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羞恼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羞恼

    请各国前来参加开国典礼,除了想要让他们知道东庆国已经不存在,从此要认同元国的原因,还有就是想要展现元国如今不同以前东庆国的实力,相信他们在王都城的这几天都已经见识过了。

    叶蓁亲自给大家敬酒,寒暄了几句之后,便请歌舞出来助兴。

    “以前只听说天妃的风采,今日终于有幸目睹,果然是不虚这一行。”北堂钰举杯看向叶蓁,他知道锦国皇后的大名,不过,在他的眼中,女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草包美人,一种是无颜丑女,从来都不是能够和男人平起平坐的,今天他愿意坐在这里,已经是十分给陆夭夭面子了。

    叶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北冥国皇帝亲自前来,也是令我很吃惊。”

    “毕竟这东庆国是朕的属国,虽说换了皇帝,实际还是没什么改变的。”北堂钰客客气气地说着。

    水一琛冷厉的视线立刻向他扫了过去。

    “倒是差点忘了,李珩还给贵国送过不少原来宫里珍藏的宝物,既然他已经不能做主了,还希望为了两国的友好和平,请你将属于原来我们皇宫的宝物送回来。”叶蓁半点都不想跟北堂钰客气,反正本来就不可能友好相处的,说太多的客气话,还以为是她怕了他。

    北堂钰微微眯眼,本来斯文面相因为这个动作看起来竟有点像狐狸,无端生出狡诈阴险的味道,“天妃是说,要朕将之前李珩送的宝物……送回来啊?”

    赵雍无声地笑了出来,北堂钰太小看陆夭夭了,或者说,他是想作死地试探墨容湛的态度,北堂钰这个人看着温和斯文,实际上比谁都狂妄自大,他应该很清楚如今的元国已经不再是东庆国,偏偏还不死心想要试探,今日若是陆夭夭的气势稍微弱一点,北堂钰肯定会得寸进尺的。

    叶蓁淡淡含笑,她长得本来就娇滴滴的,看起来需要别人保护,可她就坐在那里,目光带笑看着北堂钰,却让人不敢小看她,更无法将她当柔弱可欺的女子看待。

    “这是……凭什么呢?”北堂钰这次来参加元国的开国典礼,本来就不是抱着交好的心态而来,即便他想要交好,照着往日的恩怨,陆夭夭也不可能答应,所以,他今日才无所忌惮。

    叶蓁惊讶地看着他,“皇帝居然会问出这么让我费解的问题?你觉得会是凭什么呢?说了你只怕不会相信,若真的要让你明白凭什么,又怕伤了无辜百姓,这天下好不容易会恢复了几天的安定,可不能因为你又再动乱了。”

    北堂钰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脸上终于闪过一抹怒意。

    他发现这个陆夭夭和墨容湛一样,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以后元国和锦国势必联手,到时候他们肯定如同铜墙铁壁,别人想要占一分便宜都别想了。

    “今天是大好日子,请大家前来是希望交个朋友,玩笑到此便够了,我再敬大家一杯。”叶蓁笑盈盈地说道,好像又换了一个人,全然没有面对北堂钰时寸步不让的冷漠。

    北堂钰沉着脸坐了下来,打算重新评估看到这个陆夭夭。

    “皇上,陆夭夭是叶亦清的女儿,即便从小养在陆家,那狡黠多端的性子还是随了叶亦清的。”北堂至低声地对北堂钰说道。

    听说陆夭夭的养父在锦国也是身居内阁,两个这么通天的父亲,难怪养出这么刁钻的女儿。

    北堂钰没有说话,只是拿起前面的酒一饮而尽。

    “这么多年没见,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赵雍本来不怎么愉快的心情因为北堂钰吃瘪而显得欢喜起来。

    “朕是一点都没变,你倒是跟耆老一般了。”北堂钰讽刺着赵雍。

    这是在嘲讽赵雍变老了。

    他已经十年没有见过赵雍了,其实赵雍并不显老,不过和十年前相比,肯定是沧桑了些,北堂钰只是想要故意刺一刺对方而已。

    “说得自己好像就长生不老一样。”赵雍冷笑着,他这两年是老得比较快,那也是因为他的病折腾的,但是和同龄的人相比,他还是显得很年轻的,“是不是吃了什么仙丹,跟朕分享分享?”

    北堂钰最厌恶的就是炼丹了,他冷冷看了赵雍一眼,“听说你很早就到王都城了,怎么?不会风流成性看上别人的女人吧?”

    这个别人的女人值得自然是陆夭夭。

    赵雍抬眸看着大殿中央正在跳舞的舞伶们,“朕就喜欢偷别人的女人,你不是很清楚吗?”

    “你该死!”北堂钰紧握双拳,强忍着心头的仇恨。

    “要是搞砸了宴会,惹怒的就不仅仅是天妃了。”赵雍含笑地提醒他。

    北堂钰掀眸看了坐在上方的陆夭夭一眼,同时也察觉到另外有一道视线冷冷地落在他的身上。

    他侧目便看到墨容湛在看着自己。

    那眼神就像在警告他……

    歌舞过后,是各国给叶蓁送上贺礼的环节。

    “齐国皇帝敬贺,芙蓉白玉杯一对,和田白玉茶盏一套……”

    随着福公公将送礼的帖子一张张地念下去,叶蓁都不得不将视线投向赵雍,不管是芙蓉白玉还是和田白玉,一看就是稀世上等的好玉,赵雍居然这么大方。

    “北冥国皇帝敬贺,绿地套紫花玻璃瓶一对。”

    “西凉……”

    “听了这么久,怎么没听到锦国皇上的贺礼?”听着传唱就过去小半个时辰,赵雍似笑非笑地看了墨容湛一眼,神态显然是在讥讽他太小气了。

    墨容湛淡淡一笑,“朕把自己都送来了,还需要贺礼吗?”

    这话听着不像有问题,叶蓁却还是微微红了脸。

    底下的赵雍和水一琛听了,只是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不要脸。

    “这话的意思,你是想将锦国也一并送上吗?”北堂钰唯恐天下不乱地问。

    墨容湛似笑非笑,神色幽冷地看了看北堂钰,“你的意思,是想知道元国和锦国是不是一体的吗?”

    “北冥国皇帝又忘记了,天妃原来就是锦国皇后。”叶淳楠冷冷地说道。