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叶蓁软软地靠在墨容湛的怀里,和他耳鬓厮磨,他像是怎么也吻不够她一样,才喘着气离开她的粉唇,又咬着她的耳垂吮吻着,他们都不知道这次别离,再见面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夭夭,什么时候回锦国?”墨容湛紧紧地将她箍紧在怀里,她一日不能成为他的皇后,他一日都不能放心。

    “我爹爹肯定不会让我那么快回去的。”叶蓁小声地说道,“反正……就算回去了也不能……成婚啊。”

    墨容湛捏着她的手掌心,不会那么快成婚是一回事,他总要随时看到她才安心的,在京都的话,至少一切都在他掌控中。

    “夭夭,难道你不想回去?”墨容湛低声地问道。

    叶蓁咬了咬唇,将脸埋在他的怀里,“想啊,可是,我才喝哥哥见面没多久呀,我也舍不得他们。”

    墨容湛理解她对叶亦清他们的感情,毕竟是她牵挂那么久的亲人,他再心里低叹了一声,“半年后,归家可好?”

    半年后,一年孝期也差不多过去了。

    “那你可要再等半年?”叶蓁被他抱着坐在怀里,自然清晰感觉得到他身体的变化,仔细回想起来,她重生之后和他相遇,好像他就没再宠幸后宫的嫔妃了,每次他搂着她,她都能感觉到他的克制。

    墨容湛哑声失笑,“担心什么?”

    叶蓁哼了哼,“我才没有担心呢,我能担心什么呀。”

    “小醋桶。”墨容湛闷笑出声。

    “不许笑。”叶蓁娇声地叫道,“我就是见不得你对别的女子好,别说是你去宠幸她们了,多看一眼我都难受。”

    墨容湛哈哈大笑,“哪里难受?我看看。”

    “你还笑!”叶蓁捶着他的肩膀,脸颊浮起两团红晕。

    “小娇娇,你以为还有谁能入朕的心?”墨容湛抓着她的手,“要相信朕。”

    叶蓁回握他的手,她是想相信他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莫名觉得患得患失。

    墨容湛知道她的心结还是没有彻底解开,他揉了揉她的头,“夭夭,夭夭……”

    “我该回去了。”叶蓁听着他叫她的名字,嘴角弯起一抹甜笑,可是她已经不能再待在这里。

    “乖乖在家里,半年之后,朕接你回去。”墨容湛低柔声地说着,抬手揉了揉她的额发。

    叶蓁亲了亲他的嘴角,“好。”

    墨容湛扶着她站了起来,替她整理身上的披风,“我送你下去吧。”

    ……

    ……

    “满叔,你刚刚说什么,夭夭是去见谁了?”叶淳楠抓紧了手上的剑柄,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少爷,或许是我看错了,那个人不可能是墨容湛。”满勤急忙说道。

    叶淳楠沉默着,他相信满勤的眼力,如果不是墨容湛的话,夭夭不会悄悄地去见他的。

    “他住在哪个客栈?”叶淳楠问。

    满勤低声说出一个客栈的名字。

    叶淳楠冷冷一笑,“满叔,这件事暂时别跟爹说,我先去一趟客栈。”

    “少爷……”满勤急忙叫住他,“不知道墨容湛是到王都城作甚,您是不是三思而后行?”

    “他来王都城做什么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去找他,是为了我妹妹。”叶淳楠淡淡地说,提着剑就出去了。

    满勤着急地看着叶淳楠的背影,他是讨厌墨容湛,可如果让少爷就这样去杀了他,少爷岂不是要以命抵命?

    还是去找老爷阻止他比较好!

    叶淳楠已经骑着马离开了,满勤急忙去找叶亦清。

    看到叶淳楠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墨容湛并不觉得惊讶,他早猜到夭夭来找他的时候,肯定会有人跟着她的。

    “果然是你。”叶淳楠看着墨容湛,眼底迸发出强烈的怒意。

    “是朕。”墨容湛淡淡地点头,“叶少爷是打算坐下说话,还是用别的方式叙旧?”

    叶淳楠呸了一声,“我跟你可没什么旧可叙的,墨容湛,你害死了我一个妹妹,现在还想再纠缠夭夭,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叶家的姑娘都好欺负?”

    “朕没想过要欺负夭夭。”墨容湛淡淡地说。

    “你知道我以前想最多的是见到你之后要做什么吗?”叶淳楠摸了摸剑柄上的红宝石,似笑非笑地看着墨容湛。

    墨容湛淡笑地看着他,“有何指教?”

    叶淳楠一剑扫了过来,“你怎么还有脸招惹我妹妹?”

    “她是朕的未婚妻。”墨容湛避开叶淳楠的招式,眸色沉冷地看着他。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叶淳楠叫道,招式更加凌厉地朝着墨容湛攻击。

    墨容湛微微蹙眉,“你并非朕的对手。”

    叶淳楠哼道,“那又如何?”

    “朕以前是对不起叶蓁,那是因为有所误会。”墨容湛沉声地说,“朕不会再伤害她。”

    “叶蓁已经死了!”叶淳楠叫道,眼眶微微有些发红,“就算她回来了,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叶蓁。”

    墨容湛知道有些遗憾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

    他们两人你一找我一招的已经打上客栈的屋顶,底下有人在围观着他们。

    满勤将叶亦清找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墨容湛将叶淳楠的剑给夺了过去。

    “住手!”叶亦清喝住失去兵器还想继续出手的叶淳楠,“叶淳楠,滚下来!”

    叶淳楠听到父亲的声音,不情不愿地从屋顶下来。

    墨容湛同样来到叶亦清的面前,将手里的剑递了上去。

    “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叶亦清似笑非笑地看着墨容湛,猜想着他到王都城是为了什么事情。

    “叶大人,请里面说话。”墨容湛不想曝露身份,将叶亦清请到客栈里面。

    叶亦清淡淡地说,“不必了,既然你远道而来只是住在客栈里,想来是不愿意让人知道你的身份。”

    墨容湛低声地解释道,“朕此番前来是有要事。”

    “爹,他是想带走夭夭。”叶淳楠咬牙切齿地说道。

    叶亦清还不知道女儿见过墨容湛的事情,“既然锦国皇帝说的是要事,自然就不是儿女私情了。”

    “夭夭今天都偷偷出来见他了!”叶淳楠哼道。

    “那是昨日偶尔和夭夭相遇,朕来此地,并没有告知她。”墨容湛低声说。

    叶亦清笑了笑,“皇上,不如到寒舍说话吧。”

    既然女儿都知道他在王都城了,那就没有必要再掩藏了,还想着别让夭夭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