇一样地抱怨着,“更不喜欢他碰到我。”

    她没有时间再去等叶瑶瑶恢复记忆,也没有时间去找陆双儿了,她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让墨容湛替她去对付陆翎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