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王妃人选

第九百六十八章 王妃人选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锦国,京都。

    比起边境的战事连连,京都依旧太平繁荣。

    宫里的妃嫔从来不曾得宠,早就习惯默默无闻的日子,皇上和皇后都不在宫里,她们也蹦跶不起来,不过,还是有些人心里暗暗希望被西凉巫王抓走的皇后不要再回来了。

    只要宫里有皇后娘娘,皇上眼里是看不见她们其他人的,如果皇后没了,她们还有几分机会能够得到皇上的宠爱,也不指望能够有皇后的盛宠,能够让她们生下一儿半女就行了,若是皇后回来,听说她已经怀有龙裔,到时候只怕她们更是连生存的地方都没有了。

    比起这些妃嫔们阴暗的小心思,太后的日子过得却是十分滋润轻松的。

    “阿沂,你看,这是哀家给你挑选的名门闺秀,你看看有那个是合你心意的。”太后每天除了处理宫里的事情,最大的乐趣就是替墨容沂挑选王妃了。

    墨容沂才从御书房回来,他刚刚得知北冥国那边内乱和荒原可能会有大战的消息,心情并不是很好,他担心皇兄的安危,也担心皇后嫂子如今不知情况如何,还有荒原一旦发生大战,锦国的百姓可能又没有平静的日子,他想要找太后商量这些事情,没想到刚到慈宁宫却听到太后要给他挑选王妃。

    “母后,我不是说了,这件事以后再提。”墨容沂皱眉,尽量克制着语气说道。

    太后嗔了他一眼,“你都几岁了,赶紧娶王妃才是大事,这些姑娘都是哀家精挑细选的,你快过来看看。”

    墨容沂忍不住提高声音,“母后,如今朝中的大事是边境的战事,是皇兄的安危,你问都不问皇兄是否安好,从来不关心皇后嫂子救回来没有,怎么尽是想着这些无谓的事情呢?”

    “这些怎么就无谓了。”太后没好气地说,“哀家怎么会不关心边境的战事,只是哀家再怎么担心又有什么用,难道就能够改变局势吗?皇帝在霞州打战,哀家也挂心他的安危,可不能因为挂心就对你的终身大事置之不理吧。”

    “母后,如今没有什么事比战事更重要,在皇兄回来之前,我是不会议什么亲事的。”墨容沂不耐烦地说。

    太后急声道,“难道皇上回不来你还打算一辈子不成亲了?”

    墨容沂震惊又愤怒地抬起头看向太后,“母后,你说的是什么话?”

    她居然诅咒皇兄回不来?他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母后的口中,难道皇兄的生死对于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吗?

    “哀家说的只是万一。”太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她轻咳了一声。

    “母后,这件事不要再提了,等皇兄回来再说。”墨容沂淡淡地说,心里说不出的失望。

    太后抓住墨容沂的手,“阿沂,哀家知道你和皇上兄弟情深,但是难免会有意外,你是皇上最嫡亲的弟弟,将来是锦国的支柱,哀家的担心哪里有错了?”

    “母后,皇后嫂子已经有皇兄的孩子,你的担心未免太多余了。”墨容沂冷声地说道,“我还要找许大人商议事情,母后,我先走了。”

    “阿沂,阿沂!”太后对着墨容沂的声音大叫。

    ……

    ……

    虽然知道慕容恪的伤势都已经恢复了,叶蓁还是开了几副补药给他,那些药其实没什么作用,她主要是想给他喝一点灵泉,确保他不会再受到蛊毒的影响。

    “夭夭,你不是说我身体没大碍了吗?怎么还要吃药?”慕容恪长这么大都没喝过药,就这几天喝得最多了,他看到都觉得头皮发麻。

    叶蓁说道,“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喝了对你也没坏处。”

    慕容恪苦笑,“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故意折磨我?”

    “若是真想折磨你又如何?”叶蓁笑着问,他隐瞒了她千罗刹阁主的身份,她还没找他算账呢。

    “只能受着。”慕容恪叹息了一声。

    叶蓁说,“之前你的身体受损太厉害了,虽然是恢复了,但小心一些总是没错。”

    慕容恪笑着点头,低眸看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眼,“阿湛知道你怀孕了吗?”

    “应该是知道了。”叶蓁想到很快能够见到墨容湛,她的心情变得愉悦了起来。

    “夭夭……”慕容恪欲言又止,有些犹豫地看了她一眼。

    叶蓁见他面色怪异,笑着问,“怎么了?”

    “若是有一天阿湛立别的女子为妃,你会如何?”慕容恪低声问道。

    “宫里如今不是也有其他妃嫔吗?”叶蓁笑道。

    那是不一样的!慕容恪在梦中所看到的那个女子,阿湛似乎是放在心里的,否则不会宠爱她那么长时间,虽然那只是他的梦,但他隐隐觉得不仅仅是梦,要知道他的梦是不是真的,还要等见到阿湛的时候才知道。

    “也是。”慕容恪笑了笑,“阿湛怎么舍得让你伤心。”

    叶蓁觉得慕容恪好像话中有话,“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在想,如果阿湛没有遇到你,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慕容恪笑道,“我以前没有见他笑过,更别说会对哪个女子用心了,他的人生好像只有打战。”

    在他的梦里,他所见到的阿湛就跟小时候的一样,除了打战就是锦国,好像没有其他事情是感兴趣的,即使后来立的贵妃,似乎也没能改变他的个性。

    说起来,能够真正改变阿湛的人只有夭夭。

    是她让他看起来像人一样有七情六欲。

    “皇上以前在宫里吃不少苦吧。”叶蓁低声问。

    “是啊,太后那时候比较柔弱,没能保护他。”慕容恪淡淡地说。

    叶蓁在心里轻叹,如今的太后没看出来哪里柔弱了。

    “那你当初为什么会成为千罗刹的阁主?”叶蓁问。

    慕容恪莞尔一笑,大概早就料到叶蓁会问这个问题,“还记得卓老吗?本来只是代理几天,没想到就成了阁主。”

    “你怎么会拜卓老为师的?”叶蓁又问道,卓老只是个江湖人,慕容恪是王爷,是怎么成为卓老的徒弟?<!--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