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第七百一十九章



    “看到没有?马车上的女子就是那个姓叶的,快去查一查,这个女子到底是谁。”卓素儿低声地对身边的男子说道,“不用再跟踪姓叶的女人,你们都跟踪了几天,那次能跟得上,她身边的护卫不简单,再跟下去说不定就要出事了。”

    “是,姑娘。”那男子低声应着。

    如今在京都替卓老父女做事的人都是千罗刹的人,这些都是卓老的心腹,没有被藤烨收买,卓素儿前几天就叫了几个人找叶蓁的下落,奈何即便发现了她,想要跟踪调查她的时候都会无功而返。

    卓素儿看着渐渐消失在街角的马车,这个姓叶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好像在京都很有身份,身边还有不少高手。

    还有三师兄……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卓素儿越想越觉得懊恼,忍不住地用力一拍桌面,“怎么都找不到人,难不成还躲在宫里吗?”

    “怎么了?”卓老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女儿一脸不耐烦,淡淡地开口问道。

    “爹,刚刚我看到姓叶的女人在这里,不过,这次我没让人跟踪她,我让同贵去跟踪方才找她的另外一个女子,我们不知道她的身份,别人总该会知道的。”卓素儿说道。

    卓老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最近他总觉得不管做什么事都有人在拦着他,简直是诸事不顺,他几乎要怀疑是不是藤烨也来了京都,躲在暗处算计着他。

    “爹,我们来了京都这么多天,除了联系到您以前的下属,其他事情几乎没有办得成,特别是关于三师兄的事情,会不会他已经知道我们在京都了?”卓素儿低声问道。

    “他?”卓老皱眉,“他还没有这样的本事。”

    在卓老心目中,那个他从来没当徒弟的容湛就算有能耐,了不起就是身份尊贵些,能够掌控他在京都的所有动作,那肯定是没这个能力的。

    卓素儿却总觉得这件事跟三师兄有关,不过,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或许是她想多了。

    “听说你二师兄和藤烨要来京都,准备一下,别让他们坏了我们的事。”卓老吩咐道。

    “好。”卓素儿点了点头。

    ……

    ……

    叶蓁并不知道她这几天都被人跟踪了,卓老父女的一举一动都在墨容湛的掌控中,他自然不会让卓家父女有任何威胁到她的可能。

    回到家里,叶蓁先去见了裴氏,将今日在大街上遇到陆芳儿的事情告诉她。

    “娘,您觉得该如何做呢?”叶蓁低声问道,“我想着若是祖母在世,肯定不会对陆芳儿置之不理,她已经知道自己当初误会了祖母,若是由着她在梁家过那种日子,祖母在天之灵也不安心。”

    裴氏在听到陆芳儿的遭遇时已经万分愤怒,她没想到那个梁春居然这么过分,就算他喜欢养娈童,至少也该让芳儿有个一儿半女,否则她在梁家如何立足,又有什么盼头?

    “刘氏不像话,我们总不能半点亲情都不顾,这件事还是我来想办法做主吧。”裴氏说道,她明白叶家和陆家有什么样的血海深仇,虽然夭夭对他们依旧像以前一样,可陆翎之害死她姐姐是事实,再让夭夭去救陆翎之的妹妹,就显得有些太难为她了。

    叶蓁知道裴氏在顾虑什么,她其实早已经没有怨恨了,害死她的人是陆翎之,陆老夫人和陆世鸣夫妇对她如同亲人,虽然陆芳儿以前和她不算和睦,但也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就算是看在陆老夫人的份上,她都该伸手帮一帮。

    何况陆家早已经散了,她难不成还放不下吗?

    “娘,您是陆家的长辈,的确是要你来出面才行,不过,我们要想个法子,总要让梁春心甘情愿将陆芳儿放走了才行。”叶蓁说道。

    裴氏沉重地点了点头,“你说该怎么办?”

    叶蓁仔细地想着,半响才地对裴氏低声说,“娘,不如您明日先去趟梁家,先跟芳儿走动起来,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你要做什么?”裴氏问。

    叶蓁笑着说,“您就别管了,我自有办法的。”

    裴氏心想既然夭夭愿意帮陆芳儿,那肯定是没问题了,她只要听着她说的去做就行了。

    从裴氏的屋里出来,叶蓁还在想谁能替她对付梁春,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进宫找墨容湛,让他直接下旨,不过,她觉得这个事情都要让墨容湛帮忙,那以后她还能干什么事啊?

    她也不想让陆芳儿的事情麻烦墨容湛。

    “薛林呢?”叶蓁想起是墨容沂带她去芥子园的,这件事找他来帮忙最合适了。

    红缨说道,“薛林在前头,姑娘您要找他吗?”

    叶蓁笑着点了点头,“让他替我进宫一趟,我想约见小王爷。”

    她这时候不太适合进宫,若是进宫没去见太后肯定不行的,她不想去见太后,至少这个时候不想。

    过了没多久,叶亦清就来了。

    “爹爹,您今天进宫了?”叶蓁小心翼翼地看了叶亦清一眼,怀疑他是不是因为她去找昭阳特意来见她的。

    叶亦清点了点头,“嗯,刚从宫里出来。”

    “那……您去见过太后了吗?”叶蓁又问道。

    “也见了,不过她大概已经都不会想见到我,日后你进宫了,明面上敬着她就行,其他的不必太上心。”叶亦清低声说。

    看来他把太后气得挺厉害的。

    “太后以前对我真的很好。”叶蓁叹道,“爹,难道您都没能看出太后是不是被催眠了吗?”

    “就算被催眠了,如今这一切也是她的潜意识。”叶亦清说道,他对太后并没有像叶蓁这样的情感,“不用太伤心。”

    叶蓁苦笑地点头,“我知道了,但我宁愿相信太后是被催眠才会这样对我的。”

    “太后身边有个宫女,看起来颇得太后喜欢,你可认得?”叶亦清忽然问道。

    “宫女?”叶蓁愣了一下,“我只知道太后以前最喜欢程姑姑,如今……或许有什么新近的宫女伺候得好吧。”

    叶亦清也是随口问问,他看了女儿一眼,“你今天是不是去葫芦巷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