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第六百八十一章



    翌日,苏彦宁不知从何处打听了墨容湛他们落脚的地方,一大早已经在客栈下面等候他们了。

    叶蓁昨晚在船上被墨容湛胡闹了一夜,醒来时早已经日上三竿,墨容湛哪里都没去,就在房间里看奏折等着她,听到她的动静,他放下手中的奏折走了过来。

    “醒了?”墨容湛在床沿坐了下来,低眸含笑地看着她,他并不急着回京都,一旦回去了,他和她想要见面都不容易,更别说每天晚上都能搂着她睡觉,回了京都,不到大婚那天,他想要再品尝她的甜美肯定不行了。

    叶蓁抱着被子翻了个身,露出一大片白皙柔滑的背部,她秀巧的肩膀莹润泛着蔷薇般的粉嫩光泽,上面还有他昨晚留下的痕迹,想起昨夜在船上的放纵,他的呼吸一滞,手掌轻轻地在她背部抚摸着。

    他的手掌因为练武的关系有一层薄茧,划过她的肌肤,带起一阵阵****,叶蓁反手想要推开他,“你别碰我,我还想再睡一会儿。”

    墨容湛半躺在她身边,另一只手滑进被子里面,熟悉地找到他最喜欢的宝贝儿,力道不轻不重地握在手里,“今晚还想不想坐船出江呢?”

    叶蓁贝齿轻咬唇瓣,眼睛如蒙一层水雾,“不要,哪里都不想去了。”

    “嗯,在客栈里也是不错的。”墨容湛笑着说,轻轻咬住她的耳垂。

    “你……你能不能别总是想这个。”叶蓁在他怀里转身,抱着她身躯的被子被他顺势扯开,她只好用双手护在胸前。

    墨容湛呼吸粗重,他倒是想要再回味昨晚的美好滋味,不过,他还有别的事要忙,何况她再承受一次的话,今天就真的不用下地走路了。

    “苏彦宁在下面等着,想请我们去苏家,你愿不愿意去?若是不想出门,朕便让他离开。”墨容湛吮着她的肩膀问道。

    她要是说不想去,他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去!”叶蓁立刻说,“你不是想要收服津口城的商贾吗?苏彦宁是第一人,他若是能够听从你,那其他人就更加没有问题了。”

    墨容湛怎不知她的想法,低笑吻着她的粉唇,“朕服侍你更衣。”

    “不要不要!”叶蓁立刻拒绝,她叫道,“让红菱她们进来,你出去!”

    “朕已经很熟手,真的不要?”墨容湛忍着笑问。

    就因为之前相信了他的话,最后都要拖慢了一个时辰才能出门,她再也不要相信他的花言巧语了。

    叶蓁将他赶了出去,把在外面的红菱红缨叫了进来。

    墨容湛笑着摇头,只好先到楼下等她。

    红缨和红菱低着头进来,她们到津口城服侍叶蓁已经有两天了,自然是知道她们姑娘和皇上早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前两天服侍姑娘更衣的时候,她们看到她身上点点红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留下的,而且满屋子奢靡欢爱过的暧昧味道,她们都羞得不敢抬头看了。

    相对于红缨是个不知道前事的丫环,红菱就显得忧心仲仲,她担心害怕,怕皇上将来会再一次辜负了姑娘,她那么好的姑娘,已经受够了折磨和委屈,怎么就死心眼又爱上同一个男人呢?

    “姑娘……”红菱看着叶蓁胸前的痕迹,欲言又止地开口。

    叶蓁垂眸一笑,如何不知红菱在想什么,只是她既然决定相信墨容湛,那以前的事情她就不想再时刻地记在心里,“如今不是挺好的吗?”

    红菱摇头叹息,如今到底哪里好了,皇上的宫里还有那么多嫔妃,将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美人在身边,他能够一直这样对姑娘好吗?

    她了解姑娘的性格,将来是无法看着皇上去宠幸别的女子,如果真到了那么一天,姑娘该怎么办?

    “好了,替我梳头吧。”叶蓁穿上衣裳,在妆台前面坐了下来。

    红缨替叶蓁选了一套晚霞紫系襟纱衣,下面是浅蓝色底白玉兰花卉百褶裙,让她看起来妍姿俏丽,如出水芙蓉,清尘脱俗又显得体态修长,妖媚勾人,看一眼都觉得惊心动魄。

    她就这样出现在墨容湛的面前,本来喧嚣热闹的客栈大堂一下子安静下来,都看着这位仿佛凭空出现的仙子说不出话。

    叶蓁仿若无人地来到墨容湛的面前,“我是不是应该穿男子的衣裳?”

    墨容湛还真后悔没让她易容,他淡淡地笑着,眼中的灼热只有她看得到,“这样就很好。”

    站在墨容湛身后的苏彦宁怔怔地看着叶蓁,好半天才回过神,急忙低头掩饰自己的失态,“容公子,容夫人,在下已经备了马车,请二位到蔽府用些酒水,在下已经让人准备宴席。”

    “苏老板,请。”墨容湛淡声说着,却没有走向苏彦宁准备的马车,沈异早已经将马车准备好了。

    苏彦宁只是笑了一下,让小厮赶车在前面带路。

    “我们还要在津口城几天?”叶蓁小声地问。

    墨容湛说,“过两天就回去,想回京都了?”

    叶蓁不能说她心里还着急想知道昭阳和她爹的事儿,说不定她爹已经带昭阳回京都了。

    “离开那么久,自然是想念的。”叶蓁低声说道。

    “那就早日回去。”墨容湛嘴角浮起浅笑,“急着想成亲了?”

    叶蓁没好气地嗔他一眼,“谁想要成亲了?”

    “朕想。”墨容湛亲了亲她的嘴角,他还欠她一个洞房花烛夜。

    叶蓁眼中浮起笑意,刚将他推开,马车已经缓缓地停下了。

    苏宅到了,苏彦宁在马车外面相请,“容公子,请。”

    除了苏彦宁,苏大老爷也在外面等着,他的儿子昨天死里逃生,对墨容湛等人是心存感激,恨不得给他们磕头道谢呢。

    墨容湛颀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一手牵着叶蓁下车。

    “容公子大驾光临,我们苏家有失远迎啊。”苏大老爷迎了上来,笑得一脸灿烂讨好。

    “客气了。”墨容湛淡淡地点头。

    苏彦宁含笑地说,“容公子,请进。”

    叶蓁抬眼看了苏宅一眼,真不愧是津口城的第一商贾,这大宅……和京都的王府大宅也差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