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流产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流产

    “什么?淑妃流产了?”正在庭院晒着太阳的叶蓁听到从宫里传来的消息,微眯的眼睛猛地睁开,她诧异地看着来告诉她这件事的红菱,“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她当然很清楚胡月儿不可能有身孕,从一开始的宠爱到有孕都是假的,她就是好奇,胡月儿忽然来这么一下,是墨容湛授意的,还是她自己要这么做的。www*xshuotxt/com

    “听说是宫里其他妃嫔在秀和宫说了不该说的话,把淑妃给惊得动了胎气,御医说本来这一胎就不稳,所以孩子就没了。”红菱小声地说,她不清楚淑妃有孕究竟是真是假,但是听到淑妃流产的事,她还是在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

    叶蓁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宫里的事情听听就好了,反正与我们这里没有关系。”

    这个胡月儿……

    用什么样的方式流产不好,偏偏要拉着一群人为她的假流产陪葬,看来是想法多了。

    “娘娘,听说她是被……皇上要娶齐国公主的事惊动了。”红菱小声说。

    叶蓁淡淡一笑,这个齐国公主都还没嫁过来的,已经让那么多人都警惕起来了,也是啊,天下第一强国的公主,还要皇上亲自去提亲才能娶回来的贵妃,不管从哪方面都要压她这个皇后一头了,难怪有些人心中不安。

    如今就看墨容湛要怎么做了。

    “娘娘,皇上来了。”夏荷走进来低声说道。

    叶蓁躺着不想动,如今她的肚子太大了,动一下都觉得累,她就躺在长椅看着墨容湛大步走进稻花院,看到她懒懒躺着晒太阳的样子,他已经笑了起来,深邃幽黑的眸子灼灼地盯着她,秋日柔和的阳光落在他颀长的身上,更显得他英俊生动。

    既是身居高位的锦国帝王,又生得这般勾引人,难怪让那么多女子伤心。

    “皇上万福金安。”红菱他们都跪下行礼。

    墨容湛挥了挥手,让他们都退下了,他低头在叶蓁的面颊上亲了一下,“也不知道拿条被子,山里的风还是凉的。”

    “有阳光,晒着不冷。”叶蓁笑道,挪了挪位置让他坐下,“皇上还有空来这儿?不用去安抚流产的宠妃吗?”

    “听说了?”墨容湛低眸打量她的眉眼,想知道她会不会吃醋,“她本来就没有身孕,朕只是不想以后会有人怀疑,早些做准备也好。”

    叶蓁低声问,“其他人怎么处置?”

    墨容湛微微挑眉,才想起她问的是那些令胡月儿“流产”的妃嫔,“话是安嫔说的,朕将她打入冷宫了,其他人都罚了禁足抄写经书。”

    没有闹出人命,这样也好,叶蓁轻轻地点头,“哦。”

    “最近孩子乖吗?”墨容湛低声问,眼见就要生产,他在宫里越发坐不住,哪怕还有好些天,他也不放心了。

    叶蓁艰难地侧着身子,“乖什么,每天都想扛着球,走几步都觉得累。”

    墨容湛见她最近没胖反而瘦了一些,心疼地抚着她的脸,“朕这几天都不走了,就在这儿陪你。”

    “宫里没事做吗?”叶蓁惊讶地问,她当然是希望他陪在她身边,不过,他不是很忙吗?

    “齐国使者都走了,朕如今能有什么事。”墨容湛低声地说,他在承德山庄一样能够批阅奏折,“至于南越和宗室,朕不打算这么急出手对付,究竟有多少宗室的人c手南越的事,还没查清楚的。”

    叶蓁低声说,“如果南越真的已经被宗室某些人控制了,你要小心应对才是,南越太重要了,不能让这些人毁了。”

    墨容湛笑道,“朕会暗中扶持一批人上来的。”

    想要拉下一些人,就肯定要有人替代上去。

    “知道是谁下毒了吗?”叶蓁将头枕在他的腿上,找了个舒适位置躺好。

    “陈靖。”墨容湛低声说。

    叶蓁震惊地抬起头,“怎么会是她?”

    她见过陈靖的,人看起来很憨厚老实,怎么会对胡月儿下毒?“这么说,在山庄外面那条小溪放鱼的也是他吗?”

    “是他。”墨容湛冷冷地说,他如今不杀陈靖,是留着他钓出后面的大鱼。

    叶蓁心想那陈靖以后的下场肯定会很惨,“看来他在南越是有份的。”

    墨容湛不希望她想太多这些沉重的事情,“西凉传来捷报,你大哥小胜了一次,虽然还没有将万子良赶出西凉,不过这是个好消息。”

    “如果不是北冥国此时内乱还没停歇,西凉只怕早就不保了。”叶蓁低声说,她还是很担心在西凉的叶淳楠。

    “别担心。”墨容湛低声地安抚她,“北冥国想要霸占西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叶蓁说,“除非锦国和齐国联盟……”

    墨容湛低眸看着她,“夭夭,就算不联盟也是没关系的,大不了失去西凉,齐国不可能跟北冥国联盟,他们本来就是死敌。”

    “你一点都没想过同意齐国的联姻吗?”叶蓁小声地问。

    “联姻确实对锦国有好处。”墨容湛轻轻地抚着她的背,“朕也不是一定要答应,你别多想了。”

    他就知道她肯定会放在心上的,如今正是她要生产的时候,他不能答应齐国,万一夭夭想不开动了胎气,他后悔都来不及了。

    叶蓁笑着看他,“你不答应,以后不要后悔。”

    “不后悔。”墨容湛轻笑着,低头吻住她的唇,品尝着她甜美的味道,他如今对她这样患得患失,肯定是以前做过太多后悔的事情,他不想再后悔了。

    “对了,我爹爹还有几天就该回来了吧,你可有他的消息?”自从上次收到叶亦清的信,叶蓁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究竟在哪里。

    墨容湛说,“朕只知道自从东庆国的长公主死之后,就再没有岳丈的消息,应该是在回来的途中。”

    想到很快就能见到爹爹,叶蓁嘴角的笑容也加深了。

    “岳丈回来之后,愿不愿意当锦国丞相呢?”墨容湛低声问道。

    叶蓁笑说,“这个我可不知道,爹爹好像更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