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六百四十章

第六百四十章



    墨容湛今晚终于品尝了一顿饕餮大餐,抱着怀里已经沉沉睡去的小人儿,他有一种从所未有的满足感。

    真是累坏她了。

    这个小家伙不管是在叶家还是陆家,都是娇生惯养地长大,一身肌肤都像水做的一样,既娇气又爱娇,一会儿嫌他动作太重了,一会儿觉得他太快了,他为了不让她难受,一直听着她克制自己,后来才失控的。

    到最后的时候,她也是抓着他的肩膀要他再快点的。

    墨容湛低笑出声,在她面颊上亲了几下。

    叶蓁睡眠被打搅,一手无力地在墨容湛的胸膛挠了几下。

    墨容湛这才放过了她,搂着她一起进入梦乡。

    一夜无梦。

    叶蓁睡醒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墨容湛早已经不在她身边,她翻了个身,才发现全身都酸痛得厉害,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脑海里,她想起了自己最后的放纵,真是……她将脸埋在被子里面,无力地叫了几声。

    “醒了?”墨容湛从外面进来,看到她在被子里面滚来滚去的,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眼中含笑地看着他。

    叶蓁将被子掀开,露出一双水灵的眼睛看着他,“你去哪里了?”

    她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是昨天晚上叫得太厉害的缘故。

    墨容湛笑着说,“在隔壁看了一会儿的奏折,想起来没?陪你去吃早膳。”

    “我全身都不舒服。”叶蓁抱怨地说,“都是你!”

    “是,都是我不好,今晚一定温柔点。”墨容湛吻着她的唇小声说道。

    叶蓁脸颊泛着霞光,听到墨容湛的话,在他手背挠了一下,“今晚不许了。”

    墨容湛闷笑出声,将她连人带被抱了起来,“朕服侍你更衣可好?”

    “不是带了宫女吗?让她进来就是了。”叶蓁没有带以前的丫环在身边,从行宫出来的时候,墨容湛特意给她选了一个宫女,让她一路上都有人可以使唤。

    “这点小事,朕还是可以的。”墨容湛说道,已经开始动手将被子扯开。

    叶蓁身上只穿一件小衣,堪堪只遮住前面的风光,后背一片光滑雪白,腰间还有指印,都是他昨天晚上掐出来的,更别说她脖子和锁骨上的吻痕了,连肩膀都是点点红痕,透出一股靡丽的暧昧。

    墨容湛眸色微沉,想起昨晚的美好,他亲了亲她的肩膀,“真美。”

    “阿湛!”叶蓁避开他的吻,咬唇嗔他一眼。

    “朕不会做什么的。”墨容湛淡声地说着,将她搂在怀里亲了几下,一边替她换上衣裳,“今天在客栈多住一天,明天再启程,不然赶路会太累了。”

    叶蓁秀巧的鼻子皱了一下,“我看你是巴不得多住几天。”

    “我们果然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墨容湛满意地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该多像昨晚那样……才能更加明白彼此在想什么。”

    “有没有人说你无耻?”叶蓁挑眉问。

    墨容湛笑着在她唇上吮吻,“有谁敢这么说朕?”

    ……

    ……

    一直到了午后,叶蓁才终于摆脱某人的胡搅蛮缠到楼下去了。

    他们落脚的地方只是个小城,因为偏西,气候和京都不同,京都如今是春暖花开,这里却依旧寒风瑟瑟,而且天气十分干燥,不过也别有一番景致。

    墨容湛牵着叶蓁的手下了客栈,他们已经在房间里用过膳了,要不是叶蓁说想出去走走,他更愿意和她在屋里。

    “师兄!”

    就在墨容湛和叶蓁刚走出客栈,便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墨容湛的眸色微微一沉。

    叶蓁没有发现他的异常,拉着他的手说道,“阿湛,你看,这里好热闹。”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所以会特别热闹些。”墨容湛低声地跟她解释,只当没有听到刚刚那句师兄。

    “三师兄,你怎么在这里?”一道倩丽的身影出现在墨容湛他们面前,年约十六七岁的姑娘眼睛发亮地看着墨容湛,双手往后面招着,“爹,快过来,我看到三师兄了。”

    这是在叫墨容湛?叶蓁疑惑地看向他,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还拜了谁当师父的。

    墨容湛峻眉蹙了起来,脸色沉沉地看着不远处正在慢慢走来的瘦小老头子。

    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三师兄,你这些年都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很久呢。”那姑娘嘟着小嘴,眼神埋怨地看着墨容湛,更不顾墨容湛此时脸上的不悦,伸手要揪住他的衣袖。

    叶蓁拉着墨容湛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眸色淡淡地看着那个女子。

    那女子抓不到墨容湛的袖子,这才发现他身边的叶蓁,她立刻不悦地看了过去,却在看清叶蓁的长相时怔住了。

    “素儿,你瞎嚷嚷什么?”瘦小的老头走了过来,对着那女子问道,“跟你说了别乱跑,要是跑丢了怎么办?”

    墨容湛再怎么不想碰见他们,如今都已经相遇,要假装不认识已经来不及了。

    “卓老头,你们为何在这里?”墨容湛淡淡地开口问道,眼前的这个老头子姓卓名老,当年强硬收他为徒,亲自教过他武功,墨容湛一直在他面前装成憨厚单纯的样子,因不得他喜欢,最后还被扔到狼窝里,所以,他从来不将卓老当自己的师父。

    卓老眯眼打量着墨容湛,露出一口黑牙,“傻小子,你还活着!”

    “爹,我就说了,三师兄是不会死的。”卓素儿眼角扫了叶蓁一眼,笑眯眯地看着墨容湛。

    “我知道他没死!”卓老瞪了女儿一眼,眯眼一笑看向墨容湛,“傻小子,你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不是跟你说过,你要你能活下去就来找我的吗?”

    墨容湛淡声说道,“你都要我死了,我为何还要去找你?”

    卓素儿立刻解释,“三师兄,爹不是要你死,只是想要训练你,当年知道你不见了,爹找了你很久呢。”

    “若是我被狼咬死了呢?”墨容湛又问。

    “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就别提了。”卓老笑着说道,“你我好歹师徒一场,别见面就说这些不高兴的。”

    墨容湛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那就在此别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