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八百零七章 流水

第八百零七章 流水

太后是想趁此机会把柳知画提前纳进宫里为妃子的,被墨容湛这么打岔,她已经不好再提起,只可惜了这个时间不对,不然她怎么也要让皇上立柳知画为贵妃(神医灵泉:贵女弃妃808章)。

    墨容湛交代叶蓁给各位赏赐,接着就让人将烤猪分下去了。

    因为明日还要进山,墨容湛并没有喝太多酒,只是借着已经有些微醺,让叶蓁陪他回了营帐里。

    “皇上,您喝醉了?”叶蓁扶着他坐在榻上,笑着在他脸上点了几下。

    “你说呢?”墨容湛抓着她的手,将她一把抱在怀里,“朕要是继续留在那里,你都要把朕的手心挠穿了。”

    叶蓁红着脸哼道,“你别冤枉我,我怎么敢挠你,你是怕太后不知道会不会硬给你塞什么美人吧。”

    墨容湛哈哈一笑,随即又叹了一声,“母后以前不是这样蛮不讲理的。”

    今日是什么场合,太后一心一意只想往他身边塞女人,下面还有那么多大臣看着的,虽然太后的话不一定会让别人听到,可那些臣子难道不懂得看眼色?

    只怕谁都看得出太后并不喜欢叶蓁了。

    叶蓁苦笑地点头,“我知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以前的太后是怎么样的,和如今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

    “太后一直想要回渭城省亲,这次秋狩之后,或许可以让太后回渭城一趟,她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宫里,出去省亲或许会心情不一样。”墨容湛低声地说道,“去年太后就想要让岑家移居到京城,这件事朕一直拖着没做好,太后知道能够回渭城,一定会很高兴的。”

    叶蓁说,“太后不一定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京都。”

    她觉得太后不在选秀的时候选几个秀女进宫是不会甘心的。

    墨容湛低头亲了亲她的唇,“不要想太多,一切都有朕。”

    “就是因为有你,才让别人虎视眈眈。”叶蓁在他的薄唇轻轻咬了一口。

    “别人与朕何干?”墨容湛低声哑笑着,“夭夭,你还没给朕跳过一段舞呢。”

    叶蓁搂着他的脖子,“你想看我跳什么?”

    “只要是你,朕都喜欢。”墨容湛说道,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女子能够像她一样带给他惊心动魄的情感,再没有哪个女子能及得上她。

    “真的?”叶蓁眉梢微扬,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地扭动着腰肢,像水一样妖娆动人地缠绕在他身上,“臣妾以前学过一曲舞,叫流水!”

    墨容湛眸色暗沉深幽,他粗喘着气重重地吻住她,双手熟练地解开她的裙带,“那就好好地为朕舞一曲。”

    叶蓁捶着他的肩膀,“那我下去跳给你看。”

    “这样就很好!”墨容湛拖着她坐在他身上,“夭夭,动一下。”

    “墨容湛!”叶蓁咬牙切齿地叫了出来。

    不一会儿,营帐内便传起暧昧的声音。

    ……

    ……

    太后带着柳知画回到营帐,她肚子里还憋着一股怒火,今日皇上明明已经对柳知画感兴趣了,要不是叶蓁将他带走,她早就达到目的了,那个该死的妖女!

    “太后娘娘,您今晚喝了不少酒,先喝杯花茶吧。”柳知画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

    锦屏正在替太后通头发,听到柳知画这么说,心里更觉得这个孩子是有孝心的,“哀家就知道还是你有心,那个妖女,不但蛊惑皇上,还嫉妒成性,真是可恶。”

    柳知画知道太后说的是皇后,她低垂着头不敢接话,心里却难免有点窃喜。

    本来以为今日肯定能够让皇上注意她,可有皇后在旁边,皇上似乎并没有任何表示,她是觉得心灰意冷,如今见到太后如此厌恶皇后,她又觉得重新有了希望,皇后这样不得太后的心,皇上将来总有一天也会厌倦,到时候就是她的机会了。

    “太后,皇后娘娘美似天仙,皇上宠爱她也是正常的。”柳知画低声说道。

    “长得再美又如何?以色侍人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太后嘲讽地冷哼,“知画,皇上并非肤浅之人,今日他已经将你看在眼里,日后定能发现你的好。”

    柳知画含羞地点头,“知画如今在太后身边伺候着也满足了。”

    太后轻笑,“在哀家一个老太婆身边有什么好的,你若是能为皇室开枝散叶,让哀家早日抱上孙子,哀家才觉得满足。”

    “太后……”柳知画羞赧地跺了跺脚。

    “哀家不打趣你,明日皇上还会继续去打猎,可惜你不懂骑术,不然就能一道进山了。”太后轻叹了一声。

    柳知画心里也是觉得懊恼,以前她还嫌弃骑射并非女子应该学的,所以并没有专门去学,要是知道有今日的用处,她当初就一定用心学骑射了。

    她听说今天那头大野猪就是皇后捕获的,那个看起来娇滴滴的陆夭夭,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之前她听太后所形容,还以为只是个徒有美貌的女子,可她发现好像并非如此……

    如果皇后只是长得好看,皇上不可能会这么喜欢的吧。

    柳知画觉得未来进宫的路上充满了挑战,不过,她是不会认输的。

    “知画在这里陪太后就好。”柳知画低声地说道。

    太后笑了笑,“也罢,反正将来等你入宫了,还怕没有机会让皇上知道你的好么?”

    “太后,知画伺候您睡下吧。”柳知画柔声地说道。

    “好!”太后轻轻地点头。

    躺在床榻上,太后脑海里觉得一片浑浊,她透过微弱的灯光看着柳知画,隐隐约约想起以前好像也有个人这样在床边服侍着她。

    那个人……好像是陆夭夭。

    太后想起以前将陆夭夭当做女儿的过去,心里一阵后悔,那时候她就是被陆夭夭的假象给欺骗了,这么虚伪阴险的女子,如今连皇上都被她蒙在鼓里,没有看清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一定会让皇上看清楚陆夭夭的真面目,不能继续受她蒙骗了。

    临睡之前,太后在心里再次坚定自己的想法。

    柳知画默默地看了太后一眼,这才低着头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