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出殡

第四百五十三章 出殡



    “翔之回来了?”陆世勋的脸颊还肿着,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听说是回来了,被老三叫去书房里了。”王氏说道,“老爷,如今族里其他人只顾着巴结三房,以前那些人见了我们哪个不是讨好我们的,如今却是翻脸不认人了。”

    陆世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他要是知道皇上亲自送陆夭夭回来就不会当真他的面骂她了,更不会把三房得罪得那么透彻,如今她还要怎么跟老三低头呢?“你一会儿去灵堂,想办法跟老三媳妇缓和一下关系。”

    王氏瞪圆眼睛看着他,“你让我去跟裴氏低头?”

    “你那天没看到吗?皇上亲自送陆夭夭回来的。”陆世勋说道,显然皇上对夭夭还是很重视的,说不定还会立她为皇后的。

    就算陆夭夭的身世不能成为皇后,说不定还能成为妃嫔。

    “老爷,您觉得陆夭夭真有这样的福气吗?”王氏冷笑着问道,“皇上就算一时迷惑没想明白,可是,她是叶家余孽事实啊。”

    陆世勋皱眉沉思起来。

    “老爷,您知道陆家还剩下多少私产吗?”王氏小声问道。

    陆世勋眸色一动,“你知道?”

    “这还需要想么,陆家这几十年来挣了多少银子您是最清楚的,老夫人这人最喜欢留后路,她难道不会存一笔银子作为急用吗?如今她将陆家交给裴氏,谁知道裴氏会不会暗中昧了这笔银子,家里上下可没人知道老夫人有多少私产的。”王氏说道,心里还是暗骂老夫人临死还要偏袒三房,把什么好处都给他们了。

    陆世勋眉心紧皱着,越想越觉得王氏说得有道理,他如今和三房只怕没有回转余地了,将来就算陆夭夭真有什么出息,大概也照拂不了他们二房,还不如趁现在先将实在的抓紧在手里。

    “我们若是提出分家,老三他能同意吗?”陆世勋问。

    “就算不同意也得让他们同意,不能让他们得了便宜。”王氏哼道。

    陆世勋点了点头,“你去找大嫂说一说。”

    王氏立刻笑了起来,“大嫂如今就一个儿子能依靠了,她不跟我们一伙可不行,大房跟三房本来就有旧怨。”

    “你去吧。”陆世勋说道,他如今的样子还不想出去见人。

    “老爷,我们真不去灵堂吗?”王氏低声问道。

    陆世勋没好气地说,“我这个样子如何出去见人?”

    “三房那个白眼狼,连自己的二伯父都打!”王氏咬牙切齿地骂道。

    ……

    ……

    如果陆家如今还是侯府,陆老夫人去世必定会有不少人来吊唁,可这几天来陆家送帛金的人并不多,许多人都想跟陆家保持距离,必定没多少人在短短两个月时间之内被废爵又被流放荒原的。

    陆家,是不可能再有机会恢复旧日风光了,特别是传出陆夭夭是叶家的余孽之后,更别想将来能够进宫了。

    陆老夫人的丧事办得比较冷清,只是,在出殡之前,宫里却传来旨意,追赠陆老夫人为三品诰命夫人。

    出殡的时候,许多之前没来送帛金的人家都出现了,也算是风光一场了。

    叶蓁心里还是很感激墨容湛的,至少在陆老夫人去世后愿意给她一个体面。

    不过,丧事之后,陆家许多问题也终于要去面对的,叶蓁没想到首先闹起来的会是刘氏,自从她回来就一直没见过刘氏,听说她得知陆翎之被流放荒原之后就没有再走出屋子,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精神气,谁跟她说话都听不进去,虽然没疯,也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交流。

    所以,她忽然闹起来还是挺让人意外的。

    “……你们别欺负我孤儿寡母,今日若是不能让我满意,那就请族里的叔伯父们出来做主了。”刘氏在大厅上大声地叫着,好像在陆家被亏待得很凄惨似的。

    陆世勋和王氏就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刘氏在大吵大闹。

    陆庭之实在看不下去,走过去拉住刘氏,“娘,我们回屋里去吧,别在这里吵了。”

    “儿子,我们就要被赶出陆家了,要是不争回我们的东西,以后我们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刘氏哭着说道,眼睛一直狠狠地瞪着裴氏。

    裴氏知道今天刘氏是冲着自己来了,她本来就不喜欢刘氏,这么多年来,她都没忘记过刘氏是怎么出卖陆世鸣的,“大嫂,不如你有话直说吧。”

    “我要知道陆家如今到底有多少私产,就算老夫人将陆家交给你,可不是将这些私产交给你。”刘氏看了大厅上所有人一眼,“我想,如今这个家也是不成家了,不如分家吧。”

    这才是刘氏忽然大吵大闹的原因吧,想来其中有不少是王氏挑拨的,裴氏淡淡地说,“老夫人才刚刚出殡,你就迫不及待想分家,大嫂,咱们家非要成为京都的笑话吗?”

    “我们陆家传出去的笑话还少吗?”王氏在旁边凉凉地说道,“先是贵妃被废,再是延至废爵,如今还被流放荒原,被册封为皇后的三姑娘留书出走才知道不是陆家的骨肉,三弟妹,你别怪我说话太直了,夭夭的身世大家都心里清楚,一年前在午门血淋淋的场面都还记得吧?这才过去多久时间,皇上能放过叶家吗?”

    站在陆翔之身后的叶蓁眸色清寒,她看了王氏一眼,心里默默希望这次能够分家成功,她不希望陆世鸣一家跟这些人再有什么瓜葛。

    裴氏听到王氏提起叶家,脸色更是难看,“二嫂,原来你都能代替皇上给别人定罪了?皇上都还没说什么,你怎么就知道夭夭会有什么事呢?”

    王氏才刚动了动嘴皮子,立刻就被陆世勋扯了一下,陆世勋没忘记在皇上面前说错话的下场,万一今日的话被传到宫里,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怎么办?

    “老夫人在的时候,我们不能分家,如今老夫人没了,陆家也落魄了,你们三房还要霸着陆家的私产吗?你们一个是翰林一个是探花郎,还要跟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争什么?”刘氏尖声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