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七百三十六章

第七百三十六章



    摇叶她的确是易容的,还是找了天下最厉害的易容师替她改变的容貌,没有他亲自调配的药水是根本无法将她脸上的易容清洗下来的。

    她担心的不是墨容湛会让她显出原形,她是惊讶他居然看出她是易容的。

    沈异已经去端来一盆散发着药味的水,放在摇叶前面,让两个宫女过来替她洗脸。

    洗了半天,摇叶的容貌依旧没有变化,还是她原来的样子。

    墨容湛微微凝眉,已经猜到她是找了谁帮她易容的。

    “皇上,奴婢到底做错了什么?”摇叶眼眶发红,委屈地看着墨容湛。

    叶蓁转头对墨容湛说,“让我去调一下药水吧。”

    摇叶看向叶蓁的眼神陡然一厉,不知为何,她对陆夭夭总有一股莫名的厌恶,这个人一定是她的克星。

    “你有办法?”墨容湛低声问着叶蓁。

    “试一试也无妨。”叶蓁笑着说,她是跟皇甫宸学过一点,不过她每次易容洗脸的药水都会加一滴灵泉,这样会洗得更加干净。

    摇叶神情愤懑委屈,“皇上,是否奴婢伺候不好太后,不知您究竟怀疑奴婢什么?奴婢自问进宫以来都是尽心服侍太后的,若是哪里做错了,还请皇上指明,奴婢不想连死都不明不白。”

    “朕何时说过要你死?”墨容湛淡淡地问,“你不必强词狡辩,太后为何会变成今日这样的性情,你是最清楚不过了。”

    摇叶哭着摇头,“皇上,奴婢冤枉。”

    叶蓁慢慢地走到她面前,“摇叶,叶瑶瑶……名字取得挺好的。”

    “郡主,难道连名字相似都是罪吗?”摇叶一脸委屈地问道。

    “以前和你相处,竟没发现原来你有这样深的心机,你所学的催眠术果然厉害,能够让一个人彻底改变了心性。”叶蓁低眸看着摇叶低声说道。

    摇叶收紧了拳头,“郡主,奴婢不知您在说什么。”

    叶蓁只是淡淡一笑,将她面前的那盆水端了起来,沈异急忙从她手中接了过去,“郡主,让属下来。”

    “那你拿着。”叶蓁说,然后从荷包里拿出一个瓷瓶,往那盆药水里滴了一点灵泉,“再给她洗脸。”

    那个瓷瓶里装的是什么水?看起来晶莹剔透,就跟清水一样,难不成她以为这样就能变成清洗她脸上易容的药水了?

    摇叶心中冷笑,并不相信有谁能够让她脸上的易容洗得掉。

    “瑶贵人……”两个在给摇叶洗脸的宫女惊呼了一声。

    “什么?”摇叶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慌乱地看向墨容湛,“我不是什么瑶贵人,我不是。”

    叶蓁看着已经恢复原来样貌的叶瑶瑶,不由感慨只是一年多没见,她变得比以前更加漂亮了,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单纯无知了,这才是真正的叶瑶瑶。

    “叶瑶瑶,你究竟对太后做了什么?”叶蓁冷声地问道,以前她还可怜叶瑶瑶受人利用,如今却后悔当时对她太心软了。

    “我能够对太后做什么呢?难道太后喜欢我不喜欢你就是假的?陆夭夭,你未免太自以为是。”叶瑶瑶慢慢地站了起来,反正都已经被揭穿了,她就用不着再装下去了。

    叶蓁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她昨天替太后把过脉,太后的脉象比以前差了很多,她觉得这就是被催眠后的影响,“你不必说这样的话刺激我,太后向来温和柔善,如果不是你,她不会变成这样。”

    “真是可笑!”叶瑶瑶嘲讽地看着叶蓁,“以前你是公主,也没有叶亦清在东庆国当丞相,她对你自然没有戒心,如今还跟以前一样吗?你以为在太后心中,是你重要还是她的儿子重要?”

    “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让太后清醒过来了?”叶蓁挑眉问道,虽然叶瑶瑶的话一阵见血让她心里刺疼,可她还是一脸平静,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难受。

    叶瑶瑶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你所说的什么催眠,我根本听不懂。”

    墨容湛眸色森寒地看着叶瑶瑶,“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老天不让我死,我自然就能死里逃生。”叶瑶瑶抬眸看向墨容湛,看着她清澈动人的眼色,她心尖一阵刺疼,“皇上,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我死,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看来太后被你蛊惑得很彻底。”墨容湛淡淡地说着,“朕能让你死一次,自然能让你死第二次,但是你不会有第二次侥幸的机会活下来。”

    叶瑶瑶笑了起来,“皇上,您要我死,我自然没有能力抗衡,不过,我若是死了,太后也活不了多久,难道皇上要当一个间接弑母的帝王吗?”

    墨容湛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叶瑶瑶,你对太后做了什么?”叶蓁厉声问道。

    “没做什么,只是让太后喜欢我离不开我而已,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死了,我这条贱命在你们看来是一文不值,不过,太后的命可矜贵着。”叶瑶瑶笑着说。

    “你……”叶蓁心里涌起怒意,她自然不在乎叶瑶瑶的死活,可是太后的死活却不能不管。

    墨容湛慢慢地走了过来,“朕不会让你死,不过,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一定不会比你在荒原更好受。”

    叶瑶瑶脸色微微一变,她愤恨地看着墨容湛,“为什么?我长得难道不够好看吗?我哪里比不上陆夭夭,你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还非要置我死地不可?”

    “你也配和夭夭相比?”墨容湛冷笑地问。

    “为何不能相比?她又比我好在哪里?”叶瑶瑶不甘心地问着。

    墨容湛连回答这个问题都觉得不屑,“把她带下去,直到她说出就醒太后的办法,否则……别让她死了。”

    “你要对我做什么?”叶瑶瑶惊叫,“如果我不回慈宁宫,太后肯定会气死的,你想要活活气死太后吗?”

    福公公上前将太后在慈宁宫说过的话告诉墨容湛,“陛下,太后要她在身边……”

    “在太后心目中,难道朕还不如一个宫女吗?”墨容湛冷笑地看向叶瑶瑶,“一个行刺朕的叛贼,太后会怎么看?”

    叶瑶瑶终于变了脸色,“放开我!皇上,我不甘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