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你是我的人

第四百三十一章 你是我的人



    墨容湛的人很快就打听出陆夭夭的下落,他亲自去找人,却只看到将夭夭带走的丫环,根本没有夭夭的影子。

    “夭夭呢?”墨容湛面色冷峻,全身都充满了肃杀之气,他目光凌厉地看着红菱。

    红菱是第一次看到墨容湛,她在心里哀伤地想着,原来就是这个人,让她们姑娘到死都在惦记着他,就是这个人,让她们姑娘重生之后都摆脱不了。

    “她被陆翎之抓走了,我们正要去救她。”红菱别过头,不想去看墨容湛,就算他是皇帝又如何,在她心里,只是个害死她姑娘的凶手。

    “陆翎之?”唐祯惊讶地叫出声,他不是在边城吗?“你没有看错,抓走夭夭的人真的是陆翎之。”

    红菱冷笑,“陆翎之害死了我们家姑娘,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我怎么会看错人!”

    “他在哪里?”墨容湛没有怀疑,他知道陆翎之不会那么容易死心,他最担心的是夭夭会出事,陆翎之要是敢做出任何伤害夭夭的时候,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姑娘被抓走的时候,我们有人偷偷跟踪了过去,但是怕被发现,所以没有跟踪太近,只能知道是在哪个方向。”红菱说道。

    墨容湛感到莫名的心慌,“还不带路!”

    虽然恨墨容湛辜负了她们姑娘,可是如今有他的到来,红菱还是心存感激的,说不定真的能很快从陆翎之手里救出姑娘。

    红菱让跟踪陆翎之的人在前面带路,趁着还没天黑急忙去找了。

    唐祯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不明白陆翎之要抓夭夭做什么,是来带她回京都的吗?可是……他不是应该在边城吗?

    “就在这条小巷里面,这里有几处宅子。”走在前面的跑商低声说道。

    墨容湛立刻示意所有暗卫都去找人。

    “陆翎之禽~兽不如,他说要带姑娘远走高飞,如果不快点找到他,只怕他不知如何对待姑娘。”红菱看着墨容湛冷声说道。

    唐祯呵斥道,“你胡说什么!陆翎之是夭夭的大哥,他怎么会带着她……”

    红菱冷笑,“因为陆翎之是个畜生!”

    墨容湛面色冷凝,目光沉冷地看着周围的宅子,他走进小巷,看到前面有一棵大树,他纵身一跃,站在大树上面看着底下的一切。

    ……

    ……

    叶蓁喘着气,她虽然全身燥热,但至少双手双脚没有刚刚那么绵软无力,在陆翎之压过来的时候,她手里的朱钗用力地插进他的肩膀里。

    “陆翎之,你这个畜生!让你碰了,我还不如再去死一次。”叶蓁大声地叫着,恨不得再喝多一些灵泉,将身体里的燥热彻底排出体外。

    “夭夭,如果我不帮你,你会被折磨死的。”陆翎之无视肩膀上的疼痛,他全身紧绷,眼底涌起浓浓的渴望,他想要得到她,只要她变成他的,就再没有人能抢走了。

    叶蓁手脚并用地踢打着他,“我用不着你帮我,我是大夫,我自然能解药。”

    “夭夭,别乱动,我不想伤了你。”陆翎之嘶声说道,伸手将她的夹袄给撕开了。

    “滚开!”叶蓁尖叫,一手摸上自己的头顶,想要再找一根朱钗来护身。

    陆翎之抓住她的双手,点住了她的穴道,他细吻着她的脖子,身体某处的滚烫紧紧贴着她的大腿,“夭夭,让我帮你,不然你会死的。”

    “我宁愿死!”叶蓁咬牙切齿地地叫道,眼眶因为怒意发红,她从来没有这一刻那么想要将陆翎之挫骨扬灰。

    “如果在这里的人墨容湛,你还会宁死都不让他碰吗?”陆翎之抬头紧紧地盯着她,“他夜里潜进你屋里的时候,难道什么都没有做过吗?”

    叶蓁看着陆翎之一笑,“如果是他,我心甘情愿!”

    陆翎之脑海里有一根紧绷的弦一下子就断了,从以前就压制在心底的嫉妒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他嫉妒墨容湛能够得到叶蓁的痴情,嫉妒夭夭对墨容湛动心,凭什么……他喜欢的女人都会爱上墨容湛?

    “那你要失望了,他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从你离开京都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会再来找你了。”陆翎之沉声说道,伸手要解开她的裙带。

    叶蓁知道墨容湛不会来找她了,他肯定不知道多愤怒,心里应该是恨死她了吧。

    陆翎之解开了她的裙带,心想她终于是他的人了。

    叶蓁后悔当初因为顾及陆老夫人,没有对陆翎之赶尽杀绝,因为她的心软,她才会有今日的下场。

    砰——

    在她万分绝望的时候,紧闭的房门被重重地踹开,那个她以为不可能会出现的男人杀气凛凛地站在门外,那抹高大威武的身影让叶蓁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墨容湛……”她哑声地叫道,“救我。”

    陆翎之看到墨容湛出现在外面,脸色已经骤然一变。

    “放开她!”墨容湛脸色铁青地走了进来,在陆翎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他一掌给打出去了。

    “噗……”陆翎之来不及防备,胸口被墨容湛打了一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墨容湛将身上的大氅解了下来,包住叶蓁的身体,他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沉沉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了陆翎之,“陆翎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要对朕的皇后做什么?”

    陆翎之站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迹,“皇上,她还不是你的皇后,她也不愿意当你的皇后。”

    墨容湛眸色一冷,眼底闪过一抹血色般的杀气,“她愿不愿意,不是你说了算,你抗旨不去边城,是想要整个陆家为你受罪吗?”

    “夭夭也是陆家的,皇上,难道你也要她跟着受罪吗?”陆翎之淡淡问道。

    唐祯已经追了上来,看到房间里的陆翎之,他已经愣住了,“延至,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陆翎之没有理会他,只是冷笑看着墨容湛,“想不到皇上对夭夭如此情深意重,可惜,你们之间还隔着叶家的深仇大恨。”

    “把他带下去。”墨容湛冷声地吩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