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激怒

第八百一十四章 激怒



    回到营帐,太后得知墨容湛受伤,立刻带着柳知画过来看望他。

    虽然知道墨容湛已经没有大碍,太后的脸色依旧是很难看,她冷眼看向站在旁边的叶蓁,对墨容湛说道,“哀家早就说过了,不该带女子进山狩猎,这是不详的,你偏偏不信,幸好只是轻伤,万一跟上次一样……你就是不长记性。”

    “母后,朕受伤与皇后没有关系。”墨容湛淡声地说道,太后对叶蓁是已经厌恶到极点,不管什么事都忘她头上扣去。

    太后不依不饶地说道,“怎么会没有关系?上次也是因为她,你都被伤成什么样了,这次又是这样。”

    墨容湛皱眉,“母后!”

    “哀家知道你心疼她。”太后没好气地哼道,“听说你还带了两个人回来?”

    “嗯,在山里迷路的。”墨容湛淡淡地说道,“母后,让你挂心了,朕并没有大碍。”

    太后冷眼环视了周围一眼,“你这次出门只带着福德,如今受伤了没人照顾怎么办,让知画留下照顾你。”

    叶蓁抬眸看向太后,心里对太后最后一丝忍耐终于消散了,“母后,皇上身边有臣妾呢。”

    “你若是能照顾好皇上,皇上会受伤吗?”太后不悦地说道,非要将柳知画安排到墨容湛的身边。

    “母后您说的好像是臣妾让那头老虎出现一样。”叶蓁淡淡地笑着,“臣妾懂得医术,除了臣妾,谁能照顾好皇上?”

    柳知画低着头不说话。

    太后冷声说,“你怎么知道知画就不懂?”

    “这位柳姑娘……”叶蓁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淡笑,“听说是今年的秀女吧,你不好好在家呆着待选,以一个秀女的身份到处凑热闹,知道的是你来服侍太后,不知道的会怎么想你?一个秀女还没入宫就抛头露面的,将来还敢让你留在宫中吗?”

    柳知画猛地抬起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看着叶蓁,这些话对于她来说太沉重了,皇后根本就是要皇上对她厌恶。

    “陆夭夭,哀家难道让一个可心的人在身边伺候也不行吗?”太后怒声问道。

    叶蓁笑着点头,“母后,臣妾哪敢说不行,等将来柳姑娘进宫了,臣妾一定将她安排到您身边伺候您,反正宫里还缺好些女官和宫女呢。”

    秀女入宫除了成为皇上的妃嫔,还有些身份比较差的会成为宫女,另外一种就是女官了,如果柳知画成了女官,那她就不用想着再成为皇上的女人。

    太后被叶蓁气得心尖一阵阵抽疼,“陆夭夭,你……你……”

    墨容湛沉声地喝住叶蓁,“皇后,母后要如何安排女官是母后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是,皇上。”叶蓁行了一礼,转而对太后说道,“母后,都是臣妾不懂事,您别怪臣妾才好。”

    太后冷冷地看着叶蓁,愤怒地拂袖离开,“不知所谓!”

    柳知画的脸色苍白如雪,她并非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皇上虽是在呵斥皇后,实际上是在帮她。

    他说的是女官!

    待太后和柳知画离开了,叶蓁才没好气地嗔了墨容湛一眼。

    墨容湛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跟朕没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叶蓁心里酸溜溜的,她这个当皇后的还在这里呢,太后都肆无忌惮地往他身边塞别的女人,将来肯定只会更厉害,“都是因为你!”

    “夭夭,这不能怪朕。”墨容湛无奈地说道,他根本什么都没做。

    叶蓁知道不能怪他,他刚刚还暗中帮了她,不然也不会让太后气成那样,“你觉得西凉巫王有可能帮太后吗?”

    “那就要看西凉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墨容湛眸色微沉地说道。

    “如果太后的催眠再也无人可解……”叶蓁想到一辈子都要面对这样的太后,头皮忍不住一阵发麻。

    墨容湛低声说,“还有叶瑶瑶,她总会说出来的。”

    叶蓁想起还被关在监察院的叶瑶瑶,不知她如今怎样了。

    “我先去见完颜熙。”叶蓁低声说道,“他看起来戒心很重,你见他的话,他未必什么都肯说的。”

    “他若是有求于朕,自然什么都愿意说。”墨容湛淡淡地说。

    叶蓁想了一下,“那……等他主动来求见你吗?”

    墨容湛说,“你去见他,朕会让人去西凉查一查的。”

    “好。”叶蓁轻轻地点头,“你不是认识他的舅舅吗?”

    “算是有几面之缘。”墨容湛淡淡一笑,“以前在战场上交过手,不算深交。”

    “……”叶蓁无语地看着他,那他今天还一副很熟悉拓跋玄元的样子?

    墨容湛挑了挑眉,“朕不这么说,他不会跟着回来。”

    叶蓁摇头笑道,“我先去见完颜熙。”

    待她离开了,墨容湛让福公公去将沈异叫来。

    不一会儿,沈异就从外面进来,给墨容湛行了一礼,“卑职见过皇上。”

    “让人去一趟西凉,查一查最近都发生什么事情,还有,查恪王的下落。”墨容湛沉声地吩咐。

    沈异低声地应是。

    墨容湛沉默了片刻,“十年前,宫里曾经放出一批宫女,让人去查一下,有没有一个叫千雪的宫女,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将她这十年来的去向都查清楚。”

    “是!”沈异心中微微诧异,这个千雪……难道就是皇上昨天在山里见到的女子?

    “这件事暂时不要让皇后知道。”墨容湛低声说道,他不想让叶蓁知道这个千雪的存在,如果千雪真的是千罗刹的人,那肯定就跟慕容恪有关系的。

    千雪以前是慕容恪身边的宫女。

    “是,皇上。”沈异除了应诺,根本不知能够回答什么。

    墨容湛淡淡地点头,“下去吧。”

    沈异脚步动了一下又停住,“皇上,千罗刹两个人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别留下活口。”墨容湛声音森冷地下令,既然不肯说,那就没有活着的必要,反正他也不会放过千罗刹的人。

    “卑职明白。”沈异说道。

    墨容湛眸色微冷地看向窗外,如果慕容恪真的跟千罗刹有关系,那之前千罗刹为何要追杀叶蓁?

    这是他一直对慕容恪有所怀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