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女儿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女儿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如胶似漆的两个人终于分开了,叶蓁靠在门边目送墨容湛离开,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舍不得他,好像……好像很担心以后不能再这样跟他甜甜蜜蜜地过日子一样,这到底是一种预兆还是她缺乏安全感?他明明是这么喜欢她,她怎么还会觉得不安呢?

    他就像她的毒药,明知道会上瘾,却又无法戒掉。

    这样是不对的……

    她不能这么依赖墨容湛,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早就不再是那个被软禁在秦王府的秦王妃了,而是锦国的皇后,她爱他,在她最孤单无助的时候,他就是她的信仰,她不能总是依靠他保护着,虽然她很不喜欢这个皇宫,可她一定要保护自己才行啊……总不能在自己的家里还被别人欺负吧。

    叶蓁抬头看着天空,心底深处莫名闪过一丝不甘,她不敢去探究这丝不甘从何而来,很快就给压了下去,对红菱吩咐道,“快去请夫人过来。”

    裴氏在偏殿已经等得很心焦了,她明明都已经进宫了,怎么还见不到女儿呢?该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夫人,娘娘请您过去。”红缨走了过来,看到裴氏很紧张的样子,笑着安抚她,“方才是皇上在屋里,所以让您在这里多等了一会儿。”

    “原来是皇上在。”裴氏松了一口气,为刚刚自己一直在胡思乱想感到好笑,“娘娘好吗?”

    红缨笑着说,“娘娘一直都好,您见到娘娘就知道了。”

    裴氏心想,她的女儿都被西凉巫王给抓走了,从小就在家里娇生惯养的,到了西凉那种地方怎么可能还能过得好?能够保住孩子已经不错了,她想到夭夭可能在西凉吃不少苦,心里简直就被火烤着一样。

    “娘娘,夫人来了。”红缨请裴氏进去。

    叶蓁立刻站了起来,“娘,您来了。”

    裴氏一肚子的话想要说,一看到叶蓁挺着肚子朝着她跑来,她仿佛看到小时候的女儿才刚学会走路的样子,也是这样高兴地扑向她,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你这个孩子,你这个孩子……”

    她哭着抱住叶蓁,天知道她这些日子没有一个夜晚能睡得安稳,闭上眼睛就好像看到女儿被杀的样子,看到夭夭脸色红润还怀着孩子好好地回来了,她才终于允许自己哭出来,这段时间她都一直忍着。

    叶蓁本来是很高兴见到裴氏的,被她这么一哭,她的眼睛也跟着潮热了,“娘,我好好的,好好的。”

    裴氏想要像以前一样打她几下,手才刚拿起来,看到叶蓁的肚子,她都心疼得不行,只好将女儿搂在怀里,“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我没事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叶蓁哭着笑道,“娘,您别哭了,哭得我也想跟着哭。”

    “不哭不哭。”裴氏抹去泪水,见到女儿是高兴的事儿,她哭什么,“我就是见到你高兴。”

    叶蓁牵着裴氏的手坐下来,“娘,我让您进宫就是让您知道,我其实挺好的,在祭司殿的时候,齐若水不敢对我如何,六王爷很快就救我出去了,后来我一直都在皇上身边,哪里会受委屈呢。”

    裴氏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终于是放心了,“没有受委屈就好,你是个有大福气的孩子,以后就平平安安,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叶蓁笑着点头,“我一直有福气呀。”

    “这孩子闹不闹你?”裴氏慈爱地看向她的肚子,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她的小宝贝也要生孩子了,她就要当姥姥了。

    “不闹,自从怀上就一直都很乖巧呢,我吃得下睡得好,一点反应都没有。”叶蓁笑着说,除了那两天不舒服,她到现在都觉得全身舒适,每天走一个时辰都不带喘的。

    裴氏欣慰地点了点头,“那就好,我怀你大哥的时候,一直吐得天昏地暗的,真恨不得什么东西都不要吃,就是闻到一点点油味都不行,过了头几个月才好一些。”

    叶蓁笑道,“大哥就是太调皮了。”

    “谁说的,你大哥出生之后乖得不行,就你才调皮,这么小的人儿,哭起来真是惊天动地,那时候刚把你带去边城,我们也是人生地不熟的,你又才刚出生不到两个月,我们一时没找到奶娘,你饿起来就大哭,还是你大哥哄住你。”想起以前,裴氏心里一阵感概,不知不觉就十几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

    “要不是你们,夭夭肯定就没有今天了。”叶蓁低声地说,她一直觉得愧对自己的妹妹,要不是陆世鸣夫妇,她的妹妹肯定早就没了,不可能享受十几年的幸福,她……或许也不可能重生在妹妹的身上。

    裴氏笑看了她一眼,“你是我们的女儿,说这个话是不是太见外了。”

    “大哥的差事怎么样了?”叶蓁知道有些感激的话放在心里就好,说出来就显得太生疏了。

    “他们父子俩什么差事都不会跟我说,就怕我跟着担心,不过最近几天都没见到子恒……”裴氏顿了一下,“子恒是你大哥的字。”

    叶蓁说,“看来大哥是挺忙的,我还想见他呢。”

    裴氏笑道,“回去我跟他说一声,他肯定也想见你。”

    “爹呢?他好吗?听说他被太后关进大牢,会不会受到什么苦?”叶蓁关切地问。

    “听你爹说,那地牢里的人早就被换了,都是皇上的人,他在里面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连太后和邱耀宗都不知道,他还能受什么苦,倒是这两天才忙得连个人影都见不着,父子两人都一个样的。”裴氏抱怨着。

    叶蓁掩嘴一笑,“我也听皇上说了,让大哥和小王爷领了个比较棘手的差事,不过,这是皇上想要练一练大哥,后面有皇上看着,您就不用担心了,爹最近是忙的,内阁少了两个,什么事都落在他头上。”

    裴氏笑着说,“我就是说一说,他们用不着我担心,我担心的是你。”

    本书来自品&书#网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