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回去

第九百三十三章 回去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叶蓁他们只在小宅里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还没天亮就开始赶路了,这一路都没有再停下休息,三天后终于接近东莱,宋炯没有继续赶路,而是找了个农舍让叶蓁住了下来。

    “怎么不继续走了?”叶蓁问道,她迫切想要见到爹爹,想要离开西凉,明明再走一天就能走到东莱了,怎么又要停下来了?

    沈异低声说道,“娘娘,东莱被叶大人夺下了,西凉王又派兵支援,听说是拓跋裘带兵前往平井,在平井挡住了叶大人的军队,我们如果要去东莱,必须要经过平井,我们不能就这样贸然过去,会被祭司殿的人认出来。”

    叶蓁惊喜地问,“我爹已经夺下东莱了?”

    “是,叶大人用兵如神,和靳楼一起将东莱打下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攻下平井了。”沈异说道。

    宋炯在旁边说,“这次西凉派的是拓跋裘,西凉的第一大将,就连拓跋玄元都比不上他的威猛。”

    “拓跋裘跟拓跋玄元是什么关系?”叶蓁问。

    “两人是堂兄弟。”宋炯说道。

    叶蓁愣了愣,“那拓跋裘也是完颜熙的舅舅了,他不帮完颜熙,反而投靠了巫王吗?”

    沈异说,“听说两人向来不和,拓跋裘是齐若水一手提拔起来的。”

    “那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叶蓁微微蹙眉问道。

    “你们在这里,我去打听消息。”宋炯说,“如果有机会能够离开平井,我们就晚上离开。”

    叶蓁只好点了点头,暂时在这个农舍住了下来,虽是农舍,不过很是干净,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如今她已经怀孕快要三个月,虽然肚子还是看不出来,不过她还是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在西凉多一日,她就要多担心一天。

    “还没有祭司殿的消息吗?”叶蓁低声问着沈异,他是暗卫所的领队,肯定消息比任何人灵通的,何况,这么多天一直只有他在身边,其他暗卫根本没看到。

    沈异低下头不敢看叶蓁,“属下还不知道,没收到消息。”

    叶蓁眸色沉静地看着沈异,“是不是慕容恪出事了?不要隐瞒我,我早晚会知道的。”

    “娘娘……”沈异确实已经知道慕容恪被关在地牢里的消息,可他不能说出来,他觉得如果娘娘知道六王爷被齐若水折磨得生不如死,肯定会想回去救他的。

    “沈异!”叶蓁冷声地叫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娘娘,慕容恪没有逃出来,被齐若水抓了关在地牢里……”沈异低声说道,“属下已经让人想办法救他出来了。”

    叶蓁觉得沈异这是在敷衍她,她淡声说道,“齐若水不会轻易杀了慕容恪的,只是将他关在地牢中,还是对他做了什么事?”

    沈异犹豫了片刻,“娘娘,属下也不知道齐若水究竟做了什么,只是……听说……听说地牢里经常传出慕容恪的惨叫声。”

    “那是因为齐若水把阁主扔进蛊虫窟里面了。”宋炯脸色苍白地出现在门边,“藤烨让人给我传来的消息,齐若水要把我们阁主练成蛊人……”

    叶蓁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骤然一变,“你说什么?”

    “齐若水已经离开祭司殿前往安河城,藤烨这两天就会将人救出来,我不知道有谁能够解毒,你不是医术了得吗?你能治好我们阁主身上的蛊毒吧?”宋炯眼睛直直地盯着叶蓁。

    沈异立刻说道,“我们娘娘必须回青州,不能留在西凉。”

    “我们阁主就算从祭司殿救出来,也撑不住到青州了。”宋炯怒声地叫道。

    “娘娘,不能留下来!”沈异看向叶蓁。

    叶蓁还沉浸在震撼这种,她问着宋炯,“你说,齐若水将他扔进蛊虫窟里,要把他练成蛊人?”

    “是,我们阁主****受蛊虫噬咬……”宋炯的声音都有些哽咽,“皇后娘娘,我们阁主是为了你才被齐若水抓住的,如今只有你能救他……”

    沈异说道,“娘娘,您还有身孕,不能再舟车劳顿回去了。”

    “不用回祭司殿,我们就回之前的那个宅子,那里是最安全的,藤烨会把阁主送到那里的。”宋炯急忙说道。

    叶蓁轻轻地闭上眼睛,“我跟你回去。”

    “娘娘!”沈异瞪圆了眼睛,“您不能回去,太危险了!”

    “如果不是慕容恪救我出祭司殿,我如今还被齐若水限制着。”叶蓁低声说道,她不能让慕容恪被练成蛊人。

    蛊人……那是完全失去意识,如同傀儡一样受人摆布,而且全身是毒,根本活不过三年。

    慕容恪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能让他被齐若水利用摆布?

    “可是,娘娘……前面就是东莱了,叶大人就在那里,难道您不想回去吗?”沈异问道。

    叶蓁点了点头,“我比谁都想回去,但是……我不能看着慕容恪被练成蛊人。”

    宋炯脸上一喜,“娘娘,那我们立刻就回去。”

    “好。”叶蓁点了点头。

    “娘娘!”沈异仍然是反对的,他担心这一回去会遇到祭司殿派来抓他们的人,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绝对不能再被抓回去。

    叶蓁说,“齐若水去了安河城,我爹和靳楼他们又打败西凉,祭司殿如今肯定没有多余的心思来追捕我们,我们不会有危险的。”

    沈异心想他不仅担心她的安危,更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啊,千万不要有什么闪失才好。

    “沈大人,本宫自己的身体很清楚,你不是说红缨和蒹葭都在西凉吗?让她们来找我们吧。”

    “是,娘娘。”沈异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是改变不了娘娘的主意,他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皇上呢?

    叶蓁低声说,“本宫留下来的事情,就暂时不要跟皇上说了。”

    “……”沈异愣住了,娘娘是会读心术不成?

    “我们休息一会儿,吃过午膳就启程。”叶蓁对宋炯说道。

    宋炯高兴地点头,“好的,我这就去准备午膳。”<!--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