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你只是替身

第三百九十五章 你只是替身



    陆翎之扶着刘氏坐了下来,低眸淡淡地看着这个他应该叫母亲的女人,其实他的母亲早在父亲逝世的时候,已经开始变得不正常了,她应该是很恨父亲的,但也是极爱的,不然当年不会为了父亲去做出陷害三叔的事情。

    这个女人可怜可悲又可恨。

    但她是他的母亲。

    “母亲,我犯的是欺君之罪,不是谁陷害了我。”陆翎之淡淡地解释着,“不关三叔的事情,是因为我救双儿的事情被皇上知道了。”

    刘氏脸色顿时一变,“被皇上知道了?怎么会……怎么会……是谁去高密了?这件事除了我,再没有别人知道了。”

    陆翎之淡淡地笑了笑,当初如果不是刘氏要生要死地求他一定要救双儿,他也不会那么仓促地安排一场大火,今日这一切,其实都是他咎由自取,“皇上不是随意能糊弄的,母亲,你别再闹下去了,不要最后惹得皇上不高兴,不但让人去将双儿抓回来,还把我们都抄斩了。”

    “我不闹!我不会再闹了。”刘氏立刻说道,她要是知道这件事跟双儿有关,她刚刚肯定就不会大吵大闹了。

    “你就安心养病,明日应该要搬出去了。”陆翎之低声说。

    刘氏惊声问道,“我们要搬去哪里?皇上不是把这个宅子送给我们了吗?难道送出去还能再收回去?”

    “这是侯府,我们已经不再是侯门了。”陆翎之说道。

    “我们以后怎么办?”刘氏哭了起来,她早已经习惯当侯爷的母亲,那日子过得一个叫高高在上,难道她又要成为一个商贾妇人,往后只能看别人的眼色过日子吗?

    陆翎之想了一下,“我明日之后就回去边城守卫疆域,家里的事情还是会交给三叔,你别再骂人了。”

    “要不是三房的人,我们何至于……”刘氏又想将一切的过错都推给三房,在看到儿子冷冽的眼神时,才将话给收住了。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陆翎之说道,跟这个母亲说话,他从来不愿意说太多的,只有让她知道害怕,才能够让她收敛一些。

    陆翎之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丫环们似乎忘记了去点灯,整个大宅都笼罩在黑暗中,只有各个屋里的灯光微弱地透了出来,到处一片颓败。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才这样的。

    他还要去找老夫人,可是,他该怎么解释,废爵是因为双儿没有死的消息被皇上知道了?

    陆翎之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前方在夜色中纤细的身影,他温柔了神色,“夭夭,在这里等我吗?”

    叶蓁冷冷地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接近,她往后退了一步,“你什么时候去告诉老夫人关于我的身世都可以,但不能是现在,如果你不希望老夫人病倒的话。”

    “如今便是我说了,你也不会嫁给我。”陆翎之淡淡一笑,其实他更怕说出来之后,夭夭会离开陆家,“祖母还好吗?”

    “不太好。”叶蓁鄙夷地看着他,“你明知道家里的人因为你废爵会大乱,你还躲在外面不敢回来,懦夫!”

    陆翎之苦笑一声,没有解释他这一天都去做了什么,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神似叶蓁的俏脸,“夭夭,你和叶蓁到底是什么关系?”

    怎么忽然提到叶蓁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今日……皇上告诉我,救他的人,名字叫夭夭。”陆翎之看着她说道,“我很想知道,你和叶蓁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呢?”叶蓁冷笑一声,“我若是知道自己的身世,早就去相认了。”

    陆翎之想起夭夭是从小就被三叔养着的,她肯定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或许三叔知道,陆翎之轻轻点头,“夭夭,这些天你多陪陪祖母,我去找三叔商量明日搬家的事情。”

    叶蓁来找陆翎之也只是希望他别在这时候说她的身世刺激老夫人,可是,看到他让所有人担心了他一整天,如今仍然神色坦然一点愧疚都没有,她气不打一处来,其实她更生气的是,他已经被废爵了,又被夺了大将军的称号,他已经是一无所有,为什么看起来一点都不痛苦?

    她要看到的是他的痛苦,不是他的淡然,不是一副好像很快就能够东山再起的样子,她一点都不希望他有这样的机会。

    “所谓的欺君之罪……是什么?”叶蓁看着他问道。

    陆翎之微微一笑,“夭夭,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只是在想,将来皇上还会不会再相信你。”叶蓁淡淡地说,无视他眼中的温柔,

    夜色中,她终于看到陆翎之嘴角的笑容僵住了,原来他的淡然和自信都是装出来的,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想要再次得到墨容湛的信任是不可能的了。

    “皇上心里惦记的人永远都是曾经救过他的人,夭夭,你只是……替身。”陆翎之看着她的背影,他之前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对夭夭这么执着,直到他说出曾经救他的人原来也是叫夭夭。

    夭夭,都是夭夭,所以皇上把她当成她了。

    叶蓁笑了一下,“那又如何呢?我不介意。”

    陆翎之脸色微微一变,“你宁愿当皇上的替身,也不愿意……嫁给我吗?”

    “说得好像你不是把我当替身似的。”叶蓁不想再说她跟墨容湛的事情,如今陆翎之已经被废爵了,她的仇恨已经报了大半,她觉得她能够离开了。

    她不需要陆翎之去死,死才是最好的解脱,让陆翎之永远求而不得,才是最好的惩罚。

    陆翎之上前想要伸手去抓住叶蓁的手,被叶蓁避开了,她转头淡淡地看着他,“陆翎之,你在做了那么多亏心事之后,怎么还能心安理得想要得到幸福?不管是叶蓁,还是我,即使是死,都不会嫁给你的。”

    “我所做的事情,都是不得已的。”陆翎之解释道。

    “那你就为你的不得已付出代价吧。”叶蓁冷笑了一声,加快步伐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