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第六百五十五章



    叶蓁从陆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街道比早上安静了很多,她在马车里回想着今日跟陆珍珠的谈话,不是没有怀疑过陆珍珠是被催眠的陆双儿,可是,今日来了这一趟,她觉得陆珍珠并不是陆双儿。

    叶瑶瑶被催眠的时候,是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情,可陆珍珠还记得小时候一点一滴,听着她说起以前的回忆,看起来并不像是假的,如果不是她亲身经历,不可能会说得这么详细。

    或许,是她想得太多了。

    “薛林,去衙门。”不知道大哥查案怎样了,一个县令要跟侯府作对只怕不容易。

    “是。”薛林在外面应着。

    马车辘轳前行,还没到衙门的时候,忽然猛地颠簸一下,马车急急地停了下来。

    叶蓁急急抓住窗沿才没有被甩出马车。

    “郡主,在车里不要出来。”薛林的声音从马车外面传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叶蓁打起帘子问道,看到薛林和两个黑衣人在前面打斗,赶车的小厮也在对付着一个。

    怎么回事?叶蓁心中一惊。

    “郡主,我们又见面了。”正当叶蓁在怀疑是不是忠怀候知道她是陆翔之的妹妹而来对付她时,她听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转头看了过去,便看到在屋顶上坐着一个光着头的男子,见他穿着普通的窄袖衣裳,可却是光着头,她很快就想起对方是谁了。

    当初在护国寺要刺杀她的假冒小僧!

    “是你!”叶蓁冷冷地看着他,这个人当初逃走的时候说过还会再来找她,他居然还真敢出现。

    “郡主,瞧你长得这么漂亮,杀你也是可惜,只是当初买主下的是终身追杀令,即便他已经死了,我们千罗刹还是不能放过你,这是做生意的原则,希望您能明白。”那光头男子笑眯眯地说道。

    叶蓁冷笑了一声,“这倒也不难,把你杀了不就行了?”

    “你杀了我,还会有人继续来杀你。”光头男子从屋顶跳了下来,“这大半年来我可是找了你许久,好不容易才有你落单的时候。郡主,你就别为难我了,赶紧死一死吧。”

    “落单?”叶蓁笑盈盈地说,“你眼睛瞎了不成,没看到我身边还有其他人?”

    光头男子说道,“如今你的护卫可赶不及来救你了。”

    说完,他伸手就朝着叶蓁抓了过来。

    一直在叶蓁身边的宫女在光头男子飞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叶蓁推进马车,一掌迎向光头男子,将他给震出数米。

    “你……”光头男子捂着酸麻的手臂,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丫环,“真是看不出来,郡主身边这么多卧虎藏龙的人物,连个丫环都武功这么厉害。”

    叶蓁看了那个宫女一眼,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平日不怎么说话的宫女原来这么厉害,不过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蠢?”叶蓁冷笑问道。

    光头男子看了薛林那边,觉得他今天想要杀叶蓁的胜算还是不大,他叫道,“今天暂且放过你,让你再多活几天。”

    “把他抓住。”叶蓁懒得与他废话,直接就吩咐宫女去抓他了。

    她想知道,究竟是谁要杀她?听墨容湛的意思,好像当初是徐丞相花钱买的杀手,她跟徐家有这么深仇大恨吗?

    光头男子转身想要逃跑,还没跃上屋顶,已经被宫女给揪住了衣摆,用力地扯了下来。

    他这下不敢在轻视,拼尽全力和那宫女打了起来,只是还没分出胜负,陆翔之带着官兵出现了。

    “大哥,那人要杀我,抓住他,要活的。”叶蓁看到陆翔之,指着光头男子叫道。

    陆翔之立刻上前帮那宫女对付光头男子。

    这下,光头男子再怎么轻功了得,也无法从这些官兵的手中逃脱。

    薛林制服那两个黑衣人,过来直接缷了光头男子的下巴,“别让他服毒自尽。”

    光头男子咿咿呀呀地叫着,大意是老子才不会服毒自尽,他是不会死的之类的话。

    陆翔之让人将光头男子和他的同伴带回去,走到叶蓁的身边,“这是什么人?”

    “之前在京都想要刺杀我,被他逃走了,没想到会再凤梧城遇到他。”叶蓁沉声说道,“他应该是跟踪了我一段时间,不然不会知道我今天只带着薛林出门。”

    “谁派来的?”陆翔之问道,他妹妹在边城那么多年都无灾无难的,怎么在京都住了没多久,居然有人想要杀她了。

    叶蓁说道,“大哥,我们路上慢慢说。”

    陆翔之点了点头,“先去衙门。”

    重新上了马车,叶蓁才将注意力转到坐在她对面的宫女身上。

    这个宫女是墨容湛给她安排的,不知道是从行宫调来的,还是从其他地方找的,在她身边一直是个话很少的人,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叶蓁都没有怎么注意过她。

    “你叫什么名字?”叶蓁问道。

    “回郡主,奴婢贱名蒹葭。”宫女低声地回道。

    叶蓁含笑点了点头,“是个好名字,你一直是在行宫当差吗?”

    “奴婢以前是在白拢城当差的。”蒹葭继续说道。

    这么说来,墨容湛在带着她去行宫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要将蒹葭安置在她身边了?

    “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叶蓁好奇地问道,刚刚一掌就看出她的武功不会比光头男子差了。

    蒹葭说道,“奴婢是跟家父学的。”

    叶蓁微微一怔,觉得这个蒹葭好像不是普通宫女那么简单,“你……”

    还想要再问清楚的时候,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打断叶蓁还没出口的问话。

    “夭夭,到了。”陆翔之在外面说道。

    叶蓁看了蒹葭一眼,打算回去找墨容湛问一问更好,蒹葭看起来戒心很重,应该不会对她全盘托出。

    陆翔之扶着叶蓁的手下了马车,“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个人?”

    “先关着,我到时候自己问他话。”叶蓁说道。

    “他到底是什么人?”陆翔之问。

    “听说是千罗刹的人。”叶蓁心想千罗刹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派出这个武功不怎样的人来刺杀她,武功不高就算了,连脑子都不太好用。

    陆翔之已经被千罗刹三个字吓到了,“你说什么?千罗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