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九百一十二章 交换

第九百一十二章 交换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叶蓁和金善善进了监牢,她轻声地叫着完颜熙的声音,不敢轻易都触碰他,她将手放在他脖子的脉搏上,他还没死,只是全身都被冻僵了,他也没有睡过去,听到叶蓁在叫他,他的眼珠子还动了一下,只是全身都动不了而已。

    “他还没死。”叶蓁对金善善说道。

    金善善看着这个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衣裳的男子,心想就算他这时候还没死,只怕也是救不活了吧,他看起来已经和死没有两样了。

    她看了叶蓁一眼,将身上的大氅给完颜熙披上。

    “他还没死,我能救他。”叶蓁低声说,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往完颜熙的嘴里一点一点地喂着他喝下灵泉。

    完颜熙的呼吸慢慢地清晰起来。

    齐若水走了进来,眼睛盯着叶蓁手里的瓷瓶,“这是什么?”

    叶蓁将瓷瓶砸在地碎开了,“我要带他回去。”

    “除非你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药救他。”齐若水说道。

    她特意引陆夭夭到这里见到完颜熙,就是想要亲眼看到她是怎么将频临死亡的完颜熙救回来,这几天她仔细地检查过陆夭夭的药箱和那些药,那些药跟普通的药材看起来一样,但药性却是强了很多,她想知道原因。

    陆夭夭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叶蓁说,“这是我自己用药材熬出来的药水。”

    “药方。”齐若水说。

    “先将他送到祭司殿。”叶蓁面色冷凝地说道。

    齐若水沉默地看了叶蓁一会儿,对外面的无名点了点头。

    无名便让两个护卫进来将完颜熙抬了出去。

    叶蓁扶着金善善的手站了起来,她冷冷地看着齐若水,“你已经得到西凉王宫了,完颜熙有没有弑母你很清楚,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痛快,非要将他关在这里折磨他?”

    不将完颜熙关在这里,她怎么发现这位锦国皇后的秘密?

    “这是他应有得惩罚。”齐若水淡淡地说,“如果你还想救他,最好不要再质问我。”

    叶蓁冷冷地看了齐若水一眼,转身走出这个监牢。

    齐若水站在原地含笑看着她的背影,视线慢慢地转向皇甫宸。

    皇甫宸也在看着她。

    叶蓁和金善善已经离开了这里,皇甫宸并没有跟上去,无名得到齐若水的示意,亲自送叶蓁她们回祭司殿。

    “我以为沐情是你最爱的人。”齐若水笑着走了出来,含笑看着皇甫宸,“看来你的心已经全是陆夭夭了。”

    “她是我的徒弟。”皇甫宸冷声说道。

    齐若水呵呵地笑着,“在她还没有成为你的徒弟之前,你就已经动心了吧,是为了欺骗自己才收她当徒弟的?”

    皇甫宸冷眼看着她,“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心里应该很清楚。”齐若水道,“你不想要得到她吗?不想要她陪着你一起到老吗?甘心将她推到墨容湛的身边?”

    “是谁告诉你关于皇甫家的秘密,这个世上早就没有什么皇甫王朝,你可以凭着你夺来的西凉去得到想要的一切。”皇甫宸冷声说。

    齐若水说道,“皇甫家的秘密究竟存不存在你心里更清楚,皇甫就澜是你的叔叔,亲叔叔,他的遗志就是想要恢复旧王朝,你一点都不想替他完成吗?”

    “他的遗志……”皇甫宸有些悲悯地看着齐若水,“你真是悲哀。”

    “什么意思?”齐若水微微眯眼,她到底哪里让他感到同情了?

    皇甫宸低声说,“你和我叔叔的事情,已经成为你的魔障,齐若水,难道你不悲哀吗?”

    “不要以为你是我的表弟,我就真的不会杀你。”齐若水脸色一变,别人提起这件事她都能置之不理,可皇甫宸提起这件事,她感觉是自己所有的耻辱都暴露在世人的眼中。

    因为他知道她所有的过去。

    皇甫宸淡淡地说,“你知道我不怕死。”

    “你……”齐若水气结,随即又笑了起来,“你不怕死,那陆夭夭呢?她如今还怀有身孕,只要我一声命下,她不用失去性命,只要失去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行了,她会恨你一辈子。”

    这话终于让皇甫宸的脸色沉了下去,他并不知道叶蓁已经有了身孕,她看起来依旧还像他以前认识的小姑娘。

    “齐若水!”皇甫宸怒瞪着她。

    “为了她,你只能听我的。”齐若水说。

    皇甫宸只是看了她一眼,径自往前面走去。

    ……

    ……

    “他还能活下去吗?”金善善看着依旧蜷缩成一团的完颜熙,她怎么觉得这个人其实已经死了。

    叶蓁看着完颜熙,她没想到再次见到他居然是这样的情形,他不是在荒原的军营吗?怎么会出现在西凉,还被齐若水给抓住了。

    “我也不知道。”叶蓁低声地说道,她不知道完颜熙还能不能活下去,但她想救他。

    金善善低声说道,“他是到西凉找拓跋玄元的,他跟拓跋玄元想要逼西凉王退位,这样一来就能够避免跟锦国开战,上次听说已经是得到西凉王朝大多数官员的支持,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齐若水回来了。”叶蓁低声说道。

    “齐若水真的能够一手遮天吗?”金善善问,齐若水看起来就像一个柔弱的妇人,为什么却能够在西凉翻云覆雨。

    叶蓁似乎看穿金善善的想法,她淡淡一笑,“越是无害的人越是不容易对付,齐若水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能耐,不管如何,她的祭司殿就已经足够让人忌惮了。”

    金善善转头看向完颜熙,“完颜熙被齐若水抓了,那拓跋玄元呢?还有他身边的那个侍卫阿多……”

    没错,阿多对完颜熙是寸步不离的,他在哪里?

    “如果他们没有被齐若水杀了,那肯定还在西凉。”金善善看向叶蓁,他们若是知道完颜熙在祭司殿,会不会来救他呢?

    叶蓁轻轻摇头,示意金善善不要再说下去了,无名还在车辕,他会把她们的话都听在耳中的。

    “只有等完颜熙醒来才知道了。”金善善无声地说道。<!--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