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害死她的人是你

第四百三十四章 害死她的人是你



    墨容湛从来没有去想过当年叶蓁嫁给他过的是什么日子,在他看来,不管过得好与坏,都是她自找的,而且,他都已经如她所愿让她成为秦王妃,这就是他能给的全部了。

    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起过往的时候,他会这么痛恨自己,会这么痛彻心扉。

    他到底对她做过了什么?在秦王府的两年,她到底忍受了怎样的孤寂和害怕,可他在最后还是连见都不肯见她,即使是她死了,都没有给她一个体面。

    墨容湛不敢再想过去了,一想起来,整颗心都被撕扯着,痛得他眼泪都忍不住涌了出来。

    他如今……连开口说对不起都不配了,看着她,他甚至不知道此后余生,他还能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补偿她。

    “夭夭……”他哽咽地叫着她的名字,这就是他想要知道的真相,这就是她不告而别的原因,这就是她为什么对他的宠爱无动于衷的原因,换了是他,只怕他会做得更加绝情。

    墨容湛在她的手背轻轻亲了一下,他知道她为什么明明怨恨着他还要留在京都,她是想要报仇,想要找陆翎之报仇吧!想到陆翎之曾经对她所做过的一切,他心口燃起一团怒火。

    他开门走了出去,看到叶蓁的丫环已经守在门外了,他淡淡地说,“进去好好守着你们姑娘。”

    红菱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刚刚对姑娘都做了什么。

    墨容湛看了看红菱,沉声地问道,“你以前是叶蓁身边的人,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红菱心中更加害怕,担心墨容湛会因为她曾经伺候过姑娘,不让她继续留在如今的姑娘身边。

    “进去吧。”墨容湛看出她对自己的警惕和防备,淡淡地挥了挥手,心想至少还有一个是活下来了,对于叶蓁来说,这算是个欣慰吧。

    红菱立刻进了屋里,直接就将房门给关上了。

    门外的福公公瞠圆了眼睛,这个丫环也太放肆了吧!

    “好好守着,她醒来了……去告知朕。”墨容湛低声吩咐着福公公。

    福公公心中大感诧异,皇上这是怎么了?好像看起来很不对劲啊,之前来哈木城之前好像还带着怒气的,这会儿怒气是没有了,反而变得……小心翼翼了?

    哎哟,陆三姑娘果然是不简单啊,一下子就把皇上给收服了。

    墨容湛没有理会福公公的臆想,他要去见陆翎之。

    唐祯将陆翎之关在驿站的柴房里,他坐在门边,一脸怒意地瞪着看起来没有丝毫害怕的好友。

    “延至,你到底是怎么了?不去边城跑到这里来了,还抓了夭夭,你这是想跟皇上作对吗?”唐祯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回京都了。”

    陆翎之淡淡地说,“就算我不来哈木城,皇上也不会让我回京都的。”

    “怎么可能,皇上只是一时生气,等以后自然会想起你的。”唐祯说道,随即又想起陆翎之对夭夭的异样,“延至,你跟我说句心里话,你到底想要把夭夭带去哪里?你明知道她已经被封为皇后了。”

    “她不会想嫁给皇上的,我带她离开,是为了她好。”陆翎之说道,“她嫁给我,比嫁给皇上更适合。”

    唐祯被惊得立刻站了起来,“你封了吗?夭夭是你的堂妹,你娶她算什么意思?”

    “她不是我的堂妹,她是叶蓁的妹妹。”陆翎之含笑说道,“阿祯,我不是你,不会轻易放弃心爱的人。”

    “你疯了……”唐祯仍然不敢置信,“就算她不是你的亲堂妹,可她还是姓陆,延至,她现在还是已经被下旨册封为皇后的人,你……你这是不要命了!”

    陆翎之冷笑看着唐祯,“你甘心吗?就这样将心爱的女人让给别人,你还能心甘情愿地为皇上效劳吗?”

    唐祯看进陆翎之不甘的眼睛里面,“这不是我让不让的问题,夭夭喜欢的人……本来就不是我,延至,你看不出来吗?夭夭是喜欢皇上的。”

    “我看不出来,夭夭不可能会喜欢皇上,皇上是她们叶家的仇人。”陆翎之沉声叫道,“你会爱上自己的仇人吗?”

    唐祯沉默了一下,想起有一次他提起叶蓁的时候,夭夭激动争辩的情绪,“不管如何,你都不该这样对夭夭。”

    “不是我对她下药的,我只是想帮她。”陆翎之为自己解释,他不是那么卑鄙无耻。

    “夭夭会恨你的。”唐祯低声说,“皇上也不会放过你。”

    陆翎之双手掩住脸庞,“我早就该死了……”

    在他毒杀叶蓁的时候,他就该跟着一起去死了。

    “你的确早就该死了!”墨容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柴房门外,目光冷冽肃杀地看着陆翎之。

    唐祯心中一惊,“皇上,延至他……”

    墨容湛没有理会唐祯,他大步地走了进来,在陆翎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重重地踩在他的胸前,“陆翎之,你竟敢隐瞒朕!你竟敢欺骗朕那么多事情,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你明知道叶蓁就是朕想要找的救命恩人,她什么都告诉你了,你都做了什么?”

    陆翎之眼底闪过一抹惊色,皇上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了?

    “是皇上允许臣这么做的。”陆翎之轻声淡淡地说道。

    “你说什么?”墨容湛龇目欲裂,恨不得立刻就杀了陆翎之。

    陆翎之淡淡一笑,“皇上,臣不是不想跟您说,只是每次我提到叶蓁,你都喝止了臣,你根本不想听到关于她的任何事情。”

    “那玉佩的事情呢?”墨容湛想起自己以前的混蛋,心里大痛愧疚之余,还记得叶蓁让陆翎之将玉佩交给他的事情,“你竟敢将叶蓁给你的玉佩交给陆双儿,陆翎之,你该死!”

    唐祯本来是想要替陆翎之求情的,可听着皇上一声声的质问,他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陆翎之轻笑着,“皇上,您今日怎么对叶蓁这样关心看重了,一直将她置之不理,恨不得她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人不是你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