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知她的身世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知她的身世



    陆世鸣回忆这十六年前去往边城的路上,那时候裴氏的身子还有些虚弱,他们停停歇歇,走得并不快,有一次正好路过一间香火很旺的观音庙,他们夫妇想要去求个平安,便带着儿子一道去祈福,要回来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他们只好在观音庙的后院暂时避雨,那场雨下得极大,一直到半夜都没有停。

    夭夭是裴氏抱回来的,听裴氏说,她本来是想要去茅房,神差鬼使却不知怎么去了前殿上香,然后在菩萨的神座下发现了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女娃,她问了半天,都没有人知道这是谁的孩子,裴氏不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以后变成尼姑,便跟观音庙的住持商议,将小女娃收养了。

    “……孩子的襁褓之中有她的八字,那孩子一看到我就笑了,我当时就想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所以便给她起了名字叫夭夭。”陆世鸣说道,“即使到了今天,我们都不知道夭夭的亲生父母是谁,但不管她的父母是谁,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影响,她就是我们的女儿。”

    陆翎之听完之后,心中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庆幸,他最怕是……夭夭跟叶蓁有什么样的关系,这样一来,夭夭只怕这一生都会怨恨他的。

    “这么说来,三叔也不知道夭夭的身世。”陆翎之轻声说道,他去了边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查出夭夭的身世,如果她真的跟叶家有什么关系,那他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毁尸灭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世。

    “不知道,但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陆世鸣说道,“我也不希望你去找夭夭的身世。”

    一旦找到夭夭的亲生父母,那对于他们来说,岂不是要失去这个女儿了?那是他捧在手心长得的宝贝女儿,怎么舍得就这样讲她送给别人。

    陆翎之明白陆世鸣的意思,大概现在他说出喜欢夭夭的话,还会被三叔揍一顿,骂他不顾伦常吧,若是以前,陆翎之觉得打一顿就打一顿吧,如今他却不能够了,“三叔,我明白了。”

    “走吧,去看看老夫人醒了没有,今日她若是见不到你,只怕夜里也睡不安生。”陆世鸣淡声说道,如今知道了侄子被废爵的原因,他也就不再悬着一颗心了,至少皇上没有抄家也没有赐死罪,这样就足够了。

    ……

    ……

    第二天,陆翎之被废爵的消息就在京都传开了,有人还不相信,派了下人偷偷过来打探消息,果然看到陆家在搬家,这才相信了这件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陆家三姑娘天生贵命,可以抵挡一切邪祟吗?怎么才说她有一国之母的命格,这边陆翎之就被废爵了,到底陆三姑娘是不是真的如护国寺的方丈所说,是个贵人之命呢?

    “祖母,我们走吧。”叶蓁扶着陆老夫人的手,一起走出了陆家大宅。

    陆老夫人回头看着门楣上的匾额,脸上露出了不舍,“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来。”

    叶蓁闻言沉默了下来,她今天已经从裴氏那里听说了,陆翎之今天就要去边城,没有墨容湛的旨意,他是不能回来的。

    这个消息对她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

    陆家如今的下场也是比较符合她的原意,该惩罚的人都惩罚了,像陆老夫人和陆世鸣夫妇他们,虽然不能再住在侯府之中,但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这样就够了。

    “祖母,我们会回来的。”陆翎之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陆老夫人轻轻地点头,转头问陆世鸣,“你写信去跟你二哥说了吗?”

    “今天早上已经让人送信去津口城了。”陆世鸣说。

    “今年难道是我们陆家的多事之秋吗?津口城的生意怎么样了?”陆老夫人问道,不久前听说陆家在津口城的生意受到重创,已经是大不如从前了。

    陆世鸣安慰着老夫人,“生意难免起起伏伏,有二哥在不会有事的。”

    实际上,陆家在津口城的生意还没有任何起色,二哥到底没有大哥的心胸和眼力,太过于刚愎自用,不然也不会出了那么大的差错。

    叶蓁垂眸站在一旁,她在一年前就给满勤他们下了命令,一定要毁了陆家的生意,因为这是陆家的后路,如今一年过去了,陆世勋在决策上一直出错,已经不可能再挽回了。

    陆翎之去了边城,没有陆家的生意给他源源不断的银子支撑,他不可能那么快站稳脚步的。

    她也没打算就这样放过陆翎之。

    “祖母,我们走吧。”陆翎之低声说,扶着陆老夫人的手上了马车。

    陆家原来住的地方比较偏远,不像侯府是在达官贵人密集的地方,不过,宅子不算小,是个五进的大院子,昨日陆世鸣已经让人先回来打扫,看起来不算太萧索。

    不过到底是因为久没有住人,屋里还带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大家先回屋里歇息吧,仓促地搬回来,总是缺这个短那个的,日后再慢慢地补齐就是了。”裴氏对大家说道。

    被陆翎之说过之后的刘氏一直都很安静,即使她看向三房的目光仍然充满了怨毒,但一想到陆家会这样是因为她的女儿,她就不敢再发疯。

    叶蓁正要陪陆老夫人回屋里,外面便有宫中来的公公求见,原来是太后要见公主,特意让人来接公主进宫的。

    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刘氏听到叶蓁仍然被称为公主,酸溜溜地忍不住说道,“看来陆家的好运都去了一个人身上,别人都出事了,就她一个人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陆老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那你觉得是要陆家所有人都倒霉,你才觉得高兴吗?”

    “就算要倒霉也不是延至倒霉。”刘氏不甘心地问道。

    “大嫂若是不喜欢和我们住在一起,那就在你的院子另外开个门,以后咱们两房就少些来往吧。”裴氏寒声说道,她已经不想继续在刘氏面前装什么客气了。

    刘氏气得死瞪着裴氏,她本还指望陆老夫人帮她,结果却听到老夫人淡淡地说,“就这么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