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打脸

第七百六十七章 打脸

    在叶蓁身边最紧张的就只有黛眉了,她并不知道她伺候的皇后娘娘并不是那个在边城长大的陆夭夭,只知道陆家的姑娘里面除了陆静儿,其他姑娘根本写不出一手好字,以前是没什么,可是如果皇后娘娘写出来的字被放在女子学院供人观看,那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娘娘出身极低吗

    红菱淡定去准备笔墨,她最了解叶蓁了,今日被安老王妃这样明嘲暗讽,为了身份和风度自然不会跟这个老太婆明着计较,不过能用别的方式打脸。WwW.XsHuoTXt.com

    “安老王妃德高望重,而且出身名门,应该成为表率,不如你也题字一幅送给女子学院”叶蓁含笑地问着安老王妃。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安老王妃简直在心里大笑了,觉得皇后这话根本是在羞辱自己,居然在这时候提出让她题字,她自幼就习书法,早就能写一手漂亮的字体,虽然比不上大书法家,可是她自以为在京都中是没有哪个女子能与她相比的。

    其他人都只能一脸同情地看着叶蓁。

    红菱已经将笔墨准备好了,宫人也搬来了书桌,叶蓁笑着道,“安老王妃,您先请吧。”

    安老王妃本来就存着想要打压叶蓁一头的心思,没有客气地站了起来,“那臣妾就献丑了。”

    叶蓁面色平静,目光温和,只是含笑点头。

    贞静清闲,行己有耻。

    安老王妃闭眸想了一想,在宣纸上写下这句话。

    叶蓁眸色微冷,看来这个安老王妃还真的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也太不将她放在眼里,如今居然还想要以此讽刺爹爹和昭阳。

    贞静清闲,行己有耻这句话出自班昭,说的就是贞女不嫁二夫,显然昭阳和爹爹的事情在这个老太婆的眼中是可耻的,只是她惧怕爹爹的怒火所以不敢说出来。

    她压下心中的怒意,不管如何,她肯定不能在这句话上面动怒的,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安老王妃这句话里面隐含的讽刺,她要是动怒,她说不定还有借口说她是心虚。

    “皇后娘娘,请赐字。”安老王妃含笑看向叶蓁。

    叶蓁眸色清冷地看了她一眼。

    安老王妃心头一跳,感觉有一股冷冽气息扑面而来,压得她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

    “众所周知,本宫跟名师读书不到一年,字写得并不是很好。”叶蓁淡淡地说着,扶着蒹葭的手慢慢走到桌子前面。

    “皇后的字怎么会不好呢。”安老王妃笑着说,“听说先皇后就写了一手好字。”

    叶蓁挑眉一看,“您还看过先皇后写的字”

    “只是有所耳闻。”安老王妃说,“娘娘,请。”

    “原来如此。”叶蓁笑了笑,接过安老王妃递过来的羊毫,“既然是要放在医学馆,那本宫就勉励几句。”

    博极医源,精勤不倦。

    安老王妃的字沉稳娟秀,的确是一手好字,女子之中能够写得像她这样好是很难得的,所有人都以为皇后娘娘肯定会被压得溃不成军,可当叶蓁手中的笔如流云行水,字体更是秀丽颀长,媚若银钩,容与风流,比安老王妃的字更多了几分灵气。

    高低立刻分了出来。

    安老王妃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是个钟爱书法的人,自然欣赏不少字画,叶蓁的字比她的根本不是一个层次可以相比的,她觉得自己的脸无形中被打了几次。

    “久不写字,略有瑕疵。”叶蓁放下笔,淡声说道,“禄和,今日将这两幅字一起送去女子学院交给院长。”

    禄和眉眼平静带笑,“是,娘娘。”

    叶蓁这才转头看向安老王妃,“安老王妃,不知道皇后入宫初时还有什么规矩呢”

    安老王妃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没有了,娘娘写的一手好字,真是深藏不露啊。”

    “这个学了一年,勉强能见人。”叶蓁含笑说道。

    “”安老王妃感觉好像有数刀戳向心口,她学了一辈子的字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学了一年的

    镇国侯夫人掩嘴忍住了笑,“娘娘天资聪颖,学什么都是轻易学成的,有些人学一辈子都还不如您呢。”

    安老王妃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叶蓁重新坐了下来,像是没看到安老王妃难堪的脸色,“有些事情的确是需要天赋,本宫天赋不在此,向来不爱献丑。”

    “娘娘若是这样都没天赋,那我们可真不用活了。”镇国侯夫人笑着说道。

    安老王妃不甘心这样被羞辱,她看了叶蓁一眼,又斗志昂扬起来,“臣妾还有个提议想要启禀皇后娘娘。”

    叶蓁知道这个安老王妃今日是不怀好意而来,淡淡地问,“安老王妃有什么提议”

    “锦国至今都没有为那些守寡的贞洁女子颁发贞节牌坊,皇后娘娘是不是应该为这些守节女子们一些表彰呢”安老王妃说道。

    “表彰守节女子”叶蓁似笑非笑地挑眉,“本宫记得齐皇后说过一句话,女人不应该在一棵树上吊死,树都已经死了,难道还要跟着死吗在本宫看来,年纪轻轻的女子为死去的丈夫守节是一件很蠢的事情,让本宫颁发守节牌坊,是要本宫毁了天下所有想要再嫁女子的人生吗”

    安老王妃大概没想到叶蓁会说出这么直接明了支持寡妇再嫁的话,怔愣在当场已经说不出话了。

    “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觉得寡妇再嫁也没关系吗”坐在一旁的五王妃低声问道。

    叶蓁淡淡笑说,“本宫觉得这个应该凭本人之愿,她愿意守寡是她一片深情,她不愿意也不必强迫。”

    “一派胡言”安老王妃怒声叫道。

    “放肆”禄和冷眼一瞪,“安老王妃,你岂能对皇后无礼”

    安老王妃深吸了一口气,“娘娘,您如此之言,岂不是觉得天下女子不必守节,简直是有违祖制”

    “制度本来就是人订的,既然齐皇后能够支持寡妇再嫁,本宫为何不可以”叶蓁沉声问道,目光沉静地盯着安老王妃。

    安老王妃还想再争辩,却已经找不到话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