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着魔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着魔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陆庭之身后还站着端木涯,他本来只是想要来给陆翎之再施针治疗的,谁想到会听到他们家的秘辛,他还真不想听到这些的。

    “二弟,什么时候回来的?”陆翎之平静地看着陆庭之,他的神情依旧平静地仿佛没看到陆庭之的震惊和刘氏的苍白。

    “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陆庭之怒声地问着。

    刘氏脸色发白,嘴唇轻轻地颤抖着,她想要解释,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让两个儿子明白她当时只是为了他们好。

    陆翎之没有再看刘氏一眼,他要回来说的话已经说了,该见的已经见了,接下来,他该去做自己的事了。

    “跟我来。”他对陆庭之淡声说道。

    “大哥!”陆庭之见他没有回答,转身跟了出去,“娘和双儿为什么要杀五弟?”

    那时候五弟才多大,还没有五岁吧,那么可爱聪慧的孩子,他看了都心生喜意,即使不是同一个母亲,可他们还是兄弟啊,他们家的嫡庶之分并不悬殊,为什么毫无反抗能力的五弟会死。

    陆翎之淡淡地说,“这世上很多为什么都没有答案的,庭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了。”

    “不提不代表没有发生过。”陆庭之冷声说道。

    端木涯跟在他们后面,觉得这些话他实在不适合继续听下去,“你们兄弟俩先说话,我一会儿再来给你施针。”

    陆庭之对他说,“我跟你说过的事,这两天就能够做了。”

    “你说真的吗?”端木涯认真地问,“你知道后果的。”

    “嗯,再认真不过了。”陆翎之淡声说,目光略到陆庭之的身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你又想做什么?”陆庭之冷冷地盯着陆翎之。

    端木涯看了他们兄弟一眼,无奈地转身离开,有些话还是要他们兄弟说清楚才好。

    “二弟,你以为我会做什么?”陆翎之含笑地说,“你如今已经是家里的栋梁了,这样很好,以后娘还要你照顾。”

    “你以为我会想你一样,为了双儿和娘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吗?”陆庭之冷笑地问,“不,我不会跟你一样的。”

    陆翎之看着愤怒中的弟弟,微微笑了起来,“你觉得我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为了双儿毒害叶蓁,害得她无辜死去,大哥,杀死自己心爱的人是不是很痛苦呢?你将你的痛苦转移到夭夭的身上,夭夭是我们的妹妹,你怎么能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陆庭之压低了声音,几乎问得咬牙切齿。

    “原来你都知道了。”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两年弟弟对他没有以前那么亲近和尊敬了。

    陆翎之笑了笑,目光幽冷地看向西边的夕阳,“我的确做错了很多事情,如今累了,想休息了。”

    “我不会相信你的。”陆庭之说。

    “你不用相信我,以后我不会再出现了。”陆翎之低声地说道,“庭之,我不会要求你去为双儿她们再做什么,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

    陆庭之眼中还带着愤怒,声音却异常平静,“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如今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将来有面目可以去祖母的坟前祭拜,你呢?祖母最疼爱的人就是你,你却伤害了她最疼爱的孙女,你心里不愧疚吗?”

    “庭之,你我都知道,夭夭不是三叔的女儿。”陆翎之垂眸说道。

    “这不是你伤害夭夭的理由。”陆庭之紧握双拳,痛苦地闭上眼睛。

    陆翎之诧异地看着他,片刻后才说道,“我以为你跟夭夭相处的时间很少,根本没有多少感情……”

    “你让端木涯做什么?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陆庭之睁开眼睛,将所有的酸楚都压了下去。

    “这你就不用管了。”陆翎之淡声说,“你不要管双儿任何事情,她没有什么事是做不了的,至于母亲……将她拘在家里,别让她再进宫了,如今的皇上……你只要当个纯臣就好了。”

    陆庭之听着他像是在交代遗言,怒声说道,“如果你还想要再伤害夭夭……”

    “夭夭死了。”陆翎之声音极低,好像这样才能抑制住他心里的悲和痛。

    “你说什么?”陆庭之脸色一变,两眼呆滞地看着陆翎之。

    陆翎之对着他笑了一下,“这件事,我是不相信的。”

    “你跟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夭夭死了吗?为什么他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怎么可能?那么纯洁美好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就这样消失了。

    “我不知道,以后如果有消息,会告诉你。”陆翎之揉了揉眉心,“我去找端木涯,没有他的针灸,我会头痛。”

    陆庭之还没有从他带来的消息中清醒过来,他怔怔地看着陆翎之的背影,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夭夭曾经顾盼神辉的身影。

    “你居然把陆夭夭的死讯告诉他!”端木涯不悦地看着陆翎之。

    “你站在这里偷听?”陆翎之挑眉问。

    端木涯哼道,“针灸的时间到了,我来催你,刚好听到而已。”

    “走吧。”陆翎之说,他不想在提起夭夭的死,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去相信这件事。

    他如今仍然执着地相信夭夭会回来的。

    “你如果只是想要隐姓埋名根本不需要用那个方法,简单的易容就能够骗过世人,到时候你住在哪里都一样,只要别让人发现了。”端木涯说道。

    陆翎之淡声说,“我要的是陆翎之彻底消失。”

    “过程会很痛苦,不但要削肉剔骨,还要……”端木涯实在不想用那个方法替他改变样貌,“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认不出你的。”

    “那不是更好吗?”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否则怎么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呢?

    “你真是个疯子!”为了不想做自己,居然连这种痛苦都愿意承受。

    陆翎之浅浅含笑,如翩翩公子般温润如玉,却看得人心里发冷,“是啊,不疯怎么成魔。”

    他的心已经着魔。

    叶蓁就是他的心魔,他沉沦其中,永世不得翻身。<!--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