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开国典礼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开国典礼

墨容沂这件事虽然气人,但因为他不在这里,叶蓁就算想骂也骂不到,只好暂时先压了下来,等开国典礼之后,她再回锦国找他算账。

    转眼就是开国典礼了。

    水一琛手里拿着两尺宽,边式绕着金凤的圣旨站在太和殿的台阶上,文武百官全都立在广场的两旁,他双手捧着在太和殿供奉过的圣旨出太和殿,防止在午门外的龙亭里,鼓乐仪仗响起,文武百官随后护送,奉诏官是刘占湖,他一跪三叩行礼后,才将圣旨从诏台黄案中拿在受伤,登台面西而立,开始宣读圣旨。

    文武百官行三跪九叩大礼,以谢皇恩。

    刘占湖读完圣旨,将其放在一个形似凤凰的木盘内,置于城楼正中的木雕金凤嘴里,这时,早已经准备登上皇位的叶蓁才准备好走上那威严神圣的龙椅,为了以示区别,元国的龙椅是重新打造的,通体都是凤凰的形象。

    椅子是照着火凰的形象雕刻出来的。

    “恭迎圣上天妃。”

    传唱的声音一声声地传递着,响彻天际。

    叶蓁目光清幽地看向站在前方的墨容湛,她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

    曾经,她满心希望有一天能够和墨容湛并肩而立,不是只能站在他身后被他保护着,不想只当金丝鸟,更不愿意像菟丝花一样依附着他才能生存下去,如今她心愿达成,却还是无法真正安心。

    她有些迷惘了。

    墨容湛目光灼热深情地看着她,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英俊清澈的脸庞露出微笑,像是在安抚她一般。

    叶蓁看到他英俊动人的微笑,心里的不安奇迹一般就被抚平了。

    她一步一步地走上前。<>

    今天叶蓁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袍子,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裙摆下面像大海的波浪,看起来既威严端庄,又显得飘逸脱俗,这锦袍是她自己画出来的,帮她得到这个元国的是海上来的精兵们,她不会忘本,不得不说,很多人在看到叶蓁身上的登基锦袍时,心里是感到温暖感动的。

    墨容湛看着被簇拥上皇位的叶蓁,心情有微妙的失落,以后他想要独占她时间应该越来越艰难了。

    “天妃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齐声欢呼。

    至此,元国正是在天下成立,叶蓁成为天妃也成了不可逆转的事实。

    一直到晚上的开国典礼晚宴,叶蓁才终于有喘口气的时间。

    东庆国的改朝换代是天下都瞩目的事情,本来大家都以为叶蓁会将东庆国跟锦国合并,谁知道居然是开创了另外一个国家,从此天下就多了让人不敢小觑的元国。

    但是,即便锦国和元国没有合并,作为天妃的叶蓁是锦国的皇后,这两个国家根本是一体的,本来作为天下最强大的齐国,应该是最感到威胁的,他们都以为赵雍不会出现在元国,毕竟大家都知道,当年墨容湛坑了齐国的公主,好端端的贵妃变成了王妃。

    所以,在大殿上看到坐在右上首的赵雍,其他国家的使者还是十分吃惊的。

    “西凉国王到。”

    “北冥国皇上到……”

    外面传唱官一声接一声地唱着,前来参加开国典礼的贵宾都到了。

    在听到北堂钰到来的时候,赵雍目光幽冷地投射过来,正好看到看到一抹瘦削颀长的身影慢慢地走了进来。

    本来还笑声不断的大殿在看到北堂钰的时候,有些瞬间的静默。<>

    大家都没有忘记两年前的战乱,如果不是北堂钰发动战争,如今还天下太平,西凉更不会损失了大半的国土,可能更不会有今日元国的开国典礼,所以,在场的人基本没有谁会喜欢北堂钰。

    北堂钰仿佛没有发现大家对他的注视,在宫人的引领下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按照身份的安排,他坐在赵雍的下首。

    他和赵雍是有旧怨的,不过北堂钰脸上倒是不显,看到赵雍还微微一笑。

    “没想到北冥国还敢来元国。”完颜熙在坐下之后,眼睛不由怨恨地看向北堂钰。

    如果不是北堂钰派万子良占领了西凉,如今他的西凉还不至于只剩下王都城那么点地方,他坐在这里,简直坐如针毡,要不是为了想要和陆夭夭结盟,他都没脸坐在这里。

    “你是谁?”北堂钰抬眸扫了完颜熙一眼,高高在上地问道。

    完颜熙穿的是西凉特有的皮子服侍,明眼人都能立刻认出他就是西凉王,北堂钰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很显然就是在鄙夷他,根本看不起这个西凉王。

    “我是谁不要紧,大家都知道你是谁就够了。”完颜熙强忍着心头的怒意,他已经失去了大半江山,不能在这里失去了面子,就算被北堂钰看不起,他也不能恼羞成怒被人看笑话。

    北堂钰淡淡一笑,“认识朕又如何?”

    赵雍掀眸瞥了他一眼,“好离得远一些,免得沾染了一身病气。”

    “还不知道究竟谁一身病气。”北堂钰面对赵雍便没了轻松自在的神态,斯文的眼眸闪过一抹狠戾怨毒。

    “你不在北冥国收拾内乱的烂摊子,还有闲情到这儿来?”赵雍含笑地问着,好像没察觉到北堂钰的不悦一样。<>

    他以前是睡了北堂钰的女人,不过他那时候根本不知道那女子跟北堂钰的关系,谁知道这个北堂钰就把他当成杀父仇人一样看待了,要不是北冥国的实力不足以攻打齐国,数说不定北堂钰早就杀到帝都去了。

    北堂钰笑了笑,眼中却半点笑意都没有,“这原来是朕的属国,如今换了个天妃,朕不来捧场说不过去。”

    他说的话时候并没有半点狂妄姿态,斯斯文文的语气,就像一个谦逊的书生,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不怎么中听。

    这是以为这还是东庆国吗?

    赵雍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看来北堂钰还没见过陆夭夭,也不知道陆夭夭是个什么样的人。

    “来捧场也好,日后说不定北冥国还要成为元国的属国呢。”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后面座位上的唐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