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七百三十五章

第七百三十五章

    太后握着摇叶的手,“哀家护不了你,皇上已经将慈宁宫的宫人换了不少,如今哀家想出去都不行,哀家就怕皇上已经发现你了。WwW.XshuOTXt.CoM”

    “皇上就算发现了也没关系,反正就是再死一次。”摇叶低着头说道。

    “瑶瑶,你是个好孩子,哀家真希望你能留下来,有你在哀家身边,哀家才觉得心安。”太后叹息着说道,“你放心,皇上要是敢再杀你,哀家是不会同意的,就为了陆夭夭,他难道要将宫里其他妃嫔都杀光吗?”

    摇叶淡淡地笑了起来,“太后,您别为了奴婢跟皇上生分了,皇上还是很孝敬您的。”

    太后冷哼,“他若是孝敬哀家,哀家就不会被气得吐血了,你不少没听到的,为了讨好陆夭夭,他居然还同意昭阳嫁给叶亦清,真是丢了皇室的脸面!”

    “叶大人温文儒雅,家中又没有正妻,昭阳郡主正值双十年华,怎么会不对叶大人动心。”摇叶笑着说。

    “那就能不顾廉耻了?”太后冷声反问。

    摇叶叹道,“太后,您如今想这些不是气的是自己么?您别想了,先好好地养身子。”

    她的话才刚说完,小衣就低着头从外头进来,“启禀太后,福公公来了,说要……要请摇叶去乾清宫一趟。”

    太后脸色一变,“他要把摇叶带到哪里去?把福德给哀家叫进来。”

    福公公在抬头听到太后的话,急忙低着头带着笑就进来了,“奴才给太后请安。”

    “皇上身边是不是缺使唤的宫女,还需要你来哀家这里抢人?”太后寒着脸问道。

    “太后娘娘您误会了,皇上哪里会跟您抢人呢,摇叶姑娘不是您身边的大宫女么,皇上其实就是关心您的身体,想叫摇叶姑娘过去问一问。”福公公今日是第一次见到摇叶,才一眼就觉得这个人真是眼熟,虽不说和瑶贵人长得一样,不过看起来还真的很像。

    太后脸色铁青,“哀家若是不让摇叶去呢?”

    福公公哭丧着脸,“太后娘娘,这……这……”

    摇叶在心里冷笑,她今日就算不去乾清宫,难道就能避开墨容湛了吗?

    “太后,奴婢亲自去一趟吧,皇上就是关心您,不会如何的。”摇叶低声对太后说道。

    “好,好!”太后也知道肯定是避不了的,“福德,你告诉皇上,他把摇叶叫了去,就要让她全须全尾地回来,否则哀家也活不了。”

    福公公吓得脸色发白,“太后娘娘……”

    “滚!”太后哼道,皇上和陆夭夭不想让摇叶活着,她就一定要她好好的。

    “奴才告退。”福公公忙行了一礼,带着摇叶离开慈宁宫。

    摇叶平静地走在福公公的身后,她知道这一去肯定凶多吉少,墨容湛必然已经察觉出来她的存在才会让福公公来的。

    可是,究竟是谁在墨容湛面前提到她了?

    慈宁宫的人肯定不敢出卖她,她不曾在认识她的人面前露脸,还会谁知道她?

    不管如何,如果墨容湛这次还是不肯放过她,她一定要问他,为什么要她死!

    乾清宫大殿上,叶蓁张望着门外,她很想知道那个让太后这么信任的宫女到底是什么人,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叶瑶瑶。

    “过来坐下。”墨容湛无奈地看着她,“福德去慈宁宫了,用不了多久就来了。”

    叶蓁回过身看着他,“如果她真的是叶瑶瑶呢?”

    “那就让她替太后解了催眠术,朕还会再杀她一次。”墨容湛冷冷地说。

    “如果真的是她……”叶蓁轻声呢喃,“那她就太可怕了。”

    墨容湛看了叶蓁一眼,将她轻轻搂在怀里,“如果真的是她,只能证明叶瑶瑶背后还有人,朕一定会将这个人揪出来。”

    叶蓁有些紧紧抱着他的腰,“我想象不出在叶瑶瑶背后还存在着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些可怕。”

    “别怕,有朕。”墨容湛低声说。

    福公公带着摇叶走进大殿,正好看到这一幕,他急忙低下头,“皇上,奴才将摇叶带来了。”

    摇叶强忍着嫉妒看着叶蓁,又是她!又是陆夭夭!看来发现她在太后身边的人是她了。

    叶蓁从墨容湛的怀里出来,抬眸看向站在福公公身后的摇叶,她微微地眯起眼睛,画像还看不太出来,如今真人就站在面前,才发现这个摇叶眉目更像叶瑶瑶,只是那神态……叶蓁在她脸上已经全然找不到叶瑶瑶的样子了。

    “奴婢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摇叶没有理会叶蓁的打量,只是规规矩矩地朝着墨容湛行了一礼。

    墨容湛没有叫她平身,只是冷冷地盯着她,“你是何时进宫的?”

    摇叶被墨容湛森冷的眼神看得全身紧绷起来,她这辈子都没害怕过什么人,唯有这个墨容湛,总是让她不由自主地害怕,“回皇上,奴婢是……不久前太后带进宫的,奴婢家住护国寺山下,太后怜悯奴婢孤苦无依,所以带进宫里当了宫女。”

    太后把一个民间女子带进宫里当医女?这件事身为太监总管的福公公却一点都不知情?墨容湛冷冷地看了福公公一眼。

    福公公被看得差点跪了下去,他哭丧着脸,太后有意要隐瞒,他也是没办法的啊。

    “这么说来,你是京都人?”墨容湛淡淡地问。

    摇叶低声应是。

    “从出生就住在护国寺山下?”墨容湛又问道。

    “是。”摇叶应道

    墨容湛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护国寺山下从来不允许有百姓居住,你家是什么来头,居然敢在那里建屋子?”

    摇叶脸色微微一变,“奴婢……”

    “叶瑶瑶,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墨容湛没有再跟她废话,在看到她出现在殿外的那一刻,他就肯定她是叶瑶瑶了。

    “皇上,奴婢叫摇叶,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摇叶低着头说道,她就知道始终还是躲不过去。

    墨容湛淡淡地说,“你很清楚朕在说什么,沈异,把她脸上的易容洗了。”

    易容术再高明也是易容,没有洗不掉的。

    摇叶闻言已是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