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第五百七十一章



    “哟哟,这是哪里来的小俊哥儿,长得还真有本少爷几分俊色。”叶淳楠看到叶蓁女扮男装的样子,忍不住啧啧称奇,“你倒是比以前懂得掩饰了,怎么不装扮成本少爷的丫环啊?以前不是都这样吗?”

    叶蓁冷哼了一声,“本姑娘看起来就不像个丫环,倒是你,当本姑娘的小厮还差不多。”

    “你看我英俊不凡的样子哪点像小厮?你看着今晚有多少姑娘给我扔手帕。”叶淳楠笑眯眯地说道。

    “爹爹,您还是赶紧给我找个嫂子吧。”叶蓁笑着对叶亦清说道。

    叶亦清看了儿子一眼,“都快二十岁的人了,是该娶老婆了。”

    “爹,您别听夭夭的。”叶淳楠叫道。

    “你们到底出不出门的?”叶亦清好笑地问。

    叶蓁挽住叶亦清的胳膊,“爹爹,您不和我们一块儿去吗?一个人在家里多无趣啊。”

    “我还有事,就不去了。”叶亦清低声地说着,“你跟紧你大哥,别跟丢了。”

    “知道了,爹爹。”叶蓁应道。

    元宵之夜,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到处都是过节的气氛,花灯的式样繁复多变,走在灯市中,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哥哥,那边好热闹,是在作甚?”叶蓁被叶淳楠护在身边,虽然东庆国和锦国的风俗没有多大不同,不过这灯节还是有区别的,锦国的元宵节最喜欢设擂台让百姓们猜灯谜,有时候还会斗花灯,这边倒是没看到有人在斗花灯。

    “那边是朝廷办的灯会,应该是官员在派红包。”叶淳楠说道。

    叶蓁眼睛一亮,“朝廷还会办灯会啊?”

    “我带你过去看看。”叶淳楠笑着说,牵着叶蓁的手走过人群,来到人头熙攘的灯市,一边跟叶蓁说道,“这边的元宵节比京都好玩多了,他们的灯节是初八点灯,一直到十七才落灯,白昼为市,夜间燃灯,不但壮观还精巧,一会儿还有舞龙舞狮和踩高跷,你看着就知道了。”

    “哥哥,你看,灯树!”叶蓁惊叹地指着不远处一棵用灯做成的树,实在是叹为观止。

    叶淳楠笑道,“就一个灯树都成这样,一会儿还有你更惊讶的。”

    叶蓁撇了撇嘴,“不是以前没见过么?”

    “我们去拿个红包,图个吉利。”叶淳楠说。

    “好啊。”叶蓁笑着说。

    叶淳楠寸步不离叶蓁,带着她去拿了两个红包,让她装在荷包里,“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一会儿有舞龙舞狮。”

    “小叶将军!”叶蓁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有人在叫叶淳楠。

    来人是两个和叶淳楠年纪不相上下的锦衣男子,样子长得周正,他们打量了叶蓁一眼,笑着对叶淳楠说,“小叶将军,怎么回来了也没找我们大家喝一杯。”

    叶淳楠笑得温和客气,“方兄,周兄,你们也来赏灯啊?”

    “正好凑到一起喝一杯,没想遇到你,今晚你可不能再推了。”周立勤说道。

    “真不巧,今晚我还得陪着我小表弟,恐怕是无法赴宴了。”叶淳楠低头看了叶蓁一眼。

    “这有什么,把你小表弟也带着一起去,不过,你什么时候多了个表弟,以前还没听你说过呢。”周立勤说。

    方誉含笑看了叶淳楠一眼,对周立勤说,“我们下次再找小叶将军喝一杯也行。”

    周立勤不愿意了,“要是让柳贺斌知道我们遇到小叶将军,他肯定怨我们没将他请过去的。”

    柳贺斌?叶蓁秀眉微挑,不就是柳贵妃的弟弟吗?

    叶淳楠嘴角的笑意变得高深莫测起来,“那就一起去吧,不过我这个小表弟没见过世面,就不带她去了,葛宽,送表少爷去我之前定好的酒楼里。”

    “哥哥!”叶蓁还想要去看一看那个柳贺斌有什么了不起的,怎知哥哥竟然不带她一起去。

    “听话。”叶淳楠拍了拍叶蓁的头,示意一直跟在身后的葛宽和小厮打扮的红缨过来,让他们将叶蓁护送去酒楼。

    葛宽低着头说道,“表少爷,这边请。”

    叶蓁瞪了叶淳楠一眼,只好不情不愿地跟着葛宽往另一边走去。

    “表少爷,您别怪少爷,那位柳贺斌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少爷是怕您去了有危险。”葛宽当然知道这个表少爷就是叶家刚带回来的千金小姐,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那柳贺斌就这样厉害,连哥哥都怕他?”叶蓁挑眉问道。

    葛宽说,“倒不是多厉害,就是仗着他老子手中有兵力,向来不将其他人看在眼里,又嫉妒少爷上次在沧海城立了军功,处处寻着少爷的不是。”

    这么说来,柳家和叶家差不多是势如水火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叶蓁问着葛宽。

    “就在前面的酒楼,少爷定了临街的厢房,您一会儿可以看舞狮舞龙。”葛宽说道。

    叶蓁说道,“我还不想去酒楼,灯市的灯这么好看,我都还没看够。”

    “那行,我陪你看。”葛宽说。

    “你什么时候跟在我哥哥身边的?”她哥哥以前就是个闲人,跟在他身边的人多半跟他一样,这个葛宽倒是有些不同。

    葛宽笑道,“我是将军在战场上救来的,我的命是将军的。”

    叶蓁笑了笑,真诚地说,“有你们保护哥哥,我很感激你们。”

    她知道哥哥身边已经有一群忠心耿耿的下属。

    葛宽急忙说道,“姑娘,您千万别这么说。”

    叶蓁笑道,“逗你的。”

    “……”葛宽觉得这位姑娘跟他想象的大家闺秀真不同。

    “姑娘,有花灯船。”红缨低声地在叶蓁耳边说道。

    叶蓁抬头看了过去,果然看到前方有花灯船在游行,她拉着红缨的手挤进人群里。

    葛宽急忙跟了上去,只是不知为何总有人挡在他前面,不过是眨眼之间,他已经看不到叶蓁的人影了。

    “表少爷,等等我!”葛宽急得大叫。

    在前面的叶蓁听到葛宽的叫声,停下脚步回头想要找他,忽然腰间被紧紧地搂住了,一下子就被拉进人群里,她被迫松开了红缨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