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囚禁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囚禁

    叶蓁抬眸看了她一眼,低声地说道,“母后,为着小王爷的命,您还是忍着点吧,臣妾的哥哥没有什么本事,不过护着小王爷平安归来还是足够的。”

    “你……你敢威胁哀家?”太后指着她怒声问道。

    “是啊,臣妾就是在威胁你,不要动不动就要臣妾和叶将军的命,臣妾是死过一次的,所以比谁的爱惜性命,谁要臣妾的命,臣妾一定会让对方比死还难过。”叶蓁淡淡地说道。

    站在太后身边的柳知画站了出来,“皇后娘娘,你怎能这样对太后说话?简直太目无尊长了。”

    啪——

    叶蓁抬手就一巴掌打了过去,目光冷冽凌厉地看着柳知画,“本宫在说话,你一个奴才也敢开口训斥本宫?”

    柳知画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打过,她一下子就被打懵了。

    “母后,小王爷的事情,皇上是心中有数的,您还是别太担心了,马上就要寒冬,母后不是有腿酸的旧疾吗?承德山庄的温泉最是适合母后了,不如这几日母后去承德山庄养身子,您看如何?”叶蓁眼中的凌厉换成温和的笑意。

    太后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皇后,才知道原来她真的一直小看了陆夭夭。

    别以为她没听出来,陆夭夭这是威胁她去承德山庄,否则就不会让叶淳楠护着阿沂。

    “哀家……明日就去承德山庄。”太后看着叶蓁冷声地说道,“小王爷若是有三长两短……”

    “母后在承德山庄养病,其他事情就不要操心了,有皇上和臣妾呢。”叶蓁笑盈盈地说道。

    太后捂着胸口,一口腥甜涌了上来,她知道陆夭夭就是想要气死她,她偏要好好地活着!将喉咙的腥甜咽了回去,她声音虚弱地挥手,“你退下,哀家不想见到你。”

    叶蓁屈膝行了一礼,“母后好好休息,臣妾告退了。”

    柳知画在一旁捂着脸颊,她抬眸看向叶蓁,心里积压这前所未有的愤恨。

    目送叶蓁离开,柳知画才让眼中的泪水滚落下来,“太后娘娘……”

    太后虚弱地闭上眼睛,“哀家斗不过她。”

    如果连太后都没有办法对付陆夭夭,那她在这宫里岂不是要一手遮天了吗?

    “皇后越发不将您放在眼中,奴婢是看不过眼才顶撞了她。”柳知画可怜兮兮地说道。

    太后点了点头,“哀家知道你的好,罢了,且委屈你了,等小王爷平安归来,哀家再跟她算账。”

    柳知画即使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低头应了下来。

    “哀家累了。”太后虚弱地说道,扶着柳知画的手回到寝殿,“吩咐下去,明日去承德山庄。”

    “太后,您真的要离开宫里,岂不是顺了皇后的心意?”柳知画一点都不想离开这里,若是去了承德山庄,她连见到皇上的机会都没有了。

    太后的脸色透着苍白,“就顺着她几天,哀家自会想办法对付她。”

    柳知画只觉得心里无比委屈,只希望有一天能够亲眼看到陆夭夭的失宠和落魄。

    ……

    ……

    叶蓁离开慈宁宫之后没有立刻回去,她慢慢地在宫里度步,今天跟太后撕破脸并非她想要的,不过,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本来就没有什么情分了。

    “娘娘,太后会不会真的去承德山庄?”红缨小声地问道,今日皇后娘娘终于不再对太后逆来顺受了,就不知太后会不会真的娶承德山庄,若是太后不在宫中,娘娘的日子才算真正清心自在了。

    “太后一定会去的。”叶蓁淡淡地笑道,“一会儿去传令给齐医官,让她随太后一道去承德山掌,本宫瞧着太后的脸色不太好,其他大夫未必能够治得好,让齐医官跟着吧。”

    红缨小声说,“太后如此待您,您还处处为她着想。”

    “毕竟她曾经对本宫有恩。”叶蓁低声说道。

    她知恩图报,却不会逆来顺受。

    “这是什么地方?”叶蓁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她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偏僻的宫殿,“本宫好像没听说过这边还有住什么人的。”

    “是啊,好像有太监在外面守着。”红缨点了点头,“奴婢过去问一问。”

    叶蓁说,“过去看一眼吧。”

    “娘娘万福。”还没走进大门前面,已经有两个暗卫将她拦住了。

    “这里面住的是谁?”叶蓁疑惑地问,怎么还有暗卫所的人在这里看着。

    其中一个暗卫是见过叶蓁的,知晓皇后娘娘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他犹豫了一下,“娘娘,属下也不清楚。”

    叶蓁脸色微沉,“不清楚你们守在这里作甚?让开,本宫进去看看。”

    “娘娘,这恐怕不妥吧。”

    “本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叶蓁冷声说道。

    暗卫说道,“娘娘,这是皇上让属下们在这里守着的,您若是想进去,不如先问过皇上?”

    墨容湛从来没跟她说过在宫里囚禁了什么人!叶蓁皱了皱眉,她想着那就先去问问他好了,正要转身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

    “皇后娘娘,你去告诉皇上,我是不会屈服的。”

    屈服?叶蓁猛地回头看向那两个暗卫,“里面关的人究竟是谁?”

    听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皇后娘娘,这……”两个暗卫面面相觑。

    叶蓁微微眯眼,越过他们的身子去开门。

    “娘娘!”

    “谁敢拦着本宫?”叶蓁目光犀利地扫向他们。

    两个暗卫的确不敢强硬拦着她,见她已经去推开门,其中一个悄然地后退离开,他得赶紧去回禀皇上才是。

    叶蓁推开了门,一眼便瞧见站在台阶上面盈盈淡笑的女子。

    是她!

    “皇后娘娘,我们又见面了。”千雪姿态万千地倚在门廊,眉梢眼角都是风情万种的娇笑。

    是那日在街上被沈异抓到的女子,千罗刹的杀手,墨容湛说她以前是宫女。

    千雪。

    原来这里囚禁的人是她。

    “是你。”叶蓁淡淡一笑,“看来你应该还什么都不肯说。”

    千雪勾唇一笑,“你以为皇上将我囚禁在这里,是为了逼我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